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章 静静黑夜你在哪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赵平吃完晚饭到家不久,就看到肖尧突然来访,他本以为肖尧是为了那件事而来,谁知道肖尧却带着两个女同学,要求自己为他安排住处。

    这可是真的为难他了,不帮吧,自己说不出口,毕竟是朋友找上门;帮吧,这还真不好帮,你就是带一个女孩,到别人家睡觉,都不合风俗,你老弟还一下子带两个女的,这叫他如何帮?就是在自己家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赵平无奈之下,,只好把肖尧拉倒旁边,轻声耳语:

    “老弟,你不是把她俩都那啥了,今晚还想一龙二凤吧?”

    肖尧被他带到一边说悄悄话,还以为他要说商定的事,哪知道他来个一龙二凤,气得他一把推开赵平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你要是找不到地方,晚上我就睡你这,把她俩送回学校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赵大哥,我来之前,他表姑交代我了,一定不要让他单独行动,让我到哪都跟着他。最主要的,就是...”

    吴靓媛听到黄莉急得把“表姑”二字搬出来,心里都好笑。可他们想听下去时候,黄莉却不说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临行前吩咐黄莉,最主要的,就是不让肖尧来见赵平,现在赵平就在眼前,她还怎么说?

    “表姑?肖尧,你表姑还陪着你上学呢?”

    赵平满脸不解,吴靓媛和赵平在学校接触过几次,比黄莉就熟识的多,她笑着对赵平解释道:

    “她叫王佳佳,也是我们小学同学,和他住在一个郢子,辈分比他大,现在和他,都在思路中学上高中,当然是他表姑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也是瞎猜,黄莉,你就放心吧,在我这里,他不会有事的,我也不会让他单独行动,走,我和他一起送你们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赵平说完就要起身相送,可把黄莉给急坏了,她一把拽住跟着赵平转身要走的吴靓媛。

    “吴靓媛,我们不回学校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被黄莉的动作下了一跳,被动的被黄莉拉倒一边。黄莉紧接着,就在吴靓媛耳边,把王佳佳交代,不能让肖尧和赵平单独相处的事情,简要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吴靓媛不动声色的听完,然后对着黄莉点点头,表示支持。黄莉顿时就觉得和吴靓媛亲近多了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你别急着赶我们走,我和肖尧也有两个多月没见了,总不能我们刚一见面,你就要把我们分开吧?”

    吴靓媛的话,说的没毛病,可黄莉怎么听,怎么觉得表里不一样。但吴靓媛是在帮自己,她又找不到反对吴靓媛的话,只好自己生闷。

    肖尧见她俩不走,自己这么多人。不可能都在赵平家坐着聊天不走,那会影响两位老人的休息。

    “赵平,这里除了政府招待所,你还认识其他招待所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倒是认识,可那都是公家的,去住要花钱,我有地方给你呆,花那冤枉钱干嘛呢?”

    赵平压根就没想到,要让他们去住招待所,但黄莉一听就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们去开一间招待所,晚上就不用在这打搅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见黄莉说去开房间,没有一点女孩家的顾忌,她心里暗暗的有点悲伤。说不定肖尧就常和她一起出去开房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女孩,她听她说话生闷,她听她说话生悲。闷在眉头,无法化解,悲在心间,难以诉说。

    她俩在那傻楞,可肖尧完全就没注意到这些,他乐呵呵的推下她俩,顺手拉着一起,跟赵平出门。

    随着肖尧的随意一拉,这一刻,她俩悲没了,闷丢了,只不过,两人同时在肖尧的左右肋下,轻轻的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肖尧被她俩掐的发懵,只道是两人怨恨自己,不该同时拉着两人,这不,刚出门,他就同时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黄莉见自己就掐他一下,也没用力,他这就放手了。外面黑黑的,虽有昏暗的灯光,女孩子还是有点胆小好不好,她不管不顾,一把抓住肖尧的一只手臂就不放。

    吴靓媛虽说和肖尧同学时间更久,但她一直没有,真正的放开羞怯和肖尧亲近过,至多也就是坐在他的车后,轻轻抱住他的腰。更多的时候,都是肖尧在玩她的辫子。

    此刻她见黄莉很自然的和肖尧相依而行,心里非常气恼自己胆小。但此时,她再想上前也难以入列,因为街道就那么宽,两人一起走都勉强,三人并排,根本就不能同行。

    四人的队形,是赵平在最前面带路,肖尧和黄莉并行居中,吴靓媛被闷闷的留在最后压阵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肖尧,胳臂挽着黄莉一路前行,头也不回,吴靓媛走着走着,就泪眼模糊了。

