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五十六章 走马灯似换女孩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肚里有食身不冷,家有余粮心不慌。吃了面条与荷包蛋,肖尧也不感觉到冷了,身上暖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明天不要出去,中午都在富丽皇大酒店吃饭,我会提前过来和你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阿姨和周叔叔都有点吃惊,没去吃过但不带表没听说过。那地方,就不是一般小老百姓可以进去的地方。就是平常从门前经过,也是下意识的离大门远点。

    “肖尧,怎么好好的,要去那么贵的地方吃饭?你叔叔也不能喝酒,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就是我们去吃过的,很漂亮的的酒店吗?静儿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去吧,那里面可漂亮了,菜的味道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静儿和小爱的话,让阿姨和叔叔都明白了,感情肖尧已经带她们进去吃过。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,去那地方吃一顿,可够一家五口人,生活半年有余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肖尧让小爱留下陪伴父母,自己要带着静儿和小雅一起走。

    小雅无意中想起王佳佳的话,让她以后不要和肖尧睡在一起。自己和肖尧这一去,晚上不就是要与他和静儿一起睡吗?

    你要说小雅不担心吧,那是不可能,要说她害怕吧,那也不至于。她心里有着小爱被虐待的阴影,也有着一种不安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想和小爱一起留下来,但不现实,人家一家人在一起,这里就一张大床,自己留下,怎么也不好睡。自己晚上,也不是单独和肖尧睡,不是还有静儿吗?

    肖尧见小雅在犹豫,刚想说什么,小雅已经回过神来,冲着肖尧一笑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不想骑车,我和静儿都坐你车走。”

    小雅一句话,为自己的犹豫,找到了合理的解释,也消除了肖尧的疑虑。她可不想让肖尧看出她有什么担心。

    小爱是舍不得肖尧走,但她必须懂得取舍。她自己安慰自己,脑海里浮现起一句话: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早就该教我这样坐。”

    回去路上,肖尧怕静儿像往常一样,迎着前进方向坐,会被寒风吹冻。他这次让静儿掉转方向,面对着自己坐。她正好可以抱着肖尧的腰,把俏头埋在肖尧的胸口。

    小雅坐在后面,她把一双手伸进肖尧的外衣里面,也从后面抱住了肖尧,这样手也不冷,人也不冷。肖尧被这样前拥后抱,他就更不冷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不管做什么事,就怕心里有了阴影,只要有了阴影,你想克制都难。不然怎么会有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呢?

    小雅睡在肖尧的左侧,看着向右侧睡的肖尧,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。她想和肖尧的身体贴的近一些,又怕,想离得远点,心里又不舍。

    她看着安详的睡在肖尧怀里的静儿,心里羡不已。自己要是没长大该多好,那就没那么多的担心了。到最后,她还是把一只手,搭在肖尧的左臂上,才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  肖尧昨夜很晚才回来,爷爷起来开门,奶奶有了抱怨。这一早起来,又见肖尧身边,除了静儿,还有小雅紧紧依偎着,奶奶看不惯了,她也不管宝贝大孙子是不是没睡好啦。

    “二子,你给我起来,这么一点大就学坏,一周换一个女孩来家睡觉,你这样祸害两个妹妹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哎吆,老婆子,你吵什么吵?今天又不上学,他回来那么晚,就让他们多睡会。你别说的那么难听,什么叫祸害啊?这在过去不是很正常嘛?这说明咱们大孙子有艳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这老东西教坏了孙子,初中就让他学抽烟,现在又不管他,他走马灯似的,换着和女孩睡觉,这像什么话?他要是固定一个,哪个我都喜欢。我可不能让他这么乱来。”

    再宝贝的孙子,该管教还是要管教的,只是奶奶和爷爷的各自观点不同,自然就有矛盾啦。

    “奶奶,固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肖尧睡得迷迷糊糊懒得动,小雅醒了坐起来,没敢搭话,静儿揉着眼睛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静儿问话,肖尧一骨碌就起来了,赶紧接过话头。

    “静儿,奶奶是要我们固定时间起床呢。静儿每天都是固定时间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每天起来,都不要爷爷奶奶喊我的。”

    奶奶嗔怪的瞪了肖尧一眼,拉着静儿就去洗脸。爷爷对肖尧做个鬼脸,对小雅噘噘嘴,也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俩都走了,小爱她们一家。今早都没钱买早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坏事,你咋不早说呢?快起来,走。”

    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愚者百挫,岂无一觉?肖尧还不是智者,他只想着,等丁黑痣把钱凑足了,再扣除静儿的钱,余者都给阿姨,却忘记她们今天就没钱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等肖尧和张晓雅风风火火的骑着两辆单车赶来,周薇爱已经是望穿秋水了。阿姨一早去上班,被卫经理放了一天假,已经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啊?”

