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五十三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

时间:2018-01-0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空旷的窑厂后面,一拢一拢的砖坯,一望无际。每拢之间,可供两人并肩而行,像一条条笔直的长龙,整齐的伸向远方。

    这些等待烧制的砖坯,是泥土做成砖的模型后,架空码放在此,等待晒干后,即可入炉烧制成型,由土黄色变成红砖。

    晒砖坯的区域后面,一个单独的小院落,外围全部用砖墙封堵,正面留有一个大铁门,门上用两个大大的铁环做拉手。此时,大门紧闭,院子北边,靠后的三间正房内,灯火通明,不时传出吆喝声。

    肖尧带着苏家三虎,没有惊动任何人,来到院门前。苏老三上前,轻轻用手试探着推推大铁门,大门应手而开。

    里面的喧闹声,掩盖住了大铁门门轴发出的“吱呀”声。肖尧最后进门,随手把门关上,插上铁拴。

    四人一齐朝里看去,不但这大铁门没上拴,就连里面的小门,都是开着的,一阵阵的烟雾,从门口飘出,在灯光下特别显眼。

    丁黑痣在他的一亩三分地,一向横行霸道,哪里会每天晚上管铁门?他嫌麻烦。

    这会,在他的房间里,七、八个人正在玩骰子耍钱,每人嘴里都叼着烟卷,房间里烟雾缭绕。开着门,就是为了排放抽烟造成的满屋子浓烟。

    肖尧和苏家三虎,谁都没有见过丁黑痣,他们在外面黑暗处,打量了一番。屋子里,大家都低头看着桌上骰子,偶尔抬头抽烟,也是一晃而过,根本分不出谁是丁黑痣。

    肖尧轻声吩咐苏家三虎,让他们到小门两边,注意观察,一旦认出丁黑痣,他们三就只管上前,控制住丁黑痣,其他人就不要管了。

    肖尧等他三人到了小门两边,对着屋里大喊一声:

    “丁黑痣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在一堆人群中,一个下巴上,长着蚕豆大小,非常显眼黑痣的人,抬头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苏家三虎,说时迟,那时快,几乎同时冲进屋里,搡开丁黑痣身边的人,把丁黑痣架到墙角。苏老三锁住丁黑痣的咽喉,大声喝倒:

    “都别过来,再敢往前,我掐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次肖尧特别吩咐。苏家三虎和所有来人,不准任何人带凶器,苏老三只能用“掐死他”来威胁了。

    突然发生的变故,让房间里的人一阵慌乱,待到他们发现就三个人控制了丁黑痣后,反而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招子放亮点,这里是窑厂。你要敢伤了丁哥,我让你们三个站着进来,横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还有我呢?”

    “咣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苏家三虎吸引,根本没想到,后面还会有人进来,而且把唯一的出路给堵死了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吃惊过后,回头一看,竟然是个十七八岁的瘦小伙,他们都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这里没你的事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,别被溅出的血,把你吓尿裤子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此时不敢出声,他被苏家老大和老二,每人反剪一只手臂,拧靠在墙角。苏老三锁着他的咽喉,一点也不敢松手。

    众人怕伤了丁黑痣,不敢靠近苏家三虎,要来找肖尧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,我们今晚,不是来打架的,你们最好别靠近我,在我自卫的范围内,只要你们谁靠近我,被我打伤,都算活该。记住我的话!”

    肖尧最后一句,不是说出来的,是大声喊出来的,把满屋都震动了,七、八个人被吓得一愣,还真不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?”

    苏老三一张口,在场的人吓傻了。这么瘦小的孩子,那个黑塔似的壮汉,竟然喊他师傅?这要是说他没个三把扯拉(本事),谁也不信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点心慌了,这丁黑痣,惹了哪门哪派的高手啊?人家只来四个人,就敢深入到窑厂内部,还只是来了个小师傅,这要是大师兄、大师傅来了,我们人再多也不够看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想断手断脚的话,都到那边房间去,我和丁黑痣谈谈,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,不信的话,谁可以上来试试,也可以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试试?我神经病,我还要留着手脚,走路、吃饭、干活呢,谁爱试谁试,反正我是不试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“呼啦”一下,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跑进另一间房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二,放开他,你俩守住房门。他们要是敢出来,就给我每人打断一条腿。记住了,一条,留一条给人走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唻。”

    苏老大和苏老二都想笑,但还是憋住了,这虽不是龙潭虎穴,但也是狼洞豹窝。肖尧对苏老三挥挥手,苏老三放开了锁着丁黑痣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我又不认识你们,和你们无冤无仇,干嘛要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无冤无仇?你打了我的叔叔,抄了他的家,你还跟我说,我们无冤无仇?”

