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一十章 摸下屁股赔三百

时间:2017-12-23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没有留下看电影的吴靓媛和张晓雅两人,回到家里后,在交谈中各自想套出对方的心思,但都没有成功,张晓雅无奈之下,只好真诚的正面出击。

    但对于吴靓媛丝毫不加思索的回答,表示了极大的怀疑。吴靓媛只好接着解释道: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说了,所有人,就是王佳佳对肖尧最好吗。这我一点都没有争议,你也看出来。我比你和他俩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多得多,怎么会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这么坦然?你一点都不担心自己?”

    张晓雅直击吴靓媛的痛处,可她却满不在乎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担心什么?是你的跑不掉,不是你的拴不住。顺其自然比啥都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吴靓媛这样的态度,张晓雅知道,没法在设个话题上再继续聊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媛姐姐,你困吗?”

    “不困啊,说你傻你还不服气,晚饭前才睡醒,现在就困,那不是猪吗?吃了睡,睡了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困,就还跟我说说肖尧哥哥的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?你听不够啊?”

    看到张晓雅那指着的表情,吴靓媛只好又把一些,肖尧在初中时发生的事,告诉了她。听得她一会担心,一会欣喜,几次都说比看电影精彩多了。

    肖尧在无限的憋屈中,终于熬到了电影的散场,自始至终,也没见到那几个人的身影再次出现。小爱就像中了大奖一样,欢快的抱着肖尧的一只手臂往回走。

    很平淡的回程,没有任何人前来找茬。肖尧那颗警惕的心,在踏上渡船时,才完全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河来看电影的人不是太多,熙熙攘攘不到一船人,船老大在收取每一个人五分钱的过河费后,在夜色里,摇船驶向对岸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肖哥哥,有人摸我屁股。”

    正和肖尧窃窃私语的小爱,突然回头骂了一句,委屈的靠向肖尧靠的怀里。,肖尧把小爱护到身后,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夜色里,站在小爱身后的三人,正在嬉笑,其中一人,还把一只手放到鼻子底下闻闻,一脸的淫笑: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香,好有弹性,好软和、好滑腻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盯着那只手,上前一把抓住,反手就要把它折断,但那人的力气也不小,肖尧被返传回到手上的力气吓了一跳。这人的力气,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他立即改变了策略,五指一滑,单独攥住了那人手掌上的中指。再次使尽全力,向他的手背卷曲。

    “啊...”

    那人见肖尧抓他的手,奋力回扳。没想到肖尧会那么不堪一击,顺手就放开了他的手掌,反而直接把他的中指,紧紧攥住了,他再想抽回,已经来不及了。他为了避让那传来的剧痛,已经单膝跪地,躲开了断指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,不然我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又一人出手,飞快的抓住了肖尧前胸的衣襟,力道同样不小。

    肖尧这下一点也不敢大意了。他右手继续抓着那人中指不放,左手覆盖住抓在自己胸前的那只手上,弯曲的手肘,直接抵在那只手的臂弯处,整个身躯,做了个大幅度的向右转摆。

    “咔嚓...”

    “喔唔...”

    抓住肖尧胸前衣襟的手,本已觉察到,自己太大意了,立即想要放开,但为时已晚,手被肖尧控制起来,摆脱不掉,随着肖尧身体的摆动,那条抓着肖尧的手臂,被反向折断,他人也随之倒在船上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再敢上前,我立即劈断他的手指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疼...疼死我啦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一声大喝的同时,加大了抓住中指的反卷的力度,杀猪似的叫声,再次惊住了第三个人。这是肖尧第一次,用人质来威胁别人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有种你放开他,我跟你单挑。”

    “单挑?小爷我没那闲工夫。敢在我妹妹身上耍流氓,就必须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,别激动,听他说,要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
    被肖尧折断手臂,瘫软在船板上的那人,张口制止了最后一个任然要冲过来救人的老三。巨疼带来的晕眩,让他说话语气,非常微弱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事吧?我去把那小子的脑袋揪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兄弟三人,是叔伯兄弟,在河西一带,是小有名气的苏家三虎,常年在省城的货运码头当装卸工,凭着一把子力气吃饭。