    小爱的抱怨,不是为了吃,而是一种身在异地,对可信赖人的那种依恋。不管是不是在自己的父母身边,他乡总与家乡,有着本质的区别,特别是身在生疏的地方。

    肖尧有些惭愧的拉着小爱的手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饿了吧?我们一起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要少吃点,留着饿肚子,中午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天真无邪的话语,引得大家一阵欢笑。气氛忽然就变得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啊,静儿要是不怕饿着,你早饭不吃都行。我们吃完就去逛街,你不怕走不动吗?”

    一说逛街,三个女孩包括阿姨在内,都来了兴致,只有周叔叔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男人有钱都不愿逛街,何况无钱乎?

    可能是受到静儿的提醒,反正张晓雅和周薇爱都没吃多少早饭。早饭后,他们三辆车,六个人一起去了百货大楼。

    在大家购物的时候,阿姨甚至产生联想,要真是一家子人这样在一起,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。

    丁黑痣今天显得格外精神,他一点也不像,昨晚才被肖尧整的体无完肤。他早早就带着两人,来到富丽皇大酒店,订下了上次蔡小头请肖尧吃饭的特大包厢。

    “丁哥,你就带我们两个人来,会不会太少了?这会不会是那家伙搞的鸿门宴啊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猪脑子,还知道鸿门宴?要搞鸿门宴,那也是我搞,哪有客人搞鸿门宴的?我带你们俩来,只是为了壮壮势子,人多了,要吃掉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丁黑痣这样一说,两个手下就更不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都是客人为主人准备礼品吗?怎么丁哥你,还要为他们备下礼物呢?”

    面对两个手下这样愚蠢的问题,丁黑痣不肖回答。他现在着急的是,蔡小头和李帮主是否真的会来。

    苏家三虎也早早的来到酒店门口等待肖尧。他们依照肖尧的吩咐,每人买了一套便宜的中山装。

    你不管便宜不便宜,但新的总归是新的,三人穿在身上,也挺像是那么回事。一个个都精神抖擞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还钱的事,还是你来,毕竟你是老大,我怕我还钱,小师傅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说这破事?都说了好几遍,这钱是你收的,就要你还。你怕我就不怕?别再说了,这么点事都怕,你还能干啥?”

    苏老三气得在心里把大哥鄙视了无数遍。这钱不是自己收的好不好?这要还钱,也是你说的好不好?连你自己也怕,就不要小看我好不好?

    酒店看守大门的保安,见他三人在门口长期逗留,既不进来,也不离开,就礼貌的上前问话:

    “三位老板,你们是在等客人吗?外面冷,请到大堂内等候,里面有坐,还有茶点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听可乐坏了,有这等好事,咱们还傻乎乎在外面站着挨冻。苏老三立即狐假虎威道:

    “那我们进去,你给我看着点,蔡小头或者李帮主来了,就说我们在里面等,走吧,别在外面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不说肖尧,是因为他今天,就冲着蔡小头和李帮主来的,就是要来看看他俩,到底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开酒点的,哪里能不和黑道的人物打交道?苏老三嘴里的蔡小头和李帮主,在北门一带,谁个不知?哪个不晓?

    他这么随意一说,把保安镇住了,他非常恭敬的请他们进门,引领到三人,来到宽大柔软的漆皮沙发上坐下,转身又跑到大堂值班经理处,一阵耳语。

    值班经理也不敢怠慢,赶紧让保安配合自己,为三人端茶递水,并拿来香烟、瓜子和花生,摆在光亮的茶几上面,让他们享用。

    苏家三虎何时享受过如此待遇,他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坐在沙发上猛抽、胡吃、海喝。

    不抽白不抽,不吃白不吃,不喝白不喝的东西,他们吃的那一个叫心里舒坦。没一会,花生、瓜子吃完,大堂经理又赶紧给他们补上。

    蔡小头一早就让人约了李进,他们也各自带了两人,早早来到卫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已经从卫经理处获悉,肖尧为他一个叔叔在此安了家,就带上礼品,想这先到这里,问候一下肖老弟的长辈,大家聊聊,再一同去赴宴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们跟着卫经理来到门前,却吃了闭门羹,卫经理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?看看时间还早,七人只好回到卫经理办公室稍坐。

    眼看吃饭时间已到,还不见肖尧归来,他们料定肖尧中午会直接去酒店了,就把带来的礼品,放在卫经理的办公室,一同前往富丽皇大酒店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