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一章 暴热爆冷身发寒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听到赶来的赵平说吴靓媛哭了,他那心陡然像针扎一样疼痛。他都没来得及顾及黄莉,飞身往招待所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招待所,肖尧问了一下前台,赵平定的是哪个房间。顺着值班人员的指点,肖尧几步就来到门前。

    门是虚掩着的,肖尧随手就推开了。他看到吴靓媛背对着外面,静静的坐在里面的床上,肖尧心定了。

    吴靓媛听到推门,也不回头,她已经在卫生间的镜子里,看到自己眼睛红肿。她没在意是谁,不好意思回头看。

    肖尧进门,习惯性的随手把门推上,。他来到吴靓媛身后,也不说话,看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发呆。他想伸手去拿,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。”

    身后霍然没了动静,吴靓媛转头看到只有肖尧一人,在身后傻傻的看着自己,她再也忍不住,站起来就往肖尧身上扑。

    肖尧伸手扶住了黄莉的双肩,控制住距离,看到了她一双红肿的眼睛,心又被揪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走哪去了?你知道吗?你都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任性的推开,肖尧支撑在自己肩头的双手,一头扑进他的而怀里,双手紧紧抱住他雄健的腰肢,再次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喜欢我了吗?你不喜欢我的辫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摇晃了一下娇小的身躯,没让肖尧再次想推开她的手得逞,倔强的不肯放手。肖尧也不再推她,抚摸着她背上的两条大辫子,只能默默感伤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一天。你不喜欢我了,我就把辫子剪了,再也不留长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肖尧亲昵的爱抚,吴靓媛像是在喃喃自语,又像是在要挟肖尧。

    赵平陪着黄莉,没多久也赶了回来。因为黄莉一开始走的慢,到后来她越走越快,就差没有跑起来了。

    进了招待所,黄莉不知道在那个房间,自然由赵平在前面带路。赵平到房间门口,看到门关着,就上前敲门。

    黄莉见门没有关死,只是虚掩,就上前推门,在门开的一瞬间,她看到吴靓媛刚刚脱离肖尧的怀抱。

    黄莉装作没看见,她知道,这个时候,正是肖尧爱心泛滥的时候,吴靓媛哭了,肖尧给她点安慰,自己不该吃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注意,把你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上前拉着吴靓媛的手道歉,那份大度,她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看到黄莉前去和吴靓媛说话,赵平轻轻拉扯一下肖尧的衣角,二人来到门外。

    “肖尧,那件事,估计就在这两天,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要不是在周末,我都在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等那边有消息过来,我提前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三句两句,二人交谈完毕,再次回到房间,黄莉和吴靓媛都坐在床上倾心细语。对于他俩的进出,根本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场景,赵平不想久呆,他向几人告辞,肖尧让他留下,和自己同住另一间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去找她,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回学校了,只开了一间,要不你就跟我回家。过不了多久,天就亮了,何必跟钱过不去?”

    赵平虽说在这一带名声不小,但并没有为非作歹,坑蒙拐骗。家里几个哥哥结婚,花光了家里积蓄不说,还拉了不少外债。他又是个大孝子,自己在厂里上班,每月的工资,都是如数交给父母。

    他一直拖着不办婚礼,也是不想让爸妈再增加压力,故而,对于钱财,他还是很爱惜的,不会乱花一分钱。

    两个还在交谈的女孩,听到赵平又要把肖尧叫走,立即反对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要走,你走了,我们俩在这,会害怕的,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赵大哥,你回去吧。我们不用再开一个房间,反正里面有两张床,我和吴靓媛睡一张就行。”

    得,赵平一句话,遭到黄莉的直接赶人,他苦笑摇头,知道自己比房间的灯泡还要亮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到不是肖尧要留她俩,还是她俩要留肖尧。赵平哪知道个中缘由,就是她俩,不给他与肖尧有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她俩又哪里知道,紧看慢看,还是被肖尧与赵平已经接头成功,只待采取下一步行动了。

    赵平自知自己不能再当灯泡了,赶紧告辞。肖尧也没有挽留,只对他说明天一早就走,不去辞行了。

    等到赵平走后,时间也不早了,肖尧让她俩抓紧洗洗睡觉,自己为找吴靓媛来回跑,也够累的,躺倒床上等她俩洗好,自己再去洗洗。

    可等她俩洗好出来,肖尧已经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。见到肖尧没有盖被子,黄莉和吴靓媛同时想上前给他盖被子,又都同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叫醒他,让他洗洗再睡吧,今天跑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说着就准备喊醒肖尧,却被吴靓媛拦下。她把自己的辫子拿在手里,用辫稍去扫拂肖尧的脸。

