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六十一章 岂肯轻饶泼凉水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一场丁黑痣意想不到的变化,让他出尽了风头,而且还得到了大家对他的一致认可,丁黑痣觉得值了,太特么值了。比自己预先料想的,值了百倍千倍。

    丁黑痣对周叔说的,完全是心里话,自己辛辛苦苦出头,绞尽脑汁两面讨好,你再多喊两句“丁头”,我的功劳就全抹杀了。

    让他们赔一千五,多么?我特么不就是先例吗?几千块钱,还在他的口袋里捂着呢。

    得罪小雅和小爱的五人,当然不可能随身带有那么多钱。蔡小头和李进,把丁黑痣给的红包借了出来,丁黑痣也大方的凑齐不足,给了三个女孩每人五百,这场风波才算平息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客气。让静儿她们收下钱款。然后就起身告辞,丁黑痣还嚷嚷着,说答应了带静儿她们去买礼物,肖尧不想在耽搁时间,就应允下次来再补。

    蔡小头和李进也觉得这次有点对不住肖尧,但事情已经发生,那些人也认罚了,就此撂过不提,大家还是好兄弟,到最后也算是尽欢而散。

    肖尧等人,一回到阿姨家,静儿和小雅、小爱就把各人的五百元递给肖尧,肖尧不收,让她们先拿着,反而把自己口袋的几千元钱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这些钱是你们的,不过,上次来看病和这次买家具的钱,我用的是静儿的钱,我现在把它留下来。其余的,你们都收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要,这是用性命换来的钱,我们拿着心里也不安。你都拿回去,我和你叔叔,以后两个人上班,怎么都够花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会有拉扯,他也不说话,从中数出一千元,把其余的钱往桌上一放,转身对静儿和小雅说道:

    “你俩的钱先给我,我替你们收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收她俩钱不收自己的,急着把钱往肖尧手里塞。

    “你就交给爸妈收着吧,我就不替你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阿姨看着桌上的三千多块钱,心里着急。这孩子,怎么不知道我的心呢?这钱我们两口子,能花的下去吗?

    阿姨走到肖尧身边,可能是喝酒的缘故,脚步有些摇晃,她轻轻扶住肖尧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可以收下小爱这五百元,但桌子上的钱,我们真的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阿姨说的对,没有你,我们还住在那窑厂的建筑棚里,每天背砖挑瓦,一天累死累活,挣那一块多钱。和半个月钱相比,现在已经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了,你就让我和她妈,活的心安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在外面结交广,花销大,我们留着也没处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就留着慢慢用吧,用钱的地方多着呢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怎么也不能拿自己为他们争取来的钱,他拉着静儿,转身就出门推车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要是不把这些钱带走,你这里前脚走,我随后就把它点火烧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酒精的作用,也许是心里作用,阿姨见好说歹说,跟肖尧说不通,她一下子就火了,把跟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周叔叔都吓着了,感情自己的妻子,还有这么厉害的时候?

    周薇爱也是长这么大,就没见过自己的妈妈,发过这么大的火,她有些怯怯的拉着妈妈,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这话是何苦呢?我...”

    “你拿不拿走?”

    阿姨不等肖尧狡辩,厉声的追问一句,那一对美丽的眼睛,瞪得溜圆,硬生生把美丽变成了凶恶。肖尧见没有挽回局面的可能,只得回到桌边,把钱全部装进自己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,孩子啊,挣钱不易,小爱说你喜欢乱花钱,以后可要省着点用,别紧着她们要什么你都给买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除了阿姨本人,地上整整掉了十个眼球。

    阿姨在见到肖尧把钱装起来之后,立即变得慈眉善目,母爱决堤,她站在肖尧身边,一手扶着肖尧说话,一手边在肖尧的头顶来回抚摸。

    阿姨的动作,就像是在给自己心爱的宠物狗顺毛,弄得肖尧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喝醉了把?你把肖尧哥哥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当什么啊?你小时候,妈妈也是经常这样给你捋头发,不信你问你爸。我告诉你啊,你可别把你哥哥弄丢了,不然我不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?爸,妈妈喝多了,你把我这钱收着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喝多了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你爸只管挣钱,花钱就没他的分。”

    阿姨一把抢过叔叔接在手里的五百元钱,久违了的女儿家的娇羞,再次布满她有些沧桑,但又透红的俏脸。

    这次省城之行,肖尧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,可他并没有因此而自得,冥冥之中,他觉得将有什么事要发生,等他细想起来,又毫无头绪,他自认为想多了。

    肖尧四人三骑,把静儿连人带车送到爷爷家,也把几人从路上,卖给爷爷奶奶的藕粉、桃酥等物,送给二老,只说是小雅和小爱孝敬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都还是孩子,都在念书,爸爸、妈妈挣钱养活你们,还供你们念书,都不容易,以后可不许再乱花钱了,都是跟着二子,学会大手大脚了吧?”

