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耻下问抄可耻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王思洋在当兵前,辗转到肖尧的家庭和学校,特意找他辞行,这也看出了,肖尧在他的心里的份量。肖尧带他到卖包子的大婶家吃早饭,而肖尧自己却不吃。

    “你吃过了?你不会自己去吃食堂,单独请我吃早点吧?你是不是没钱了?早餐还没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你啊?自己是守财奴,还把别人也当做小气鬼,我吃过了。我昨天回来的晚,直接在镇上过夜的,一早吃过早点才来的。本来想早点到校做作业,被你给搅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高中作业多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多,都是属于课堂作业,家庭作业基本没有。回家有时间就自觉复习。同学们回家,都要帮家里干活做家务,布置了也没人有时间去做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孩子,虽说物质条件,比那时的孩子们强上百倍,甚至千倍。

    但他们从上幼儿园开始,就被灌输了,不要让孩子,输在起跑线上的父母,送进了各种各样的培训教育机构。泯灭了天真的童趣,束缚了童年的欢笑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实现父母的愿望,在各种辅导班之间穿梭,为了实现父母不曾实现的理想,在埋头苦学。

    到了小学,放学回家,更是毫无玩耍的时间,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,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做完,甚至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家长,还要陪着孩子一起写。

    小小儿郎,就变成鼠目寸光,不得不借助眼镜片,才能看清书本上的字迹。

    初中要应对中考,苦拼三年,为了将来考个好的高中,戴眼镜的学生人数,急剧增加,每个班级,都可以开个眼镜博览会了。。

    一进高中,更是激烈,通往高等学府的独木桥,虽千万人入水,皆亦前往也。一张桌子,根本放不下堆积如山的各类参考书,猜题薄。更加深厚的眼镜片,永远拒绝了他们,去看清这个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那时的老师,真正是辛勤的园丁。他们为了教育好我们的下一代,就像蜡烛一样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。为了我们的教育事业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现在某些的教育工作者,课堂上不教,课下办辅导。国家的义务教育,变相成每个家庭的高消费、高负担。辅导班一节课,几十、数百元,那是常事。

    国家虽三令五申禁止,但总是屡禁不止,禁而不绝。那巨大的利益链,捆住了有识之士的手脚。

    但“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”。现在的教育体制,已经完全背离了教书育人的宗旨,没有师德的教育工作者,迟早会被清理出老师的队伍。道德规范,总有一天会被强行扭转,拨乱反正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有点心神不定,王思洋猜他在为作业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去做作业吧,我自己在这吃就行,吃完我就走,临行前见到你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也担心肖尧完不成课堂作业,会挨老师批评。

    肖尧看他吃的香甜,把盛着包子的铝盆,往他面前推推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就到我家了,伯父、伯母知道吗?你明天一早就走,今晚在哪集合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不是说到你家去,家里根本就不放我出来。我们晚上全部在五洋镇集合,明天一早,有预约班车,来接我们去火车站,再坐火车走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了一会,对王思洋说道:

    “你在这吃,吃完骑我车,到思路镇随便转转,到放学时你回来,下午我和你一起走,明天一早,我送你上车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也不再陪他吃早饭了,径直来到女生宿舍门口,找到黄莉,向她要了她做完的课堂作业本,急急忙忙的去班上,开始抄袭黄莉的作业。不管会做不会做,抄袭总比自己做作业快的多。

    黄莉见肖尧要了自己的作业本就走,她不放心,喊了王佳佳一起,跟着来到教室。

    肖尧正抄袭作业抄的得劲,看到王佳佳和黄莉站在边上看着自己,他的小老脸有点挂不住。

    抄袭就是剥夺别人的劳动成果,这是异常可耻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赶时间,没空慢慢做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黄莉气得想上前夺回自己的作业本,但被王佳佳拦住了她伸出去的手。黄莉不是小气,是不想纵容他这恶习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同学找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让他自己在那吃早饭,我来把课堂作业做完,下午和他一起去五洋镇,我明天为他送行。”

    黄莉一听肖尧要去五洋镇过夜,心里一动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?我们男人的事情,你一个女的又不懂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本意,是要阻止黄莉跟着一起去的,但他听到肖尧如此大男子主义的拒绝,令她想到了肖尧也去要去找赵平,她反而支持黄莉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同意她一个人跟你去,那我下午和她一起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正着急抄袭作业的肖尧,没想到王佳佳也跟着添乱,一般这样的时候,王佳佳都会帮着他说话的,今天自己特殊情况,送老同学去当兵,心里乱乱的,你咋就不理解呢?

