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六十三章 独创武功被剽窃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这个王思洋和肖尧的初次相见,可以用不打不相识,不处情不深来描述。

    那年,肖尧在皂公中学,和一帮社会青年产生矛盾。那些人被肖尧狠揍一顿,心里不服,但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他们明知道打不过肖尧,也不与他发生正面冲突,就每天来到学校晃悠,手里拿着弹簧刀、折叠刀,以及皮带,在上课时,围着教室乱转,把皮带拉得“啪啪”脆响,每每引起同学的恐慌。

    当时的学校,不是封闭式教学,为了不让那些人成天来骚扰肖尧,影响整个学校的教学秩序,马校长和肖尧父亲商议,将肖尧转学,转到他在五洋中学,教初三的一个同学那里就读。

    当肖尧带着被子、垫单来到班主任李老师指定的宿舍时,宿舍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五洋中学的宿舍,和思路中学不一样,思路中学是两大间连在一起,中间四张床摆成一个四方形,房间四周,全部围绕着双层床,不同年级,也可以住在一起,人数达到三十多。

    而五洋中学是小宿舍,每间房住八个人,双边摆放四个双层床,一个班级的住校生,都住在一起。肖尧看到其他床铺虽乱,但都床单铺盖,有人睡觉。

    唯有最里面,靠左边的一张双层床上面,是空着的,但外沿放了一只木箱子在上面。

    肖尧知道没得选择,就把自己捆着的床单、被褥,扔了上去。他暂时也没铺床,先去教室上课了。

    等他放学准备回到宿舍铺床时,却发现自己的被子和床单,被仍在靠门边一张床的下铺上面。

    肖尧抬头,看向坐在自己原先放被子的位置,一个男生,在洋洋自得的整理自己的东西,嘴里还吹着口哨。肖尧明显感觉到,他就是半夜吹口哨--自己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“是你把我的被子拿下来的?”

    肖尧冷冷的问话,同在屋里的几个男生,都停下手里忙着的活计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滴?”

    吊儿郎当的语气,让肖尧很不爽,但他不想一来就和同学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的,你干嘛抢我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你先来的?你有没有搞错?你没看到我的箱子放在上面吗?我原先以为睡门口空气好,谁知道他们晚上偷偷在门口撒尿,现在让给你睡了。”

    他如果不这样说,肖尧想,既然他箱子是占位置,换了也就换了,睡下铺有下铺的好处,方便快捷。可他后面说,有人夜里偷着撒尿,他不愿睡才让给他,这让肖尧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识相的,我劝你主动下来,我不想今天刚到,就和班里同学打架。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用打架来威胁他,他一下子就乐了。他从床上麻溜的跳下来,就要往肖尧面前上。

    “王思洋,算了,他是新来的,我们不要和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打球去。”

    宿舍里同学眼看他俩要打起来,赶紧上前劝住王思洋,并且要拉走他,出去打球。

    肖尧往床边一靠,拎起自己还捆着的被子,就到了房间里面,随手把被子扔到上面,人就往上爬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宿舍门的王思洋大怒,直接过来,对着肖尧就是一拳。这一拳,结结实实的轰在肖尧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正在往上爬的肖尧,没想到王思洋不打招呼就动手,自己一点没有防备,屁股被打的生疼,他双手抓着床沿,右脚站在下铺上,左脚对着王思洋就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思洋也不含糊,面对着没有冲击距离的一脚,他闪身就让过,还一把抓住肖尧的脚腕就往下拽。肖尧一下子被动到极点,他想用右脚再次攻击,但身子被拉的倾斜,抓住床沿的双手用不上力。

    其他同学上来劝解,也阻止不了王思洋的拉拽,眼看肖尧就要被拽倒下来,肖尧奋力腾出左手,抓住了床头的立杆,抬起右脚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思洋没料到肖尧在如此被动的情形下,还能起脚伤人,也是受到了其他同学劝架的干扰,他被肖尧一脚踹得倒退几步,“咕咚”一下,坐到在地,也结结实实的吃了个屁股墩。

    脚上桎梏一解脱,还没等王思洋站起来,肖尧立即上前,用膝盖压住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看在同学的份上,我就压断你的肋骨,打花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放开我,咱俩出去打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当然不服啦,眼看胜券在握,却在劝架同学的干扰下被击倒,自己还没爬起来就被压制住,他怎能心甘?

    肖尧不屑的笑笑,抬腿站了起来。其他几个同学,赶忙上前把王思洋扶起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离学校远点,别被老师看见,你们几个,一起去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他的口气很狂傲,怀疑他是不是会几下子。但从他刚刚的倒地来看,毫无布防,又不像是个练家子,他的勇气何来?

