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一十八章 吐液洗脸不恶心

时间:2017-12-23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前面说到,肖尧为了让小爱吃药,来到厨房烧水。可家里常无人居住,当然冷锅冷灶。没做过家务活的肖尧,只得硬着头皮给炉子生火。这平常使用起来很方便的煤炉,想把它点燃,还真不是一般般的容易。

    肖尧奋斗了许久,呛得咳嗽流泪,弄得灰头土脸,最终还是败下阵来,逃出屋外休战。这脸上落了灰尘,有些痒痒亦属正常,坏就坏在肖尧抹了一把,整张脸就完全成了一个大花脸了。

    早先逃出屋子的小爱,此时看到肖尧的狼狈模样,满脸花哨,笑得直不起腰来,还指着肖尧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没过多久,直呼肚子疼,眼泪也憋不住了。这下不是装的,是真的笑疼了肚子。

    肖尧没想太多,赶紧上前扶住小爱,把她带到没有烟雾的地方,心疼的用手为她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这一擦,肖尧也乐了,凡是肖尧擦过的地方,就是一片污渍,黑黑的痕迹,和小爱那娇艳白嫩的脸棠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小爱也反应过来了,连忙推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?自己弄个大花脸,还要我陪着你。快去把炉子拿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止住笑容,立即冲进烟海,麻溜的提着炉子和一个小板凳出来,他随手放下炉子,拿着小板櫈让小爱坐下。他站在外面,深吸了几口气,又一次冲进屋子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进去,用了不少的时间,他把后门和所有窗户全部打开,这才抓着那把破旧的芭蕉扇,再次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那歇着,等屋里烟散尽了,你再进去躺着,我来把炉子赶紧点着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铆足劲了,他还就不信,自己还能点不着这炉子?“呼哧呼哧”的扇风声再次响起,比刚才在家里还要急促。

    但那中间有洞,四周无边的破扇子,你越急燥,芭蕉叶都被抖开了,越是扇不出风。肖尧急得干脆把扇子往地上一扔,趴在地上,用嘴对着炉洞口使劲吹。

    一阵旋风过来,原先顺着一个方向飘去的烟雾,再次回转,将肖尧包围。肖尧措不及防,连咳嗽带吹风,溅起地面灰土,弄得满嘴都是。

    “呸呸。”

    肖尧赶忙吐出嘴里的沙土,用手背擦去被熏出的眼泪。

    一直强忍着不敢笑的小爱,这下不用忍着了,她再也笑不出来了,她哭了。自己一个小小的恶作剧,把肖尧哥哥折腾的,人不人鬼不鬼的,她看着心里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都是我不好,把你害成这样。我不吃药了,我们不点炉子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也不管肖尧身上脏不脏,扑上前去,抱着肖尧就哭。

    她这一哭,肖尧更着急啦,以为她肚子又疼了,赶紧把她扶回到小板凳边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你安心坐下,是哥哥没用,点个炉子都折腾半天,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想对肖尧说出实情,但又怕肖尧生气,更担心肖尧哥哥,从此以后就不心疼她了,她想想就忍了。反正刚才肚子真的疼了好一会,现在还隐隐作疼,也不算是装病了。

    皇天不负苦心人,在肖尧的努力下,肖尧第一次的生炉子战役,总算打赢了。

    肖尧端着一杯白开水,来到小爱床边,心里想着,这一杯白开水,还真是来之不易啊。他从药袋里拿出一片白色药丸,要小爱吃药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去用我毛巾洗洗脸,我自己来行。”

    小爱可不想无病无灾的吃药,她想支走肖尧,自己作弊。是药三分毒,哪能乱吃啊?

    “不着急,你先把药吃了,我再去洗脸。”

    肖尧只想尽快让小爱吃了药止疼,自己脸上的脏,早点晚点洗,根本就无关紧要。他把药片递给小爱,让她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烫,肖尧哥哥,你给我换个大碗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烫啊?我用两个杯子,对冲了半天。”

    肖尧嘴上怀疑,心想也许是女孩子嘴皮嫩,不受热,他还是转身去拿碗了。回来时,小爱抿着嘴,示意肖尧赶紧把水倒进碗里。

    肖尧以为小爱急性子,已经把药含在嘴里了,连忙把杯子里水倒进大碗,小爱抿着嘴连喝几口,这不是为了吃药,她真的渴了。

    “快漱漱口,多喝点。谁让你那么急,早早把药含嘴里啊?吃苦头了吧?”

    小爱不语,一边喝水,一边点头。肖尧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歇着,睡一会。我去洗洗,中午饭我去买回来给你吃。下午要是还疼,我就带你去省城。”

    小爱被感动的又要哭了。有哥哥真好,自己一场装病,都能得到肖尧哥哥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,她满足极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洗漱的肖尧,浑身疲惫。这一早起来送吴靓媛上船,然后就来回骑车,折腾在上学的路上,又为小爱的病疼揪心,生个炉子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,咋能不累呢?

    他来到小爱床边,让小爱不要说话,安心休息,自己也靠着床头,渐渐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没事人的小爱,昨晚又没熬夜,此时哪有瞌睡。她见肖尧那样斜靠着,身子扭曲,肯定难受,她也不怕惊醒肖尧,直接把肖尧拖放平躺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,好困,我睡会就去给你买吃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惊醒了,他就像讲梦话一样,说了几句又接着睡去。小爱把肖尧的一只胳臂,放到自己头下枕着,面向肖尧,看着他睡觉,自己没有一点困意。

    肖尧脸上的污迹,并没有完全洗净,发梢里,还藏有碎木屑,衣服上的脏,还依稀可见,烟熏味,还清晰可闻,完全掩盖了小爱所喜欢的肖尧那体味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个人,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,小爱早就发飙了。可此时的小爱,对肖尧没有一点的厌嫌,反而是充满了愧疚和怜爱。

    她支起上半身,伸出玉指,轻轻的捻去肖尧发梢里的木屑,掏出手帕,为肖尧擦拭脸上的污渍。可是,没有洗去的污渍,干擦就更不可能擦尽了,她不敢用力擦,准备放弃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收起手帕的时候,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涌出,她俯身上前,小嘴嘬出一些吐液,滴在肖尧的脸上,见到肖尧没醒,心里窃喜,赶紧拿手帕去擦。

    小爱得意与自己的杰作,如此反复几次,终于将肖尧的脸擦干净了,她心满意足的在肖尧脸上亲了一口,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恶心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