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三十四章 道路越远心越沉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把周围单独叫到教室外,和他说事,张晓雅还在想着,等会肖尧走了,再问小爱,肖尧哥哥找他何事。没想到小爱进来说,肖尧哥哥找她,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这让张晓雅更纳闷了,既然这样,两个一起叫出来说,不就完了,何必费事一个一个说?她嘀咕归嘀咕,哥哥叫她,自然要来。她站到肖尧面前也不问,看着他,等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雅,我明天放学,就带小爱去找她父母,我感觉她爸妈,有些事瞒着小爱在,你回家也不要多讲,你心里有数就行,等我回来之后,一切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见肖尧说的如此认真,当然不敢多问,但她就是想不明白,小爱父母,有事干嘛要瞒着小爱呢?

    几次骑车来回跑省城,肖尧觉得,骑车比坐车自在多了,还不受时间限制,而且真骑车习惯了,并不觉得路有多远,又有多累。

    周六中午放学,刚吃完午饭,肖尧就带上小爱出发,小爱坐在车后,那兴奋的心情,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她一会抱着肖尧的腰,挠他痒痒,一会一手抓着肖尧,一手拿出手帕随风飘舞,还会挺直腰杆,替肖尧擦汗,其实她也知道,肖尧没汗,但她乐意这样做。

    有小爱如此嬉闹,化解了旅途的单调,肖尧觉得,没用多少时间,就到了省城,他没有去往爷爷家,直接带着小爱,来到了位于市里的水陆码头。

    肖尧把单车停在栈桥边,吩咐小爱看车,自己进去找人。他到码头一打听苏家三虎,马上就有人带着肖尧,找到了他们兄弟三人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我一直就在等你来呢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张口就是小师傅,看来他就认定这个称呼了,肖尧也不再纠正,苏家老大和老二,也讪讪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老大的手臂,那天只是被肖尧反扳错位,并没有多大实质性的伤害,这会也已经完全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,我们还得谢谢你啊,我家老三,现在天天早晚练得可尽心了,让他教教我们都不行,说没得到你允许,不许外传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老弟,你就对她说说,我们三兄弟一起练练多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他们这样的要求,根本就不管,他是肯定没时间,来一个一个教他俩的,只要苏老三愿意,他想怎么教就怎么教。肖尧还没发话,苏老三来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还想学?小师傅同意,我也不同意。就你们那,一点都不尊重师傅的吊儿郎当样,谁也不会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下把苏老大和苏老二给说震住了,他俩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说,没有啊,我们没有不尊重师傅啊,背下也没说过肖尧的什么坏话啊。老大有点被栽赃的感觉,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把话说清楚,我们什么时候不尊重师傅了?”

    “就在现在,就刚刚,我叫小师傅,你们俩叫小兄弟,这不是埋汰人吗?”

    这粗人还真是粗中有细,包括肖尧都没在意的事,被他给挑着毛病了。苏老大和苏老二连忙称是,也决定以后,跟着苏老三,一起就叫肖尧小师傅。

    肖尧可没心情和他们扯这些,他摆摆手,随他们便。

    “老三,我来是干什么的,你忘啦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吩咐的事,我怎么会忘了呢,我早就搞得妥妥的了,就等你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在哪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想半天,就在肖尧快等不及要发话时,他摇摇头道: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是告诉你,你也不好找,更别说那地方,我只是认得路,也说不清楚,还是我带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苏老三愿意花时间,主动带路,他觉得最好不过。既省去找人问路打听的时间,还能早点找到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苏老三和两个哥哥说了几句,就去推车,苏老大让肖尧,一定要回来吃晚饭,他们等他,肖尧推辞不掉,只好先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苏婷婷三哥,怎么会知道我爸妈住在哪?”

    就是孬子,现在也知道,骑车在前面带路的苏老三,是在带着他俩去小爱父母处,小爱不由得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上次要你带信给苏婷婷,叫苏老三来学校见我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,我信带到啦。苏婷婷也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从你家回来的第二天,苏老三就早早来在学校等我,我让他不要急着回城,等着根你妈一起回来,必须一路不要被发现,找到你妈妈的住处。这下你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好坏啊,安排人跟踪我妈妈,就像电影里的特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呢?哥哥是坏蛋是特务啊?我不就想知道,你爸妈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我提醒你啊,到时候,不管看见什么,发生什么,都要沉住气,不要让你爸妈为你着急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哥哥在,我肯定会沉住气的。”

    城里的柏油马路,既宽敞又平坦,小爱这时坐在后面,一点也不颠簸,她舒服的抱着肖尧,歪头靠在他的后背上,心里美美的。

    肖尧随着苏老三的前行,他早已经看出来,苏老三是一直在往城北走去,路过了食品厂,经过了火车站,超过了铁路医院,还在一路往北。肖尧这才明白,为什么苏老三说他讲不清楚,自己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等于到了省城的最西北角,苏老三在一个窑厂的门口,停了下来。肖尧知道这地方,这是当时省城的唯一国营窑厂,锦华窑厂。

    “就是在这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还在最后面,里面地上,到处是砖头瓦辙,不能骑车,要不把车锁这,要么推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锁在这里,来回推着怪累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走路,是连两只胳臂都嫌多的人,怎么会把累赘的车子推着走呢?但苏老三有些不愿意,他提醒道:

    “这里没人看车,我们进去时间不短,万一被偷了,就亏大了,我们还是推着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呵呵一乐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嫌累,你自己推着,反正我是锁在这里,回来再骑走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边说着,锁上单车,边在小爱的依偎下,迈步前行。你要说,肖尧不是为了享受小爱的依偎,而丢下单车,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厂区的道路,正如苏老三所言,遍地都是半截砖,到处是坑洞,稍不注意,就有崴脚的危险。周薇爱此时的心情,随着越走越远的路,而越来越沉重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