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四十五章 似梦非梦不是梦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看着小爱走出了房门,肖尧却心潮起伏,他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气愤。

    自己为小爱父母做了一些事,难道就能,心安理得的接受,他们的女儿对自己的服务吗?

    自己为小爱家庭做的事,难道就是自己放任自己的理由吗?

    自己为妹妹帮忙,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有什么可嘚瑟的?

    换个日子,换个时间,哥哥累了,妹妹帮哥哥洗洗脸、洗洗脚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行!有施恩图报嫌疑,有自鸣得意的含义。

    当小爱再次进来的时候,肖尧连忙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爱,我自己来,刚才是我混了头了,你爸妈都舍不得让你这样做,我却...”

    小爱被肖尧的话说的晕头转向,她根本就没有肖尧想得那么多,哥哥这一天都累毁了。自己帮他洗洗,这是应该的。她见肖尧已经抄水打湿了脸,就把香皂的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刚才想说什么啊?我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肖尧直到自己洗完脸,把重新抹了香皂的毛巾洗净,交给小爱,这才回答: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是说,你也累了一天,就不该再让你受累,帮我洗脚,我又不是地主老财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,肖尧哥哥,那是我自愿帮你洗的啊,地主老财家里使用的是丫鬟、老妈子,是花钱买的、雇的,我可不一样。你快睡吧,我还没洗泥。”

    小爱端着残水出去了,肖尧被小爱如此解释,心中大释。钻进被子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周薇爱这两天的心境,就像是坐过山车,可谓是跌宕起伏。从她昨天下午,踏进窑厂的大门,到走出父母尚未布置完的新家,她就像是从地狱,爬上了天堂。这期间,她对肖尧有过抱怨,有过失望,更有过怨恨。

    如果说,肖尧昨晚顺道去看望拜把大哥,还情有可原的话,那他上午给静儿买车,还买那么贵车,她心里是很失望的。

    父母的窘迫处境,自己的无能为力,她没有乞求肖尧帮忙,但在心里,她是多么希望肖尧哥哥,能帮帮自己的家庭,帮帮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肖尧有这个能力,她也没有什么奢望,只想他能拿出一点钱,让父母改善生活,回到家里,不用在那破烂、肮脏的窑厂居住、干活。

    今天,她的最低谷,就在医院,肖尧丢下她们一家三口,带着静儿离去,她看着他的背影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最无助,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竟然带着妹妹走了,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,肖尧这时候离开,会去干嘛?

    周日到医院看病的人很多,她为父亲的病,挂号,排队,候诊,缴费,可以说是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医师说,爸爸的病情已经很严重,必须住院治疗,而父亲因为在乎钱,而放弃治疗时,她绝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,她甚至都在怨恨肖尧,所以,她对父母坚决提出,要辍学上班,为自己的父母减轻负担。

    就在她欲哭无泪,彷徨无助的时候,自己焦急等待的哥哥回来了,这时候的她,就像有了主心骨,有了坚强的靠山。

    那一切的失落,低谷、甚至绝望。都在肖尧对自己和母亲那一番解释、说明之后,烟消云散。她对肖尧哥哥的话,没有一点的怀疑,他说什么,她都会坚定不移的相信。

    在这晚归的路上,她的脑海里,一直浮现着说书上的一个情节,那就是,落难小姐,被一个公子相救,那小姐都是以身相许,幸福美满。

    小爱自己很明白,自从见到肖尧的那一天,她就喜欢上了这个,看起来有点凶恶家伙。那就是一见钟情,所以,她才会主动提出,也要和张晓雅一样,做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做妹妹,只不过是她接近肖尧的一个跳板,她从来就没把自己,真的放在是他妹妹的这一个角色。

    然而,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自己没把做他妹妹当回事,他却实实在在的,完全胜任了做哥哥的角色。通过这半年来的接触,他给了她和小雅一样无微不至的关爱,细心体贴的照料。

    这让她,更加肆无忌惮的披着妹妹的外衣,接近他,亲热他,黏糊他,享受着这既是妹妹,又是情人的快乐和幸福。

    正如她早先对小雅说的那样,在她心中,和肖尧哥哥的关系,是情哥哥和情妹妹的关系,她才不在乎肖尧是如何看待他俩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令她赶到沮丧的是,随着交往的深入,接触的广泛,她原先仅以为,她的情敌,只有王佳佳或者黄莉,后来才发觉,这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周镇的周敏和田倩,身边的王佳佳或者黄莉,还有他爸厂里的小玲姐,越来越多的,她潜意识里的情敌,令她如坐针毡。自己喜欢上一个人,咋就那么难呢?

