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五十四章 铁门一响人瘫痪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丁黑痣在看到肖尧那张收据上的金额,立即暴发了他强压下来的本性,对着肖尧怒吼起来。苏老三正要上前给他点颜色看看,肖尧很潇洒的挥挥手,示意丁黑痣坐下,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去买东西,会买便宜货吗?我这还是手下留情,知道你赚钱不容易,才没好意思买更贵的,你要不满意,我也不强迫你写上,这个待定,往下写,再协商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说最后三个字时,都是咬着牙说的。丁黑痣可慌了,这是有依据的,尚且这么多,要是不答应,后面那没依据的,还不由着他狮子大开口啊。

    丁黑痣怎能不失态?怎能不忘记一切不利因素?他原以为,今晚大不了破财消灾,给点钱拉倒。但这一张收据,就超出了他的预计全部赔偿的范围,还要翻几倍。

    丁黑痣不是没听出肖尧话里的含义,但他此时不想任人宰割,他要绝地反击。

    可他四下看看,几个铁杆兄弟,被两个大汉堵在另一间房,自己被夹在两个高手之间,想反抗,那是自讨苦吃,想逃跑,门被关死。

    他在内心叹了一口气,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,把九百四十元,写在了家具赔偿一条下面。你想让我写多少,我就写多少,反正你不打我,不骂我,我没钱,你能耐我何?

    丁黑痣这样一来,两人下面的的协商就畅快多了,只要肖尧说这个价格不行,最少要多少,他立马写上,再不抗议。

    “蔡老大,他们几十人进去这么久了,一直没动静,我们要不要冲进去看看,万一他们吃了亏,我们再进去也迟了。”

    在窑厂的大门外,卫经理和蔡小头,一起守在黑黑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按照卫经理的说法,他们带来的几十人,直接和肖尧他们带来的人汇合,一起杀进去,就算窑厂人多,一时也反应不过来,我们打了就走,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可蔡小头却拒绝了他的想法,蔡小头的意思是,既然肖尧不想让他们插手,那就一定有他的想法。自己冒然插入,搞不好会坏了肖尧的计划。

    在肖尧到来之前,蔡小头就派人在暗中监视了,直到肖尧带着人进去了,他们才来到肖尧停放自行车的地方,再次派人暗中跟着进去,有什么情况,好及时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但他们在外面等了很久,一直不见跟踪那人传回消息,卫经理有点着急了。毕竟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出的事,肖尧有个什么不测,自己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卫经理,别沉不住气,肖老弟是那么好吃亏的人吗?越是没有动静,越是表示他们现在没事。只要不出乱子,我们就不出面。我想,这也是肖老弟,不让我们参与的本意。”

    经过蔡小头一番低声解说,卫经理也安定多了,回头对聚在一起,窃窃私语的兄弟们,责骂了一句,又耐心的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你的字儿,写得比我漂亮多了,你叫里面的兄弟出来一个,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报...报警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夸奖自己写字漂亮,还没来得及得意的丁黑痣,一下子就懵了。听说过,看瓜被偷瓜打了,没见过,强盗还自己报警抓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你没听明白?你也不想想,这么大的事,我会和你私底下解决吗?”

    这下丁黑痣苦逼了,这么大的事?不就是要钱打了人两拳,搬走家具了吗?这事特么太小、太小了好不好?

    丁黑痣也不怕报警,他还认识这里派出所的几个人警员呢,可是,现在肖尧手里,抓着自己的自愿赔偿协议书啊。这要是经过派出所处理,自己行耍赖都赖不掉了。

    再者,这顺口溜不是说了吗,大盖帽两头翘,吃了被告吃原告。到时候,赔偿协议上的几千元赔偿,一个子少不了不说,还要上下打点,这不是雪上加霜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丁黑痣满脸赔笑道: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们都是在道上混的,最讲究的就是义气和信用。你放心,这几千块钱,虽然数目不小,但我还是出的起的。我保证分文不少,赔给老周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打着自己的算盘,这么多钱,你老周敢要吗?到时候,自己要是良心发现,给个一百二百的,你老周还不感恩戴德啊。

    “呸,就凭你还是道上混的?我只听说北门有蔡小头和青龙帮,咋没听说有你这号人物?总有一天,我会找这两个小子交交手,看谁才是真正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这小子说的信誓旦旦的,赶紧打岔:

    “老三,你可别乱来,这两人都是我兄弟。我这次没让他们来,是不想让他们井水、河水弄混了。你可别给我添乱。”