    “叔叔?”

    丁黑痣一下子明白了,这是为昨晚打了姓周的事来了。可是,老周在这窑厂干了好些年了,没听说过,他有个这么厉害的侄子啊?难道这是进山学艺,刚好回来赶上了?

    丁黑痣想到这里,一通百通。自己这么这么倒霉呢?姓周的借钱不还,还偷偷溜走,自己费好大劲,才找到帮他搬家的那个拖拉机手。

    那家伙原先还弄死不说,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下,才带着自己,找到了老周的新住处,可是连着几个白天,都是白跑一趟,好不容易昨晚找到了,连本带利收回来,今天他学艺归来的侄子就找来了。

    千不该、万不该,昨晚一气之下,打了人,还拉回了他们新买的全部家具。能不气吗?有钱不还,不打招呼就跑。打他几拳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但,好汉不吃眼前亏,先把这煞神糊弄走,过了今天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我明白了,你是为了老周的事,这事我们好说、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-勒-戈-壁,小师傅也是你喊得?你有那资格吗?”

    “喔...松手..松手,我不喊啦。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这下动了真气,他一把抓住丁黑痣的肩头肉,使劲一握,疼得丁黑痣只抽凉气。这特么的是手吗?是老虎钳子啊。

    通过苏老三这一抓,丁黑痣凉了半截,别说特么四个,就这一个,就够满屋子人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“老三,别伤他。”

    肖尧让苏老三松手,他顿了顿,慢条斯理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说好说,那我来问,你答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该装孬时就装孬,该认怂时不称雄。

    “我先问你,家具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天一亮就送回去。一件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一件不少?我看你这院子里也没有啊,放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小...我拉回来也没用,都让弟兄们分了。你放心,我明天都能收回来,保证一件不少。”

    肖尧非常鄙视的看着他,歪歪嘴。

    “别人用过的东西,你看我还会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我明天就去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下午都已经买过了,等你明天去买,我叔叔他们晚上睡地上吗?”

    “买了好,买了好,这钱我出,这钱我出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连连应承,这点家具值不了几个钱,要是把他说急了,这老三再来抓上一把,自己可是真的忍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好,算你识相,这家具你答应出钱,我们就放过一边。现在说说,你打了我叔叔怎么办?总不能说,我叔叔那么大年纪,被你打了白打吧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丁黑痣歪嘴了,你说这买家具吧,还有价可谈,可是这打了两拳,怎么算?他见苏老三又要发怒,赶紧回答:

    “你说,你说怎么办,就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尧眼睛一瞪,怒气冲冲的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打了人,让我说?想让我讹你吗?我告诉你,我从来不干讹人的事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赔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“你私入民宅,强抢财物,侮辱妇女,殴打家住,至人重伤,哪一条,我都可以让你致残,今天就看你的态度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,肖尧对丁黑痣,列出一条条受损、受伤、受惊、受辱等等赔偿条款。丁黑痣在肖尧和苏家三虎的淫威下,只能一一接受这不平等条约。

    虽然肖尧还没有谈及具体价格,但就是这框架,已经让丁黑痣头上,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,这是天经地义的。你即使给我叔叔放的是高利贷,但只要他认可,我都无权干涉。现在我问你,我叔叔借你的钱,加上利息,都还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完了,都还完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像是在朗诵一样,说了一番大道理。被赶到另一房间的几个人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肖尧看着那房间笑笑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和一支笔。

    “会写字吧?把刚才我们谈的,全部写下来,每一条每一项,必须分开写。每一个具体价格,你先告诉我,我们协商一下,你再写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必须要注明。我们没有打你,没有骂你,也没有威逼你,都是你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写,会写,是、是、是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拳头大,才是硬道理。辱人者,人恒辱之。

    丁黑痣写着写着,肖尧拿出了一张收据,轻飘飘的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格不用协商了,这是我下午去买家具,商家开的收据。附带上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,随即惊呼道: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贵?你在布置皇宫呢?”

    丁黑痣不淡定了,他“呼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对着肖尧大呼小叫。他连自己所处的环境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自从肖尧在卫经理处,得知事情真相以后,他就想到了,这次只要赔偿,不伤人。

    他为了不让丁黑痣,在事后报复周叔叔,他才做出如此安排,其实大头戏还在后面呢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