    她心恋已久的男孩,此刻在自己的眼前,挽着别的女孩,这叫她怎不悲从心起。大队书记到她家和父亲的交谈,她偷听的清清楚楚,只待他俩念书结束,他就来做这个红人,为自己和肖尧成就良缘。

    可如今,刚转到新校没多久,他就学坏了,当着自己的面,和别的女孩卿卿我我,越想吴靓媛越是情难自制,她停了了下来,躲到路边房屋的拐角擦泪。

    赵平带着肖尧来到招待所,肖尧想开两间房,他要让吴靓媛晚上就在这,和黄莉一起睡,他转头才发现,吴靓媛并没有跟进来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我一直以为她就跟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黄莉被肖尧也问的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你们俩让她回去的?”

    赵平也有点吃惊,他在快到招待所时,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没看到吴靓媛,他以为是肖尧让她回学校了。他当时心里还在纳闷,这么晚让她一个人回学校,肖尧也不说,也不送送。

    肖尧不管赵平问话,直接拔腿就往回跑,他知道一定是吴靓媛生自己的气了,他一直就是故意不回头,让吴靓媛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前段时间,肖尧收到一封信,他也不会对吴靓媛如此狠心。他会想着以另一种方式,慢慢让她接受,自己和她只能是同学。

    那封信,是肖尧唯一的小学男同学写来的。他现在远在地区一中就读,不到假期,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来。

    他暑假回家,得知肖尧从五洋中学转到思路中学后,知道吴靓媛一个人在五洋中学读书,便写信委托肖尧,抽空多照应照应吴靓媛。

    在那封信的字里行间,肖尧看到了那份嘱托的含意,知道了这位老同学的小心思。从那时起,肖尧就决定把与吴靓媛的感情,局限在同学的范畴。

    奔走在回寻路上的肖尧,紧张的双眼四顾,压抑着嗓门,不停的呼喊着吴靓媛的名字。在这静静的黑夜里,如果扯开嗓门,他担心不知道会惊动多少人前来观看。

    躲在拐角,不知道自己伤心哭了多久的吴靓媛,听到了肖尧回转寻找自己的脚步声,那急切的呼唤,令她差点冲出,想要扑进肖尧的怀里一诉衷肠。

    可她身形还没来得及动,她又听到黄莉的呼唤声,她不但没有走出拐角,反而退到拐角外的又一个墙角,再次隐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等到肖尧和黄莉的脚步声都消失了,吴靓媛才从拐角处走了出来,她跟着肖尧追寻的同一方向,慢慢的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“吴靓媛,你怎么在这?肖尧他们找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定好房间才跟来的赵平,远远看到吴靓媛一人,在街道上慢慢悠悠的前行,赶紧加快速度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吴靓媛看看赵平,只是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赵平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了,但也猜到,肯定是打翻了醋坛子。他和吴靓媛接触过几次,从不多的交谈中,他也体察到了吴靓媛对肖尧的那份情意。

    “你到前面交叉口,向右拐,就能看到酒厂招待所,这是住宿单,你到房间去等我们。我去把他俩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平把手里的收据单,递给吴靓媛,拔腿就飞跑过去。

    人的眼泪,是可以把所有喜、怒、哀、乐通通化解的源泉。吴靓媛在流泪过后,又看到肖尧找她的急切心情,心里舒坦多了,她接过单据,回头就往招待所走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别找了,她现在肯定是回学校了。这么晚了,我们不会要找到女生宿舍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绝对没有回学校,肯定是我们找漏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赵平追过来的时候,肖尧正不顾黄莉的劝解,要往一个岔道去寻找。他担心吴靓媛跟自己离得远,走错了道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别找了,我看到她了,我让她先回招待所房间去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呃...我看她好像哭过,眼睛红红的,灯光下都看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本来黄莉在场,赵平不想说,但吴靓媛的眼睛,哭的现象很明显,自己不说,肖尧回去就能看出来,没有隐瞒的必要,他也不想引起肖尧的误会。

    没等赵平说完,肖尧又飞一样的往回跑去,黄莉想跟着跑,可她实在是累了,也没有肖尧那样的速度,她干脆不紧不慢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赵平只得跟着黄莉的步伐慢慢前行,他不能再把黄莉给弄丢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