    她时常把自己和这些人做比较,总觉得没谁比自己弱势,论能力,她们甚至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。如果不是她自我觉得,在相貌上比她们略胜一筹,她几乎都没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她也没有放过一次,能和肖尧亲近的机会,她有个很好的优势,那就是,她名义上还是他的妹妹,别人无可厚非,自己就是亲热的过分点,又能咋样?

    她没有把张晓雅,放在也是自己情敌的对立面,因为她的强势出击,以及毫不隐瞒的态度,张晓雅已经主动的把自己,定格在是肖尧妹妹的这一角色了,对于静儿,她从来就没想过她会威胁到自己。

    让她感到欣慰的是,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主动争取,肖尧已经和她突破了亲吻,这一超越妹妹关系的极限,而这一关系的突破,对于她和肖尧将来的发展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的小爱,一边想着心事,一边把自己和肖尧的袜子放进水里搓洗。她没有睡意,也不想现在就去打搅肖尧,她知道,这两天,肖尧哥哥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女人的爱,是在情上,男人的爱,体现在做上。再大方的女人,也不会在爱情上面与人共享,周薇爱也不例外。她从原先的温文尔雅,柔顺可人,变成如今的强势护短,语言伤人,肖尧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后,小爱拿出了她早先为他买的袜子,这是她准备送给哥哥的礼物,寒从脚下起,她知道,只要条件许可,他每天都要换袜子。她买了好几双,还没来得及送给他,今天正好用上了。

    床上熟睡的肖尧,由于过于劳累,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周薇爱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,慢慢的退去全部的外衣,关上灯,钻进热乎乎的被窝里。黑暗里,没人发现,有东西轻轻的落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沉睡的肖尧,做了一个梦,很美妙、很甜蜜的梦。在梦里,佳-人-相-拥,肌-肤-相-亲,娇-舌-缠-绕。没有隔阂的摩擦,细-腻-柔-软的口感,芬-芳-怡-人的体-香,令他处于几近疯狂的状态。

    纤-巧的娇-躯,趴在他的胸膛,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,朦胧的意识里,怀里的佳人,他分不清是谁。他也没想着要去分辨,他双臂用力,紧紧的箍住柔-软的娇-躯,恨不得把她融-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咿-咛”

    一声忘情呻-吟,透不过气的如-兰-娇-喘,让肖尧更难自制,意-乱-情-迷之中,他退去了最后的束缚,翻身将怀里的玉-体-压-在身-下。

    好男人跨马走天下,真英雄提枪上战场。

    看着激-情过后,再次沉睡过去的肖尧,周薇爱羞涩的在黑影里,摸索着穿上薄薄的睡衣。在肖尧那疯魔般的揉、抓、啃、咬时,她疼得忍不住流下了泪水。

    疼痛她可以忍耐,呼吸她可以憋住,可令她怨恨的是,就在自己情-难-自-制,欲-壑-难-填,准备迎接那传说之中的撕-裂之疼时,肖尧败下阵来,提前投降了。

    带着满腔的抱怨,小爱也为肖尧穿上衣服,她没有特意放轻的动作,没能惊醒肖尧分毫。她擦去身上那凉凉的污-迹,还不放心,起身拿来手电,偷偷的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激-情过后的平静,让她感觉到,满身火烧火燎的疼。她用手电光照向自己的胸口,那触目惊心的血痕,让她大吃一惊。圆形的、三角形的、长条形的,不规则形状的,血色深浅不一,布满整个前胸。

    “色-狼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扣好衣扣,娇-怨的骂了一声,再次缩进肖尧的怀-里,渐渐的,小爱带着浑身的酸疼,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“小爱,快起来,上学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觉得自己刚刚睡着的小爱,就被肖尧连摇带晃的叫醒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刚睡下,还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睡了,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把掀开被子,从后面,就把背对着自己睡觉的小爱抱起来,穿上鞋,推着她去洗脸刷牙。

    肖尧一觉醒来,对昨晚的梦,还依稀可辨,他紧张的检查一下自己的内裤,发现没有污迹,这才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柜子上,用纸套包装的新袜子,他一看就知道,是小爱为自己准备的。那一刻,他的心,有了一阵的异样的悸动。有这样的妹妹,哥复何求?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快来啊,我还怎么去上学啊?”

    正在外间客厅,等候小爱洗漱完,要去上学的肖尧,听到小爱的疾呼声,连忙跑进卫生间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