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大人不记小人过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丁黑痣在包厢内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带着两个手下,一起出来,准备到大厅迎客。刚转过楼梯,就看到苏家三虎坐在大堂上,他们翘着二郎腿,在那抽烟喝茶。

    丁黑痣微微一顿,昨晚的经历还是让他有点后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位兄弟早来啦,慢待、慢待,快请,到楼上包间雅座喝茶。”

    苏家三虎对丁黑痣都没有好感,老大和老二没有说话,苏老三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人家请客吃饭,还笑脸相迎,他只好接口道: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就在这吃着、喝着,等蔡小头和李帮主来了,一起上去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得到苏老三这话,内心大定。自己这次没白来,只要能和他俩说上话,自己在货运车站,就有了说话的底气,那些散客、挑夫,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丁黑痣见他们兄弟三人不上去,也只好打着哈哈,陪着小心,在大堂陪着一起等候。

    蔡小头和李帮主等人,来到酒店大厅的时候,发现六个人里不见肖尧,心里有点疑惑。在大堂等候的人,他们都不认识,也就没有理睬。

    蔡小头不认识他们,但苏老三还是认了出来,昨晚虽说没看清楚,但蔡小头那气势,一般人是不具有的,还有李帮主,也给苏家三虎,带来了强迫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卫经理看到丁黑痣的相貌,心里已经猜了个八、九不离十,但他不想给他做介绍人,也没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丁黑痣是认识蔡小头和李帮主的,但没说过话。只是他俩不认识他而已。他眼见蔡小头和李帮主都不和苏家三虎打招呼,心里知道,他们也是素不相识。他连忙上前自我介绍:

    “蔡老板,李帮主,鄙人丁仁,大家都叫我丁黑痣,也是鄙人请周老弟,请你们来赴宴的,来,请,请,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没敢上前冒然要求握手,只是侧身站到一边,弯腰摆出一个请的姿势,礼让众人先上楼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鄙人还是盯人?属蚊子的吧?你把我小师傅的姓都改了,有你这么乱改人家姓氏的吗?”

    丁黑痣被苏老三调侃在先,责骂在后,心里大呼冤枉。他不是自称是老周的侄子吗?这不是姓周还能姓啥?你们昨晚把我整的那么惨,我连你们姓啥叫啥都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苏老三的话,让蔡小头等人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你是说肖老弟是你师傅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他说我直接喊他师傅,会把他喊老了,所以我就喊他小师傅了。”

    蔡小头想想,这完全符合肖尧那混不令的性格,于是非常客气上前抱拳一笑:

    “兄台是肖老弟的爱徒,失敬,失敬。敢问兄台贵姓?”

    蔡小头冲着苏老三抱拳,一旁的李帮主和其余几人,也做了同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贵、不贵。我贵姓苏,这两个是我的堂哥,他叫苏老大,他是苏老二,我当然就是苏老三了。不过,他俩都不是我小师傅的徒弟,只有我是。”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。

    丁黑痣和他的两个手下,都没有享受到蔡小头和李帮主等人的抱拳礼,甚至是爱理不理。

    而这苏老三,仅仅是姓肖的徒弟,却受到他们如此礼遇,这姓肖的,恐怕不是称兄道弟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丁黑痣暗暗的,为自己昨晚忍辱负重,而庆幸喝彩。

    丁黑痣在心里郁闷还在其次,最为憋屈愤怒的,莫过于苏老大和苏老二。你说你老三介绍完就得了,干嘛后面还要加个不过啊?

    肖尧陪着三个妹妹和阿姨,在商场来回溜达,四个人逛的是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周叔叔虽说已经被迫换上了新中山装,那是他们硬要给他买的。他那不耐烦逛街的情绪,自始至终,都没有从他脸上消失过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该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周叔叔的第一次催促了。看着肖尧为她妈和几个女孩大把的花钱,他都心疼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们去吃饭吧,伯伯肯定饿坏了,静儿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阿姨意犹未尽的後(hou 不满的意思)了她爸一眼,撒气的把手里的纸袋,都塞到他手里。大家装作没看见,一起走出商场,骑车直奔酒店。

    “丁黑痣,你们三,去下面迎迎肖老弟,我们不着急,等他来了再点菜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李进想和蔡小头以及苏家三兄弟聊聊天,但丁黑痣在这,他嫌碍事,就把他们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跟随肖尧一起走进酒店大厅的周家夫妇,一看到丁黑痣带着两人在里面,心里大吃一惊,赶忙拉住肖尧,就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、周嫂,快请进。那天是我不对,我今天为你们摆酒压惊,赔罪来了。还望大哥大嫂,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小弟那天的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?大嫂?”

    正欲拉着肖尧他们离开的周叔叔和阿姨,被丁黑痣的态度弄迷糊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逼债时,那凶神恶煞的丁黑痣吗?