    肖尧是在情急之中,警告苏老三,可这信息,传到丁黑痣的耳朵里,那就大不一样了。这信息量太大了。

    感情他这是真的不想伤我,不想和我计较,只让我破财消灾啊。这蔡小头和青龙帮,哪一个也不是他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说的好听,叫井水不犯河水,其实是他这井水,从来就不敢外流啊。

    这下丁黑痣想死的心都有了,早知如此,我就据理力争,也不要赔偿这么多钱啊。眼前的人不说,就凭他有那么两个有力的后台,自己敢不给吗?但他丁黑痣,也不是吓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兄弟,报警就不必了吧?别说都立下字据了,就我丁黑痣说话,那也是吐口唾沫钉颗钉。明天中午,我在富丽皇大酒店摆席,只要你能邀请到蔡小头和李帮主,我把赔偿的钱,如数奉上,否则...”

    肖尧一下子就知道了他的如意算盘,他想来个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见兔子不撒鹰。如果自己真的认识蔡小头和李帮主,他请客吃饭,赔偿几千块钱,当做引荐费,自己如果不认识,那就一笔勾销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请他们吃饭,不难,你想赖掉赔偿款,不行。我奉劝你,别在我身上打小九九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被肖尧不冷不热的话,弄得捉摸不定。但到了此时,他骑虎难下,只得硬着头皮,咬牙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丁黑痣,从来就不是颠三倒四的人,但你说话,也不能打逛语,你说蔡小头和李帮主是你兄弟,难道是来吓唬我的吗?你要是请不动,那你就随便,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这时纯粹开始耍无赖了。他想以此来逼肖尧就犯。肖尧却懒得和他多费话。

    “你报警不?你不报,我来叫人去报。老三,出去让个小弟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肖尧已经不耐烦了,事情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他可不愿再和丁黑痣磨叽,苏老三得令,直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你们...你们外面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还有几十个呢,我小师傅不让进来。咋啦?”

    苏老三很随意的回答,让一直硬撑到现在的丁黑痣,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,彻底软了下来。他只得认赔了,这外面还有几十人,咋不见外面有动静呢?肯定是不声不响的,都被制服了啊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赔,我如数赔,但我现在在手头没那么多啊。你看不如明天,我来请客,我保证全部凑齐,在场面上一次交清,并向老周当面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肖尧原先的计划,最后一步,就是报警,他要让警方出面,压制丁黑痣可能会产生的报复的行为,他在赔偿书上的要求数额,也给警方调节,留下了不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警察和丁黑痣有关系,只要能达到单据上的数额,肖尧也就知足了。可现在,计划不如变化,丁黑痣愿意如数赔偿,自己也不想再去麻烦警方了,谁会嫌金子多啊?

    但肖尧,还是顾虑丁黑痣报复的事,他不可能永远在这不走。他让苏老三稍等,自己走到丁黑痣身边站下,抓住他的左臂,用力攥紧。

    “啊...你说过不打我,不骂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丁黑痣,我不是打你,我是提醒你,你要我请蔡小头和李帮主吃饭,不是不行,但你要拿出诚意,明天给我叔叔当众赔礼,以后不得反悔。否则,我不要你保证,我保证你这条胳臂,永远不能再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诚意,我一定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叫里面的人出来,全部掏干净口袋,剩余的,明天带到饭店补齐。”

    事情一旦决定,肖尧一点时间也不想耽搁了,静儿还在等着自己回去睡觉呢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想到现在白忙,先收一点是一点。万一有啥变故,也好有点经费。自己这两趟过来,可是把静儿的钱花光了。

    被关禁闭关了半天的几个人,一起放了出来。他们全程听到了肖尧和丁黑痣的对话,这时候,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说话,都乖乖的把口袋里的钱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你还别说,这些人在家,也许老妈、老婆,要钱买米、买菜没钱,但来赌钱,都还揣着实实在在的。每人都在一百大几以上,还有超过两百的,达到三百的,几乎没有,只有丁黑痣拿出了五百多元。

    肖尧根本就没有想到,这现场,竟然凑到了两千出头。按照协议,也差不多打倒半数。已经超出了肖尧的最低预想还翻倍。

    肖尧把钱全部塞进口袋,心里丫丫起来,难怪过去那么多土匪打家劫舍,这钱来的是真快啊。

    “明天中午,我在富丽皇大酒店等你,过时不候。你要是不怕花钱,就多带些人去吃,那里饭菜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大摇大摆的带着苏家三虎,打开房门,消失在夜幕里。

    大铁门“咣当”一响,丁黑痣浑身瘫软,坐倒在冰凉的地上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