    这个三兄弟,才到省城。也是受尽了欺辱,最后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,才奋起反击,对抗码头一带的恶霸。

    他们虽不说力大无穷,但街头摆放的测试拉力器,一千二百斤封顶不要钱,他们都能轻易把显示灯拉亮到最高。

    凭着一力降十会,兄弟齐心。如今在省城码头一带,也打出了一片天地,手下有几十个都在当搬运工的兄弟。

    这次放假回来,本来准备今天下午就回去了,但听说河南放电影,就推迟了行程,看完电影,明天一早出发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二弟在回家的渡船上,好好的调戏眼前的小姑娘,这下老大的手臂折了,老二又被控制在别人手里,老三这憋屈就没的说了。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只能任由摆布。

    肖尧在心里,是非要把设老二的手折断不可的,但他也不忍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,造成太严重的后果。他把攥着的手又紧紧。吓得老二大声求饶:

    “兄弟,是我错了,你饶了我把,我们都靠力气吃饭,我大哥手臂已经断了,你再把我手指弄断了,我们一家吃饭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饶了你?就凭你一句话,我就能饶了你?饶了你以后,你还会欺负别的女孩。看你这德行,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秉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不会,我敢发誓。”

    此时船已经快到对岸了,一船的人,朦胧中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都不敢发表言论。错在苏家三虎,他们不敢言,指责肖尧太狠,他们不会做。

    苏老二也不敢再想着偷偷抽出手指,肖尧能感觉到他的力度,他当然也能测出肖尧的力度。一向对自己力气非常自豪的他,今天才知道,也有人的力量,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瘦小伙,想要弄断他一根手指,那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我劝你别耍花招,你要是敢乱动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我们上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苏老三搀扶着苏老大,肖尧挟持着老二,小爱紧跟在肖尧后面,几个人一起站在了河坎下面。

    一起过河的大部分人,都怕若火上身,下了船就直接回家了,只有几个胆大的没走,远远的站那观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要送我哥去医院,我们不找你要医药费了还不行?”

    “老三!”

    苏老大的一声断喝,吓得老三不敢再说。肖尧看着老大,心想,看来还是这老大明事理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说,你想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吧?你说的我满意了,我就放了他,不满意的话,我就断他手指,咱们两清。祸事他的手闯的,我只好断掉它。”

    “别,小兄弟,有话好说,我们陪赔你二十元钱。就算是我弟弟莽撞代价。好吗?”

    “二十元钱?你真敢说,咱们免谈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轻...轻点,我...我就摸一下,你妹妹又没有什么损失。你还想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在苏家三兄弟看来,能赔偿二十元钱,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,可这真不是肖尧能看上眼的。他把力度一加,就要真的断指。吓得苏老二连忙求饶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别欺人太甚,快放了我二哥。我们三兄弟,也不是好惹的,你出去打听打听,我们怕过谁?”

    “啊...三弟,快别说了,他真要把我是手指弄断了。你说...你说赔多少,我们照赔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怕过谁,没怕过谁?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们今天惹了我妹妹,就必须付出代价,这打发要饭钱,你们就自己留着吧,不给你们长点教训,以后还会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兄弟,我们赔五十,五十,行了吧?”

    着了慌的苏老大,咬着牙把赔偿翻倍还多,他自认为这下可以满足肖尧的胃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那心思和你们讨价还价的。就你们这样,还想出来混?凭什么?就凭你们那一把子力气?钱留着自己去医院治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你说啊,你要陪多少你说啊。你让我们猜,哪知道你要陪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三百,一人一百,少一个子,咱也不要你赔了。断了手指拉倒,三百,也差不多够你们治疗断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抢银行啊?我和两个哥哥,三人加起来,一个月也就百八十块的,钱都交给家里了,哪有那么多钱赔你?”

    苏老三一听肖尧狮子大开口,脸都急红了。他放开搀扶这的老大,双拳紧握,真想不管不顾的上前把肖尧狠揍一顿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