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零七章:护花使者摧花王

时间:2017-12-1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说到花,肖尧就劲头十足,他对小爱她们,半带卖弄,半带指点的夸夸其谈,引得三人满脸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对花知道的还真多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,你把花解说的这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别被他的外表给蒙蔽了,他既是护花使者,又是摧花的暴君。他在获悉,比我们低一个年级的小学妹家,有奇异的栀子花品种,就整天纠缠人家,要她带他去她家看看。人家不乐意,他就死缠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去了吗?要是我,肯定不会带一个陌生男生回家的,和爸妈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为了花,他才不会热脸擦人家冷屁股,都擦了好多天。最后把人家小姑娘逼急了,只好答应,并找个同学陪着,带他去家看花。那天还下着大雨,人家答应了他,他就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..咳,吴靓媛,说话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?你一个女的,怎么用词那么粗?好讲不好听,小雅和小爱还小呢。你要注意点影响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吴靓媛的话,噎得白眼直翻。当着自己两个妹妹的面,一点面子不给自己留,早知道送她走就好了。现在后悔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是不是媛姐姐揭了你的短,你有点恼羞成怒啊?你整天说我们小,我们就真的有那么小吗?你不是说我们三个在一起,都像三胞胎吗?”

    “他恼羞成怒就恼羞成怒,难道我还怕他?小爱,你们俩个放心,他要想跟我们斗,不管是什么方面,他都是稳输没赢的。他不会打、也不会骂我们,嘴皮子就更不行。大不了就一走了之。”

    肖尧正被她气得转身就走,硬生生被吴靓媛的话,给拽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慢慢聊,这一下午的时间,够你们聊一会的,我在前面转转,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肖尧给自己搭建了一个坡,自己就坡下驴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今天自己这脸皮,是要被吴靓媛给扒得干干净净的了。谁叫她对自己的过去,是那么熟悉呢,而且还有那么多的短处,被她掌握,这想留点脸面都难啊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转身想走的当儿,小雅和小爱就像商量好了一样,同时来到他的左右,一边一个,就此被绑架了。想走?门儿都没。

    “媛姐姐,你说,肖尧哥哥跑不了了。后来他和那个低年级的女生,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感情她俩不让肖尧离开,关心的重点在这,不是花是人。

    “他和那个女生到没怎么样。我后来听说,他到人家看了花之后,就赖着不走,非要人家把花卖给他,一个花能买几个钱?人家当然不愿意啊。他就当着人家面说,不卖他就来偷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说着鄙视的看了肖尧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这世上有他这样的人吗?当小偷还当得理直气壮的。那女生的父母,都急得要打那个小女孩了。责怪女儿不长眼,什么人都往家带,这不就是一个无赖吗?”

    “后来有人认出肖尧,背下指点了女孩父亲一番。他出来让肖尧只要答应,把女生的姐姐,招到他爸的综合厂上班,就把花送给他,肖尧当场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到这里,就变成一场交易啦。可我们去到肖尧哥哥家里,也没看到,有什么特殊的栀子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说他也是摧花的暴君啊。他回家就求他母亲帮忙,把人家姐姐招到厂里去上班,紧接着就去挖花树。人家让他明年春再来移栽,他说什么也不干,自吹自擂说自己能移栽得活,到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不是怕夜长梦多吗?再说,夏季也不是不可以移栽,也是可以栽活的。是我没时间天天看着。关键还是那时期,下雨天太多了,连续下了二十几天雨,是天灾。”

    肖尧再次发挥了狡辩的技能,可吴靓媛根本不理他那一套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你是摧花暴君,你还不服,这件事放一边。我再问你,那一年,你姐姐带了一群女同学回家玩,你回家时,看到他们把你种的大丽菊,一人摘了一朵在手上玩,你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肖尧结结巴巴不想说了,可这想跑又跑不掉,被两个妹妹一边一个挟持着,吴靓媛又不饶他,瞪着眼等着他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...那...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大丽菊,一朵花比青花碗还大,一株只开一朵,,一个夏天,天天提水浇花,那么辛苦,不就为了花开那几日吗。他们一下子摘了,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避重就轻的解释起来,吴靓媛满是不屑的目光,始终笼罩着肖尧,令他难受极了。但后面所发生事情,他是实在没脸自己说下去的。

    要是只有吴靓媛在,他可以随便说,这不,多少要在两个妹妹面前,顾点自己的面子吗?

    “你不好意思说啦?行,那我就当着你俩个妹妹的面,说说你是如何摧残花的。”

    小雅和小爱见肖尧憋屈,已经不忍逼着肖尧坦白了。但听到吴靓媛要说,都来劲了,赶紧追问:

    “媛姐姐,肖尧哥哥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他呀,见到他姐姐的同学,每人手里拿着一朵鲜艳的大丽菊,一下子就火了,当场就说那几个女同学,趁他不在家偷摘他的花,是采花贼。几个女生被他骂哭了,他姐姐一气之下,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肖玉姐姐打了哥哥?”

    “姐姐那么凶啊?那肖尧哥哥还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爱啊,你尽傻问。他敢还手?你肖尧哥哥啊,在外面再厉害,见到他姐姐,那就是老鼠见到猫了。他被姐姐打的没气出,就拿起一把铁锹,冲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说道这里故意的停了下来,小雅和小爱,都紧张的把抓着肖尧的手,加大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他呀,冲去把气全部撒在那些花苗上,他一锹一颗,把花苗全剁了,要不是他姐姐跟着出去阻拦,一个前院的花苗,都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剁的都是被摘过花的花苗,那都是一年生的植物,摘了就没有了,不剁了也是白占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狡辩,肖玉姐都对我说了,要不是她揪着你耳朵,硬性阻拦,你那倔脾气上来,你会罢手?你们说,他这是不是摧花暴君?”

    吴靓媛把话说完,几人都默默无语,全场寂静。那些娇嫩的花苗,被一颗一颗跺断的情景,在小爱的脑海你浮现,令她心寒。小雅却在想着,肖尧哥哥的火爆脾气,还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就隔一条河,对面的东西就便宜不少,耽误点时间过河,一点也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但过河费包了,就是花钱过河也划算。快回家吧,把事情早点做完,晚上过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两个刚过河,从渡船走上来的人,一边聊天,一边从肖尧他们身边走过。在看到吴靓媛三人时,目光惊艳了一下,他俩也没多话,擦肩就过去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