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四十七章 自作自受死了算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薇爱的脸,不能见人,在家休养时,被急匆匆赶回来的张晓雅,发现端倪。她在一番查找无果后,惊见小爱胸前的乌痕。心疼的她,大骂肖尧是虐待狂。

    周薇爱见张晓雅如此在乎自己,为了自己不惜骂起了肖尧,她心里暗暗感激。但在小爱也问到她和肖尧是不是都那个了时,她又有点垂头丧气了。她看看小爱,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:

    “他也太急躁了,还没...就...,哎呀,不跟你说了,我还是大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到头不到尾的话,但小雅还是听懂了最后一句,她有点愕然。难怪没有找到罪证,原来...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小雅又担心起肖尧来。

    “小爱,我对你说啊,我放学时,在男生寝室,见到肖尧哥哥,他脸色很难看,神情也很委顿,我从来就没见过他那样。肯定是他心里有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啊?我都没有负担,肖尧哥哥为什么要不开心呢?难道是...”

    周薇爱一边思索,一边喃喃自语。张晓雅也有些搞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一定是怕我怀孕。”

    小爱猛然醒悟,一声惊呼。张晓雅气得甩手在她头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像个大姑娘吗?我看你干脆怀孕得了,疯疯癫癫的,一点没有老成气。他不知道你还是...”

    “哥哥在问我的时候,我是认定的,本来就是嘛,我还没怪他,他倒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也不再多说,她到厨房烧水煮了两个鸡蛋,用毛巾包着,为小爱暴露的部位热敷,尽快消淤散肿,她担心任由自愈,明天也许小爱还不能去上学。

    心情烦闷的肖尧,在随意吃了几口饭后,就想上床睡觉。然而,憋了一上午,在班级不好追问的王佳佳和黄莉,怎么可能放过他?

    当她二人,把垂头丧气的肖尧,再次羁押到大操场后面时,肖大先生没有墙壁面立,他来了个面田而蹲。看着眼前一片荒凉的田野,心中竟然怀念起了春天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这样子,我们好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次是黄莉首先发问了,但肖尧来个徐庶进曹营,背对着她俩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带着周薇爱,去城里找她父母,王佳佳只知道的,因为肖尧让她带信回家,就说自己去省城了,让母亲不要担心。也是在王佳佳的追问下,肖尧才道出了去省城的真情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肖尧如此,王佳佳也怀疑起来。她认为,这可能与他俩一起去省城有关,更有可能就是他俩单独远行,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否则,以她对肖尧的了解,就是杀头也不过碗大的疤,怎么会如此不安不语。

    王佳佳轻轻扯了扯黄莉的衣角,示意她先回宿舍,让自己单独来问肖尧。黄莉虽然很不情愿,但还是一步一回头的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看不见黄莉了,王佳佳这才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,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,可以对我一个人说吗?不管你做了什么事,不管你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,我都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在同龄人当中,最让肖尧可以信赖的,非王佳佳莫属。可他还是不准备开口,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王佳佳在知道此事后,会不会瞧不起他,会不会以后就永远鄙视他。他身形稍微动了动,最终也没有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王佳佳耐心的等了半天,也没见肖尧再有动作,她的心难过极了,她真的想扑上去,把这个自己心里时刻也放不下的男孩,抱在自己的怀里,给他安慰,给他快乐。

    “肖尧,不管有啥事,你不要自己闷着,有时候,一个人冥思苦想,往往会钻牛角尖,在他看来很严重、很麻烦的事,在别人眼里,只不过是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肖尧还是没动。小事一桩?这要是小事一桩,我能焦头烂额吗?王佳佳见他仍然是无动于衷,只好说出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是不是和小爱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

    肖尧终于有点反应,但欲言又止。但只要这一点反应,一个字就够了,王佳佳的猜测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要有太多的心里负担,你和她不是亲兄妹,道德和伦理,束缚不了你俩。我早看出来了,你们俩总有一天,会突破兄妹的关系。你根本就不是,会压制自己行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肖尧有点恼怒,自己在王佳佳的眼里,原来是那么差劲的人吗?

