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零三章:声东击西偷西瓜

时间:2017-12-1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在小雅家父母的房间里,过度的疲劳加酒精的作用,肖尧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而在小雅的闺房里,张晓雅和周薇爱二人,却在聚精会神的听着,吴靓媛讲述肖尧在小学时的糗事。当听到肖尧被他小学校长,用整节课的时间,进行批评教育时,小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肖尧哥哥有那么坏吗?他打的人,不都是招惹他的人,或者是欺负别人的人?干嘛要这样对待肖尧哥哥?肯定是那校长,不喜欢肖尧哥哥,故意针对他。哥哥好可怜哦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就是,我怎么就没见到过,肖尧哥哥欺负别人啊?他就是看不惯肖尧哥哥,才那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吴靓媛看着两个小女孩,噘着嘴为肖尧打抱不平,那气呼呼的模样十分娇俏可爱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其实,你们俩都说错了,要说王校长不喜欢肖尧,那就没人能让他喜欢了,他在我爸面前,都把肖尧跨上天了。说他怎样怎样机灵,又怎样怎样聪明。就是想。他要是不喜欢肖尧,能背下夸他吗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可是,他要是喜欢,为什么要那样整肖尧哥哥啊,那会多没面子啊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媛姐姐,你说就是想什么,怎么说了半截不说了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想什么就想我爸对他有个好映象呗。王校长那样对他,是要压压他的野性,让他好好学习,不要整天打架闹事。他那时还小,不懂事,谁要是骂他,砸狗,他都会把人打的鼻青眼肿的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对于小雅的提问,吴靓媛故意一带而过,她可不想在肖尧这两个妹妹面前,暴露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那还不是别人招惹了肖尧哥哥啊,他们干嘛要骂他?干嘛要砸狗?挨打都是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你们不懂,我们那里,肖家是个大家族,一个大队,像我们这样的外姓很少,但都还是和肖家,有扯不断的关系,肖尧在我们那辈分很小,和他一样大的,都是他叔叔、爷爷辈,骂人就是口头禅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口头禅也不行,反正不怪肖尧哥哥。还害的哥哥丢脸,活该挨打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你们俩就知道护着肖尧,他才不知道啥叫丢脸不丢脸呢,脸皮厚的跟城墙拐弯处似的。这才批评完,一下课,有同学嘲笑他,他又把那同学摁在地上,狠揍一顿。他向来就是我行我素惯了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吴靓媛不屑的看看小雅和小爱,你们俩为他护着面子,他才不在乎呢。面子在肖尧眼里,根本就是虚伪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再说了,他犯得事,又不仅仅只是打架。他夏天偷林场的西瓜,看瓜的都拿他没办法。冬天逮不到野狗,就带着狐狸,去远处的村庄,叼人家养的狗,都费死了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媛姐姐,你就说说肖尧哥哥是怎么偷瓜的?看瓜的大人,不打他吗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这些事啊,你们的佳佳姐,比我更清楚,我知道的一些,也是听她和同学说来的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你就说说呗,佳佳姐一向严肃,她不说,我们也不敢问啊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吴靓媛无形中的撇撇嘴,心道,你们不敢问她,就敢问我。不就是看我身板小,喝了酒不严肃了吗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说起肖尧的顽皮,那真是罄竹难书。打架闹事只是小菜,跟老师对着干,也是常事。大人打不过,就叫狐狸上。到后来,学校严禁肖尧,再把够带到学校来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他小时候,是春偷花、夏盗瓜、秋天挖花生、撅芋头、冬天撵野狗、抓野兔。一年四季,就没歇时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他偷花,不是去摘个一枝两枝完事,他会把整颗花树,或者花苗偷走,移栽到自己家前院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母亲若是问他哪里搞来的,他都说是从同学家要来的,蒙混过关。肖尧喜欢栽花养花,对这些花花草草的小事,肖母也不会多过问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每年夏天,太和大队都会请外地种瓜高手,来为林场种西瓜,林场那一大片农田,就在肖尧家屋后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待到西瓜成熟季节,大队就会安排人和外地种瓜的瓜农,一起看守西瓜地。一般情况下,在一眼望去,无挡无碍田野里,想在两个人的眼皮下,偷走西瓜,那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可肖尧就是能偷到,他带着一帮小伙伴,每每在饭后就去玩水,等到烈日过了当头,人被热的昏昏沉沉,需要午睡时候,他就带着小伙伴,顺着河沟水渠,潜入到西瓜田附近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西瓜地都是和通水渠连通的,水渠两边,野草纵生,肖尧再借着野草的掩护,爬进瓜地,摘了西瓜,也不管生熟,顺着瓜田沟,滚到水渠里,就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肖尧偷瓜的整个过程,腰都不带直的,烈日下,瓜棚里,热的奄奄一息的两个看瓜人,怎么也想不到,要来水渠边巡视一番啊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虽说肖尧每次也就偷瓜一个两个,小伙伴够吃就行。但日子久了,还是被看瓜人发觉。在一次潜入行动中,被抓个正着。但他瓜没偷到手,义正辞严的狡辩过去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看瓜的人,虽说放过了肖尧他们一帮小孩,但也吸取了教训,他俩从其他地方,弄来野刺枝,码放到与沟渠连接瓜田处,杜绝了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没熬多久,想吃西瓜的肖尧和小伙伴们,又聚集了更多的小伙伴,远远出现在瓜田四周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肖尧就坐在地上,他把小伙伴分成几队,让他们绕道东边和北边,大摇大摆的去往瓜地,并吩咐他们,到了瓜地,最多摸摸瓜,不许真偷走。偷瓜犯法,摸瓜无罪。你能耐我何?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在那两拨小伙伴,成功吸引了看瓜人的注意力之后,肖尧带着一个机灵的同伙,瞅准时机,快速从南面道路边,冲进西瓜地,一人抱起一个,挂在肚皮上,摇摇晃晃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在不确定他们是否偷瓜的情形下。看瓜的自然不会去追,就是他真想追,那也是白费劲,这么远的距离,不等追到,他们早已跑到村子里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到后来,两个看瓜的,不去管先前出现的小孩,只管盯着背后没人的地方看,先前去的人,就变成了真偷,你要分头追,几个方向,根本就不是两个人,可以顾得过来的。此法屡屡得手,肖尧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偷到瓜后,大家会聚到一起,捶瓜、分瓜、吃瓜。一个个高兴的屁颠屁颠的,只吃的小肚子滚瓜溜圆,满肚皮都是西瓜汁。看瓜的告到肖母处,只因没有抓到贼证,肖尧打死不认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哈哈哈,肖尧哥哥真逗,那些小孩都听他的话吗?他叫干什么就干什么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是啊,媛姐姐,肖尧哥哥这样做,伯母就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就是真的知道又怎么样?哪个母亲不护短啊?那林场是大队的,人人都有份,他们不偷,也白给干部们分吃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你们肖尧哥哥啊,自称是儿童团长,村里的一帮小伙伴,都叫他团长呢。他让他们向东,就没有一个会向西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这叫唯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快嘴的小爱,一口道出成语,她往吴靓媛身前凑凑,低声问道:

    &12288;&12288;“媛姐姐,你把肖尧哥哥说的这么坏,可我怎么感觉不出你讨厌他啊?你是不是”

    &12288;&12288;吴靓媛被小爱故意停顿下来的话,臊的脸都红了,这不叫明知故问吗?在她心里,再次想起了初中时的往事。

    &12288;&12288;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