    这突然冒出的念头,让吴靓媛欲罢不能,肖尧曾经对她说过,很喜欢用它的辫稍,在脸上扫来扫去的。但很多时候,都是肖尧自己拿着她的辫稍,在自己脸上扫着玩。

    上一次吴靓媛用辫稍去惊扰肖尧,还是初中时的一个暑假,在他家里,她和王佳佳一起去找肖尧,他在家午睡。这一晃就两年多了,时间过得真快啊。

    感觉到面部有软乎乎的东西扫过,肖尧伸手就抓,差点把吴靓媛拽到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去洗洗再睡,都脏死了。就这样睡着了,万一受凉冻感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吴靓媛的动作,黄莉不由得来了一股无名之火,但又不便发作,只拿埋怨肖尧,来表达自己的不快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肖尧就赶紧起床,他没有惊动还在熟睡的吴靓媛和黄莉,只身一人,跑向王思洋所在的政府招待所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前来送行的人很多,肖尧到达时,已经有不少人站在大院门外等待了。但大院里没有动静,看来还没到起床时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阵急促的哨声,打破了大院里的寂静。很快,里面就出现了手脚麻利的新兵,到大院中间集合站队。等人都到齐后,接连传来点名应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肖尧和前来送行的人群,站在院门两侧,看着新兵排着整齐的队伍,从眼前走过。肖尧看到王思洋走在队伍里,向他使劲的挥手。

    王思洋也看到了肖尧,但没见到两个女孩前来送行,心里很失落,他没敢做动作,勉强笑着对肖尧点点头,迈着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新兵还要到渡口过河,才能上车。肖尧在人群里,也看到了王思洋的父母及姐妹也来送行。

    人群跟着新兵队伍来到渡口,老兵让人守在过道上,不让人靠近,渡船全部运送新兵,不让送行的人混搭。

    肖尧想送王思洋上车的愿望,没能实现,只能送到他上渡船为止了。他想再看看上了渡船的王思洋在哪,但个子本就不高的王思洋,已经彻底的被淹没在新兵的人海中。

    肖尧等渡船离开河岸和,又去和王思洋的家人打了招呼,随即又风风火火的跑回酒厂招待所。

    一大早凛冽的寒风,没有让肖尧感到一丝的寒冷,他再次跑回住处时,已经是馒头大汗了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,吴靓媛和黄莉还在贪睡,肖尧不得不把她俩叫醒。女孩子睡觉,往往就会睡的很沉,特别是在熬夜的情形下,这睡踏实了,叫都叫不醒。

    肖尧是连拉带拽,才把吴靓媛从床上拖起来,还没等他再把黄莉叫起,吴靓媛转身又软绵绵的倒在他的床上。

    在肖尧的不断催促下,三人好不容易出门。肖尧也不急吃早饭,匆匆赶到客船码头买票,等把开船时间最近的船票买好,他们才在附近买点早点吃了。

    吴靓媛一直在码头,看着肖尧他俩都上船了,这才恋恋不舍的回校上学。

    坐在小客船上的肖尧,没过多久,就感觉很冷。他的内衣都是湿的,此时停止了运动,加上水面行船灌进来的冷风,令肖尧感到寒意一阵阵袭来,他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。

    黄莉见肖尧不对头,吃惊的问他怎么了,肖尧说自己早上来回跑,把衣服汗湿了,现在粘在身上冰凉冰凉的。黄莉想把自己外套脱给肖尧,肖尧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别说肖尧会担心黄莉冷了,就是黄莉不冷,你让他一个大老爷们,在众目睽睽之下,去穿女孩的衣服,脸面何存?冻死事小,面子事大。

    黄莉见肖尧那么顾面子,她只好不顾面子了。她毫不顾忌别人投来的眼光,把肖尧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,用自己温暖的胸膛,给肖尧传递热量。

    这是黄莉第一次在众人面前,主动拥抱肖尧,但令肖尧遗憾终生的是,这也是唯一的一次。

    好容易熬到客船靠岸,黄莉急忙拉着肖尧向小爱家奔去。因为即使在船上有黄莉抱着,肖尧也是越来越冷,到最后竟然冻得磕牙了。

    黄莉就没见过肖尧这样子,她心里害怕极了。他俩来到小爱家门前,门竟然没锁,推开门就看到小雅和小爱都在屋里吃早饭。

    她俩一见黄莉把肖尧搀着进来,他还浑身颤抖不停,也都大吃一惊。她俩赶忙上前,协同黄莉一起,扶着肖尧进房。

    “快把他的内衣脱下来,都湿透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也不知道让谁脱,反正自己把情况说明就好了,他这里有两个妹妹,那么羞人的事,自己能回避还是回避点好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