    跟在王思洋的后面,出了校门,又翻过一道河埂,王思洋和几个同学,一起停留在河埂下面的一个打谷场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看着,看我今天是怎么耍猴的。”

    “耍猴?你嘴巴放干净点,再敢侮辱我,别说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站在肖尧面前的王思洋,比肖尧矮有半个头,身板结实,眼珠滴溜溜乱转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就来呀,我让你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没先动手打人的习惯,你刚刚偷袭都干了,现在装什么大侠?你说,是切磋还是真打?怎么论输赢?”

    都是同学,肖尧又才来,还有同学见证,他可不想两人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什么切磋真打的,打到一个求饶为止,输赢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话音刚落,他就像个狸猴一样,直窜过来,蹲身一个扫堂腿,攻击肖尧下盘,肖尧刚闪身躲避,他就长身而起,一拳直奔肖尧面门,肖尧挥手拨开。

    没等肖尧还击,王思洋顺着肖尧拨开自己的力道,身形一转,拐肘捣向肖尧的腹部,肖尧急忙用掌,阻挡住了危害肋骨的一击。

    王思洋一连串的动作,快速而连贯,这也是肖尧,换个人,至少要三中其一。

    攻击无效,王思洋一愣神,这从没失误过的程咬金三板斧,今天咋不好使了呢?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,肖尧照葫芦画瓢,给他回了一个扫腿,一个轰面,在最后肘击时,肖尧抬高攻击部位,自己的手肘与王思洋那健壮的胸肌,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呼,王思洋硬生生的坐倒在打谷场的地面上,第二次摔了个屁股墩。他坐地不起,还在傻想,这不是我的绝活吗?自己失灵了,反而被他用自己的绝招,把自己打倒了。

    见证的几个同学也傻眼了,这是要耍猴给我们看吗?怎么他到先坐地上,练起猴子坐桩了?

    “起来。接着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神经病,你爱和谁接着来就去找谁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他怼回来的话弄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你要不打,我就回去铺床了,没时间和你在这泡蘑菇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这时才爬了起来,他拍拍屁股上的泥灰,又拍拍手,漫不经心的往回走。肖尧见他带头回转,自然认为比斗到此结束,他也跟在王思洋的后面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谁知没走几步,肖尧正埋头爬埂时,王思洋猛然回头,从高处冲向肖尧。他弯腰低头,一头撞在肖尧的腰部,双手死死抱住肖尧不放,两人从大埂上,一直滚落到打谷场边缘的排水沟里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肖尧,这下真是着了道了,等二人停止滚动,落在浅浅干枯的排水沟时,肖尧正好被王思洋骑在身上,压在沟底。他一点不给肖尧留有反应时间,挥动双拳猛砸。

    肖尧被气坏了,但也不能不作为,只得用自己双手,抓住他砸来的拳头不放,王思洋挣脱不开,情急之下,又用脑袋来撞击肖尧的面部。

    “喔...啊...”

    王思洋连声惨叫,肖尧动了真怒,他把王思洋用力向两边分开,给自己头部攻击让路的双手,狠狠的拽回,撞在他迎头而下的脸上,随即将他双臂,用力向左右反方向绞去。

    肖尧不狠不行啊,刚才差一点点,自己就满脸开花了。他这一用力绞杀,王思洋顶不住了,杀猪般的嚎叫起来。肖尧这才曲腿往上,把他蹬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哼,王思洋,我看你就是小日本鬼子,专门喜欢干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哎吆我的妈呀,疼死我了,你也忒狠了吧?什么叫偷袭?我们打架分出输赢了吗?有谁认输了吗?没人认输,比试就没结束,我这叫回马枪,你懂不懂?哎吆,我骨头恐怕都断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洋无赖的狡辩合情合理,肖尧自认是狡辩高手,也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肖尧这才知道,原来无耻还能这样骄傲。

    “说,你现在认不认输?”

    肖尧吸取了教训,立即上前抓住王思洋,举起拳头,对着他的脑门。其余几个同学这才刚刚过来,赶紧上来解劝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劝我,这回他要不认输,我肯定要打到他认输才行,谁知道这小子,还会不会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大家见肖尧说的强硬,只得劝王思洋认输,这小子磨叽半天,就是不开口。肖尧作势要打,他连忙喊道:

    “慢着,你要我认输也不是不可以,但你偷学我那招式怎么算?那是我独创的武功招式,我自己苦练了好多年,你这是剽窃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同学,同时看向肖尧。是啊,你剽窃人家武功,该当何罪?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