    那时候,对越自卫反击战才结束没几年,谁也不知道现在当兵,会不会上前线。他也曾经抱有想当兵的念头,但父母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肖尧心情烦躁,一时没忍住,把手里的钢笔往课桌上一扔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干嘛?这么冷的天,晚上都没地方住,你们就给我省点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节,早饭前,在班上看书学习的人,不在少数,肖尧这一发火,全班鸦雀无声,都一齐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肖尧无端的怒火,王佳佳到没有在意,她心里清楚的很,肖尧不会是生她俩的气发火,而黄莉却受不了了,她捂着脸,跑出教室。

    王佳佳想教训肖尧两句,但顾忌到肖尧的面子,她忍下了。她自己受再多的委屈都没关系,但肖尧的面子,她不会不留。王佳佳也转身去追黄莉。

    看到她俩都走了,肖尧虽无心再做作业,但这是硬性任务,自己就是在抄袭,那也要抄完才行。

    “黄莉,你别怪他,我看他心里很烦躁,他常说不耻下问,抄袭可耻,可他今天却在大鸣大放的抄你的作业,就说明他心思根本就意识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他心里烦躁,我心里还烦躁呢,谁知道他是去送同学当兵,还是去会老情人啊?”

    黄莉话一出口,王佳佳就明白了,感情自己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啊。自己是担心肖尧的人身安危,她是担心肖尧移情别恋。同样的关心,意义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肖尧读书都已经到高中了,但他的字体却是让人不敢恭维,他写字只图快,不管好看不好看,往往自己写过的字,过段时间,自己都不认识。妈妈说他字写的像鳖爬的,已经是顾及宝贝儿子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在早饭铃声响过一段时间后,肖尧终于抄完作业,他看都不看,直接把自己的作业本,收进桌子下面的空间,把黄莉的本子,放到她的桌面上,起身又去初中部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回到班级上课时,肖尧见到黄莉神色如初,一点也没有刚才生气,捂脸跑出去的痕迹,他心内稍安,踏踏实实的上完一上午的课程。

    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一响。老师刚离开教室,肖尧就急速往寝室走去,黄莉一点也不慢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等到肖尧和王思洋一起走出寝室的时候,他才看到黄莉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,一点也没有回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她不回避,肖尧只好硬着头皮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王佳佳让我跟着你,她不去了,说你一辆车子带不下三个人,我坐前面就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虽说满心不情愿,他只想今晚和王思洋单独在一起好好聊聊,但黄莉说是王佳佳的意思,他也不好再拒绝,他看看王思洋,心里还在琢磨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肖尧的老同学,叫王思洋,四大天王的王,见异思迁的思,洋洋得意的洋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一见到黄莉,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到起来。如此美女当前,不买弄自己的学识,那是该遭雷劈的。

    他介绍完自己,伸出右手,就要和黄莉握手,肖尧看到眉头一皱,这小子,啥时候学会趁机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黄莉可没有和人握手的习惯,更何况是和一个男孩子握手,她身形往后稍退,避免王思洋的手碰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和人握手。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黄莉在礼貌的拒绝了王思洋的握手请求后,直接站到肖尧身后。

    “王思洋,她叫黄莉,是我同学,也是我女朋友。她要跟我一起去送你,我觉得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给王思洋介绍黄莉时,特意加上了女朋友的定义,因为刚才从王思洋和黄莉打招呼的眼神里,他看到了那一抹贪欲的色光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?你骑车,曾经带过我们五个男同学啊。带上我加上这么娇小的女同学,肯定是没问题啦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不但大度应允,还极力推宗,黄莉很高兴,无形中拉近了对他的好感度。肖尧也不再说什么,推着单车出了校园,他让黄莉坐在前面,三人往思路镇进发。

    肖尧的安排是,两人中午到思路镇吃饭,今天必须把酒践行,万一要是两人酒喝多了,他就把单车丢到小爱家,和王思洋乘船前往五洋镇。现在既然有黄莉跟着,那就直接坐船走好了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三人来到思路镇熟悉的饭店,要了一大桌酒菜。黄莉在王思洋的多次劝解下,也在得到了肖尧的首肯下,被王思洋倒满了面前的酒杯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