    奶奶心里喜欢,口里抱怨,数落着肖尧。她看着眼前的小雅和小爱,也不知道让大孙子定下哪个好?若不是静儿太小,她还更喜欢静儿呢。还有那个同学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奶奶在心里叹口气,自己这旁观者都迷了,自己大孙子还是当局者,真不能怪他。

    爷爷可没奶奶想那么多,他老人家的心思,孙子的事,由孙子自己去管,他哪个都喜欢,哪个做孙媳妇都行,还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那天晚归的经历,肖尧和小爱都走怕了,所以,肖尧在爷爷家也没多做耽搁,在和两位老人嬉闹一番后,他们三人就告辞回校。

    这次一路顺畅,天刚擦黑,肖尧他们就到了学校。但此时,学校晚饭时间已过,肖尧要在学校边上的小菜馆吃饭,他让小雅和小爱吃过后,自己回家,他就不送她俩去镇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肖尧哥哥,我们今天才受了惊吓,你晚上不陪我们,我和小雅会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把抓住肖尧要推往小菜馆的单车,说出不容肖尧拒绝的理由,同时还拉了一下小雅的衣角。

    张晓雅当然知道小爱的意思,她也不知道自己晚上会不会后怕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们知道你累了,可是今晚情况特殊,你就陪我们起回家吧。我们趁天黑前赶回去,在这吃完饭,也许就看不见路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的理由,让肖尧更无法拒绝。总不能吃完饭,天黑了,还让她俩骑着一辆车赶路吧?他只能再次骑上单车,等着小爱跳上后座,直奔思路镇。

    小爱妈妈在肖尧他们走后,美美的睡了一觉,等她一觉醒来,外面已经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快起来洗洗,我给你做了稀饭,喝了就会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阿姨被老公的话,弄得没头没脑的,我哪儿也不难受啊?为什么要说会舒服点?看到妻子那疑惑的表情,周叔知道自己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喝了那么多酒,这会还难受呢。快洗洗去,我们一起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阿姨随便梳洗了一下回来,周叔已经把稀饭和可口的小菜,都盛好放在了桌子上,就等着她来一起吃了。

    看到妻子一改往日的憔悴,神情愉悦,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蜡黄脸色,已经消退,此时带着酒后的蕴红。妻子的变化,令他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知道你喜欢那小子,也知道你想让小爱和他有个结果,可是,你有没有想想,咱们家,能架得住他这样折腾吗?”

    听到周叔这样说,阿姨弄不清他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?但她很不满意丈夫说肖尧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他折腾什么了?他拼死平活的折腾,还不是为了小爱、为了我们家?你还在为小爱和他亲近嫉妒吗?你说说,这十几年来,你给了女儿什么?又给了我什么?”

    见到阿姨情绪激动,周叔赶紧打岔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别发火,我不是嫉妒,我是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?嫁汉、嫁汉,穿衣吃饭。我这辈子,跟你吃苦受累,我认了,是我命不好。但我可不想让唯一的女儿,揍我的老路,还像我一样活受罪。他哪点不好?对小爱不好?对我们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他不好,你别那么急躁啊,你按下心来,听我解释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叔叔这回也急了,自己就那么随便说下肖尧,老婆就扯藤拉瓜,带出一大溜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说,你今天要是不说个子丑寅卯来,我跟你没完。我明天就回去,陪小爱上学,我们娘俩过。”

    周叔叔这下彻底无解,妻子将军都将到这份上了。他现在病情稳定向好,家庭压力尽除,来日一片光明,舒心的日子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没了其他忧愁,他就想和妻子聊聊孩子的事,没想到一下就捅了马蜂窝。他现在都犹豫,还能不能把自己的想法,告诉妻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呀,你怎么不说啦?”

    阿姨不依不饶,她早有担心,女孩大了不中留,就怕女儿喜欢的男孩,自己不喜欢,或是自己喜欢的男孩,女儿不喜欢,这都会影响自己和孩子未来的幸福。她都已经想好,要自己做让步了。

    如今,天可怜见,她和女儿,好不容易同时喜欢上一个男孩,眼看自己将来生有所盼,老有所依。可小爱她爸,竟然为了那说不出口的嫉妒,来泼自己的凉水,她岂肯轻饶?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