    “我说你,你别不服。我原来还一直担心,你会和黄莉怎样,没想到,我看得住这个,看不住那个,你也是真的太花心了。那么大的女孩,还让她经常和你睡在一起,不出事才怪。你这是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这时也很生气,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,没想到,把他从小伙子变成男人的,不是自己,而是另有其人,她觉得老天对自己太不公道了。

    她也明白,不能对肖尧,再抱怨下去,过多谴责,只能引来他的逆反。谁也不能理解,她是多么心疼,多么在乎,眼前已经变成小男人的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,也不会对你有看法。我也知道,你不会强迫小爱的。她的心思,乃是司马懿之心,路人皆知。只有你,一直还以为她只是你妹妹,由着她撒娇任性。”

    “她...”

    肖尧还想为小爱辩解,想说她不是还小吗?但小又如何?自己不还是...

    王佳佳挖了他一眼,恨其不争的意味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昨晚要是太累没睡好,就抓紧时间去睡会吧,下午安心上课,放学我陪你去找她,把事情讲清楚,不然你这样,还怎么上课啊?”

    王佳佳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肖尧呆立在操场边,无所适从。他和王佳佳从头到尾的交谈,他就说了,我、你、她三个字,而王佳佳,已经把一切都搞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着王佳佳渐渐远去的背影,肖尧心里在丫丫,自己非常担心外露的事,她竟然那么平静的对待,这女人,到底都是什么动物啊?

    在肖尧原始冲动的意识里,曾经臆想着,哪天把王佳佳这个冷美人,抱在怀里使劲的蹂躏,再冷也把你搓热乎了。

    肖尧又怎么知道,王佳佳那看似平静的外表下,内心却有着无比的失落和惆怅。她还在为回去怎么对黄莉交代而犯愁。

    王佳佳认定自己是上辈子欠他的,不然怎么这辈子,他怎会如此折磨自己呢?眼看和自己心爱的男孩,最终无果,她不惜把最要好的同学和闺蜜,介绍给肖尧,还在黄莉面前,极力为他说好话。

    自己时刻担心他和黄莉太亲近,怕闹出笑话,影响他俩的声誉,谁知道一不留神,他就被另一个女孩变成了男人,这叫她心里如何不苦。

    现在到好,他风流快活完了,自己还要为他两头奔波,抓灰盖屎。自己为他辛苦点也就算了,可他捣腾出这个烂摊子,怎么收拾?这个屁股不好擦啊。

    自己能告诉黄莉实情吗?肯定不行,那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,王佳佳不敢赌。那她又能以什么样的借口,让黄莉今后离他远点呢?

    就他俩目前的热恋的劲头,王佳佳还真没把握,在不吐露真情的情况下,能让黄莉离开肖尧。因为她不想再把黄莉,让肖尧给祸害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答应肖尧,晚上一起去见小爱,她能直截了当的,让小爱以后不要再和肖尧来往吗?她自认为,自己还没那么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可是,肖尧如今已经尝了禁果,凭她的了解,肖尧一旦食髓知味,以后定会乐此不彼,长期以往,想不出事都难。

    王佳佳带着满腹心事,回到寝室。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黄莉,急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他怎么样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看着如此焦急挂念肖尧的黄莉,王佳佳于心不忍,她把心一横,气呼呼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别管他了,自作自受,死了拉倒。”

    黄莉被王佳佳,如此恶毒咒骂肖尧的言词惊呆了,一向善良柔弱的的她,眼里瞬时挤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他都那么可怜了,你还咒他?他一直都对你那么好,你也能咒的下去?你的心,真的是冰做的吗?他要是死了,我就为他陪葬。”

    黄莉苦等半天,却等来了王佳佳咒肖尧去死的恶语。她信任王佳佳都超过信任自己,若不是王佳佳叫她回来,她当时都会忍不住冲动,不顾一切的上去抱住肖尧,用自己的心,去安慰失魂落魄的他。

    说完,黄莉狠狠的用手,抹了把不争气的泪水,抬腿就要去找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,他困了,给他睡会。我不是咒他,他是为了别人的事,装那孬怂样,你说可气不可气?”

    王佳佳在黄莉恼怒的一瞬间,想好了说词。面对黄莉的态度,王佳佳知道,这事急不得,得慢慢来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事?”

    黄莉也不是好糊弄的,她根本就不信。肖尧那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性格,会为了别人的事那么颓废?就是在操场罢课,面临被退学的风险,他也没有今天这样丧失斗志。

    王佳佳故作轻松的,来到黄莉面前,精心的编排出一段话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