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仗义英雄刺儿头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和黄莉三人,在五洋中学闲逛,见到了下课的吴靓媛,她为了多陪陪肖尧,就去请假,把最后一节地理课也不上了。

    王思洋见到吴靓媛是那么娇小可爱,又在她面前聒噪起来。而他这次对吴靓媛所说的,肖尧在五洋中学带头闹事,吴靓媛也听他们政治老师,在课堂上提起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,老师在说起这件事时,没有提及肖尧的名字,而是用某个学生来代替了。

    再说那天早上,肖尧见抬到寝室的粥桶颜色发黄,气味难闻,就让同学把粥桶抬了出去,他到隔壁寝室看了几个粥桶,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肖尧走出查看的几个寝室,站到两排寝室的中间过道上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同学们,这是能吃的东西吗?这粥分明是用霉烂的米做成的,而我们带来的米,都是新鲜的,学校肯定是把我们带的米给换了,大家不要吃,防止吃了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肖尧正在说话,就看到自己寝室的同学,有人拿着大把钢(铁质瓷杯)去盛粥,他立即跑过去,一脚把粥桶蹬翻在地,黄黄的稀饭,顺着路面,流进屋檐下的阳沟里。

    其他寝室的人,见到肖尧把粥桶踢翻了,也纷纷效仿,一时间,门对门两排宿舍的阳沟里,暗黄色的稀饭,顺着沟的坡度,向低处流淌,散发出浓浓的霉味。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,也引来了其他几排宿舍的学生前来查看,一时间们整个男生宿舍全部将稀饭倒进阳沟,无人食用,并都聚集到肖尧他们这两排宿舍过道,大声抗议。

    男生宿舍闹出这么大动静,不可能不引起老师的重视。有老师过来查看,见到流淌在阳沟里的稀饭,闻到那刺鼻的霉味,没有责怪学生,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老师先是去到女生宿舍,嘱咐她们先不要吃这早饭,然后又去找了学校的教务主任,陪着他,再次回到肖尧他们宿舍的过道。

    看到老师带着教务主任过来,胆小的同学,纷纷缩回寝室,稍微有些胆量的,都聚集到肖尧身边。

    教务主任脸色很难看,也很严峻,他站到肖尧等人面前,严厉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谁第一个把粥桶推倒的?”

    “我。这猪都不吃的东西,能让我们人吃吗?”

    肖尧说这粥,猪都不吃,是有根据的。他还在小学时,见别人家都养猪,自己家里只有一条大狼狗,他就央求母亲,给他捉一条小猪回来养。

    爱子有加的肖母,见肖尧执拗要养猪,只得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俗话说,刚养小猪筛细糠。肖尧见到母亲为他抱回来的小猪,白白的绒毛,粉嫩粉嫩的。那呆呆萌萌的神态,让肖尧爱怜万分。

    人家喂猪,最多用开水把细糠拌匀,等不烫了,再给小猪食用。可肖尧偏要把细糠拌匀后,用锅放在火炉上熬制,还会加上一些大米,熬成浓浓的粥糠。

    等到小猪仔吃饱喝足,就让小猪睡到专门在屋角,为它铺设的小窝,还会在小猪睡觉时,为它盖上用旧床单做的盖被。

    狗有灵性,能被人驯服听话,猪也差不到哪去。肖尧在狐狸的协助下,也把这小猪,训练的乖巧听话,出门不敢乱跑,在家不敢撒尿。

    它后来也习惯不在家里拉屎撒尿,若是被拴着不能自由,憋急了就使劲叫唤,让人放它出去解决。

    猪和人一样,惯到哪坏到哪。没多久,它就习惯了天天晚上要梳毛,睡觉必须盖被子,否则就发出抗议的叫声。只要肖尧不在家,肖母单独喂食它稻糠,就是不吃。

    肖母为了不让肖尧糟践粮食,出去买了点发霉的大米回来,放在细糠里给猪熬粥糠,猪都不吃。

    教务主任见肖尧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带头的,又让每个寝室,派出一名代表,再让人从阳沟里,装了一把钢发黄的稀饭带上,众人一起去往食堂。