    这还是往日在自己夫妻面前,蛮横无理,鼻子都翘上天的丁黑痣吗?

    这还是在窑厂,横行霸道,吃人不吐骨头的丁黑痣吗?

    丁黑痣的称呼越来越亲近,从周哥周嫂,一下就变成了大哥大嫂。肖尧越听越腻味。

    “丁黑痣,我可没心情,听你在这假惺惺认罪,肉麻套近乎,他们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都在包厢恭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这是怎么回事?还有谁?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孩子,走,咱们不在这吃饭了,快走。”

    别人不了解丁黑痣,他们夫妻对丁黑痣,可是十分透彻,尤其是周叔叔,那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,丧尽天良的恶魔。阿姨一把拉着肖尧,就往回走,她可不想让肖尧,受到丁黑痣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这个苦逼啊,自己是今天的东道主,被来客两头推来推去,都不待见,这叫啥事啊?但他又能怎么着?除了听话,还能怎么着?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别担心。对不起,是我骗了你们。我昨晚去找了丁黑痣,和他谈了谈,他知错了,所以,他今天在这摆酒席,我把蔡小头和李帮主也请来了,让他们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谈了谈?他就知错了?”

    别说肖尧用这话糊弄叔叔和阿姨,就连小雅和小爱也不信。阿姨被气得不行,你这样轻描淡写的来敷衍我们,把我和你叔叔,都当作是静儿啊?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不声不响的跑窑厂去了?你也太不知道轻重了?你要是有个什么,你叫我们一家,将来可怎么活?”

    阿姨大声的抱怨肖尧,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。她想都不敢想,肖尧是经历了怎样的风险,就是肖尧活生生的站在眼前,她也后怕。

    小爱也非常赞同妈妈的观点,抱怨肖尧不该如此做事。小雅却很后悔,昨晚没把自己的不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是说蔡大哥也来了吗?他对静儿可好了,我们快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蔡大哥对你好,那你以后做他妹妹好了,省得跟我们抢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在为肖尧昨晚的行为,担忧后怕,静儿的突然插话,让小爱气恼的反驳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怎么还不上来啊?周叔,周姨,你们好。我们去你家,家里没人,只能在这见面啦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静儿说话,蔡小头等人已经出现在楼梯口,很恭敬的以长辈之礼,招呼小爱父母。静儿等人,都很开心的叫了声蔡大哥。

    大家一阵寒嘘,来到包厢,理所当然的把周叔叔和阿姨推到了上座。丁黑痣赶紧把菜单递上。

    “周叔,周姨,你们二老先点菜。”

    心思活络的丁黑痣,见到蔡小头和李帮主都喊周叔、周姨,敬以长辈之礼,他哪里还敢再喊大哥大嫂?

    可周叔叔和阿姨,听着别人喊自己周叔、周姨,是那么顺耳,可听他叫起来,却如芒在背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周叔叔还是按照原先的称呼说道:

    “丁头,还是你们点吧,我们随便吃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周叔,我是啥丁头,您叫我小丁就行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还要劝他俩点菜,蔡小头却把菜单,从他手里抽走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,小爱,小雅,今这点菜的粗活,就你们姐妹三代劳吧,可不许省钱哦,捡你们喜欢吃的点。”

    静儿接过菜单,谢了谢蔡小头。又看了眼小爱,你看,我说的没错吧,蔡大哥对我们就是好,连你也不列外。

    漂亮的女服务员,赶紧站到三个女孩身后,等着她们点菜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可是特意过来,对她打了招呼,今天这一桌,一点也不能大意,若是她服务不周到,给酒店带来损失,开除她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服务员,不是上次的那一个,一向对自己的美丽,非常自信的她,今天面对点菜的三个女孩,真正的感觉到了什么叫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她就不明白了,那么个小屁孩,怎么两个黑道老大,都对他那么客气,他又怎么会有三个这样漂亮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姑娘,你可以带她们去另一个包厢点菜吗?我们想在这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肖尧把差点说出口的小姑娘,换成了服务员姑娘,怎么听都有点小别扭。

    漂亮服务员回头看了肖尧一眼,心里很是不爽,“大姐”你都舍不得叫一声,喊的那是什么呀?

    不但我比你大,就是比你小,也是可以叫得的,难道你不知道,大姐无大小吗?心里虽有不甘,但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,带头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不出去,给静儿和小雅去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小爱知道今天这里谈的事,一定与自己家庭有关系,她决定听听,要了解了解真相。肖尧不忍撵她走,把做恶人的事,丢给叔叔和阿姨。

    阿姨明白肖尧看过来的目光,笑着对他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小爱也是家里的一员,她也不小了,该让她知道一些事了,你就让她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点点头答应了,小雅也想留下,但总不能让静儿一个人去点菜,她只得陪同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