    来到食堂仓库,很明显就看到堆放粮食的位置,放着两种颜色的大米。教务主任弯腰抓起霉变的大米,放在鼻子底下闻闻。

    外面学生闹事,食堂也早就得到消息,但他们知道惊动教务主任了,就没敢前去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见到教务主任,带着学生一同前来,食堂里的几个人,一个个噤若寒蝉,只等着主人大人的发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把放在里面,长期没用上大米,倒腾出来,用于做早饭。没想到他们这样大惊小怪的。粮食过关时,这样的大米,都能救活很多条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师傅,打断了一个小师傅的话。他说起来虽说言词闪烁,但也带有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教务主任心知此事定有蹊跷,但他身为分管食堂的直接当事人,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这米,是谁换进来的,但老师傅是个非常严谨的人,他都来掩饰,这不得不引起他的慎重。

    这样的解释,听起来完全合理,但细想起来,就漏洞百出,单单学校每年都有两个假期,这放假清仓是必须的,哪来这陈年霉米?

    肖尧和同学们也拿不出证据,只得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“立即重新做早餐,不要让学生饿着肚子上课。这霉变的米,不许再用。如果数量不够,我们学校自己出钱,购买新米。否则,我找你们算账。”

    一场早餐风波,被教务主任在大庭广众之下,非常有人情味的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虽说最后此事在全校传的沸沸扬扬,但也没有再查出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肖尧在学生们眼中,是仗义的英雄,可在老师看来,他就是一个刺儿头。

    肖尧下学期转学,明面上与此事无关,但真正有没有关系,也只有把肖尧收留在此读书的李本心老师,心知肚明。因为是在他调走的时候,主动把肖尧带走的。

    黄莉听着王思洋把肖尧的这件事说完,心里又佩服又埋怨。

    几人边走边说,随便转转,就来到田岸楼坐下吃饭。晚饭时,王思洋没敢再喝酒,四人都用豆浆代替。因为他去老兵那报到时,明显看到老兵,闻到自己身上的酒味时,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这顿晚饭,他们进来的早,走的却很迟。差不多用了平常吃饭两三倍的时间。他们大部分时间,都是在闲聊,而说话的主角,非王思洋莫属。

    难散的宴席,终归要散。肖尧在饭后,把王思洋先送到政府招待所。王思洋虽说留恋难舍,但军令如山,军人的天职,就是“服从”,他一个新兵,哪敢违抗?

    “黄莉,你晚上到吴靓媛她们宿舍去睡一晚,我去找地方睡觉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王思洋,肖尧又为黄莉睡觉的问题着想。他自己无所谓,但可不能在这大冷天,把黄莉给冻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们把她送回去,你到哪我都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黄莉才不愿让肖尧一个人单溜呢,她即为自己,也是为完成王佳佳的使命。吴靓媛不知道黄莉此来,是不给肖尧去见赵平的,她插口道: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如去问问赵平,他在这里人员广,也许可以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...”

    黄莉刚要说我们不去找他,但她转念一想,如果找他帮忙,能安排到住的地方,总比在外面溜达一夜强。这么冷的天,真要在外面溜达一夜,恐怕也不是好熬的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就去麻烦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送吴靓媛回去吧,不然,又要害的她来回跑。”

    黄莉这是关心她,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夜长,晚点不耽误睡觉。我陪你们一起去,万一找不到他,你们就和我一起去学校,我找男同学帮忙,让他带肖尧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也不含糊,她把后路都安排好了,就不让你俩在夜里,单独在一起。她想好了,赵平能够为肖尧找到睡觉的地方,她晚上也不回学校,就和黄莉一起睡。

    肖尧没管她俩舌战,自顾前往去找赵平。他不知道赵平家住在哪里,只能到西街打听,好在一问就有人知道,报出门牌号,肖尧一路顺着牌号,直接就找到了赵平的家。

    也是在外吃完晚饭才回来的赵平,见到肖尧突然来访,当然是大喜过望。连忙把三人让进客厅。

    赵平在家排行最小,也没有姐姐,几个哥哥都已经结婚分家单过。赵平对象也早已经定下,父母催他赶紧把婚事办了,他一直说等等再等等。

    赵平父母,在肖尧等人见礼后,寒暄几句,就回自己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这不打招呼就来,能遇到我在家,还真是你运气好。要不是天冷,我也不会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没地安身了吗?不找你,我今晚就要睡大街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等人喝着赵平倒上的热茶,把来找他帮忙的事情说了一遍。赵平看看跟着肖尧的两个女孩,把肖尧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黄莉和吴靓媛两人,他都见过。而且自从得知吴靓媛在五洋中学读书后,他去过几次学校,关心慰问吴靓媛的情况,让学校那些不安分的男生,对吴靓媛再也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