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九十四章 千年古镇话沧桑

时间:2017-12-0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过了河、上了岸的肖尧,站在高高的圩埂上,看着吴靓媛和自己的两个妹妹,一步一摇的缓慢上行,把跟在她们后面,急着要赶路的人,都挡住了。但大多数人都是往两边一分,绕开继续往上走。可是...

    “特么的,我说怎么走的这么慢呢,感情这有路塞子啊。好狗不挡道,原来是三条小母狗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面的骂声,三人都站了下来,就看到身后站着两个流里流气,蓄着长发的小青年,正用色眯眯的眼光,上下打量三人。小爱忍不住回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这么宽的道,哪里就挡着你了?真是屎壳郎打喷嚏,满嘴喷粪。”

    有肖尧哥哥在,小爱才不愿被白白的辱骂呢。小雅气得瞪了那骂人的圆脑袋一眼,吴靓媛悄悄的拉了一下两人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吆呵,这靓妞够辣的啊。我说小圆蛋,你说话别那么难听啊。老理不是说,母狗不撅尾巴,公狗怎么爬也爬不上吗?你把她们骂急了,就没戏了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一唱一和,越说越难听。吴靓媛见情势不对头,拉着两人就往上赶。而那两个小屁精,连跑几步,,快速包超过去,在快到坝顶时,又拦住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别跑啊,骂了我们兄弟,就想一跑了之吗?我记得,你们不是还有小一个公狗吗?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哎吆...妈呀...”

    小圆蛋话音刚落,从上面飞来一脚,踹在他的屁股上,他一声惊呼,整个人像麻袋一样,从阶梯上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肖尧在上面一直看着三人,原先他也没在意,以为口舌几句就完了。谁知道这两人还追上来拦住她们,他迎下来时,刚好听到后面骂他的话,他直接出脚,将圆脑袋踢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他们骂我们是小母狗。还骂我们撅尾巴。”

    “小爱,别说那么难听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可是知道,这骂人话的恶毒。小爱不知轻重的道了出来。她都没来得及拦住。

    “哎吆...疼...疼疼,疼死我啦,你快放手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家伙,被肖尧抓住了手腕,大声哀嚎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上去,看着车。”

    肖尧仍然抓着不放,那叫的疼痛难忍,另一只手挥拳向肖尧头部打去,想为自己解围。但肖尧把抓着他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拉,那家伙一个站步不稳,栽倒过来,肖尧抬腿一个膝撞,顶在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哎吆...唔...”

    两下迎合的力道,汇集在一起,那家伙闷哼一声,瘫软下来。肖尧在小圆蛋还没有上来之前,一把揪住他的长发,迎面又是一拳。

    那家伙的眼眶被打裂,鼻梁骨也被打断,满面鲜血直流,杀猪般的惨叫声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回头,合两人之力,再战肖尧的小圆蛋,爬上来几步,看到同伴被打的那么惨,掉头就往圩埂下面跑。

    肖尧哪里会放过他,他再次给瘫倒在阶梯上的人,补上一脚,把他踢得向下滚去,自己飞身而下,去追小圆蛋。

    渡船还在河边等客,可小圆蛋不敢上去,那就是条死路。他右转,顺着河流,往下游跑去。

    肖尧本想喊船老大,把打伤的同伙弄上船带走,但他担心,会给船老大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就稍等了一下,等到那家伙滚下来,直接抓起他,丢到船上。转身再去追小圆蛋。

    船老大好像明白了肖尧的意思,不再等客人上满,直接划船离开岸边。

    就再肖尧耽误了一会功夫的档口,小圆蛋在下游,解开了一个小舢板绳索,一个助力,推向河中间,自己也爬了上去。由于船家带走了船桨,他歪在舢板上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水流很缓,肖尧很快追上来,一个在岸边,一个在河面上,相距不过十来米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记着,老子认识你了,等你到了省城。我小圆蛋不揭了你的皮,我就跟你倒着爬。”

    眼看肖尧前方的岸边,已经无路可走,要追他除非爬上大圩埂,那样距离就更远了。小圆蛋得意的站了起来,在小舢板上对着肖尧发狠。

    肖尧见无路可追,弯腰捡起一块半截砖,狠命的砸了过去,正在得意的小圆蛋,躲无可躲,他脚下未敢动,仅闪了一下上身,还是被击中左肩。他站立不住,噗通一声,跌入水中。

    小圆蛋在水里挣扎几下,会游泳的他,追上随波逐流的小舢板,奋力往上爬。

    最多只可装载两人的小舢板,单边受力,“呼啦”一下翻了个底朝天,小圆蛋差点没被扣在里面,他扒住船底,再也不敢妄动了。

    肖尧见到这个已经无法再追,他也不想追了,看着小圆蛋在河里,随水流淌走,这才返身来等渡船。

    被肖尧丢到渡船上的家伙,经过渡河这段时间的恢复,缓过劲来,等到船一靠上对岸,他爬起来就跑。他在船上,也看到了小圆蛋的下场。上岸后,就往下游,去追寻同伴。

    肖尧隔岸看到一船人都走光了,心知那家伙肯定是跑了,也不再干等,回身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圩埂上,一直紧张兮兮的三人,见到肖尧安然归来,这才都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都跑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下面发生的一切,吴靓媛都看在眼里,但她还是要亲口得到,肖尧的肯定才踏实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那个人跑到水里,不会被淹死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至于,他会水,前面就到河湾了,我不追,他就会上来,淹不死。我们走吧,不管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,一船的人,大多数都走了。只剩下几个看热闹的还在逗留。但他们见事情已经结束,也纷纷向镇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顺着圩埂走上一段距离,就进入五洋镇的古入口,迎面有几家买早点的,也有卖杂货的。

    肖尧想着吴靓媛起来,还没吃早饭,就不顾她的反对,买了一碗辣糊汤和几个米饺,等她吃完,几人这才又向古镇西街进发。

    那时,镇上连片的古民居,飞檐翘角、雕梁画栋。是当地少见的晚清建筑群。

    白色的马头墙,略显斑驳,诉说着人间的沧桑,弧形小青瓦敷盖的屋顶,瓦松遍布,见证了两千多年的历史。

    古居,雕梁画栋,彩绘依存,再加上黑漆鎏金的大匾额,悬挂在门楣两旁的八角玲珑挂灯,深幽的长巷,磨损凹面的小黑砖墙壁,长满的青苔,到处渗透着浓郁的古风神韵。

    置身其中,不禁让人引发思古之情,慨叹古人之能。

    古镇,从古码头起,沿一条小河,向南大约2公里。路面全用青色的大块条石,满铺而成,首尾相连,线条明晰。

    肖尧他们如果直行,跨过那条小河,就是肖尧曾经就读的五洋中学。向左一个拐弯,就到了古镇西街。

    古街,历经数千年的风吹雨打,人行车碾,石面光滑圆润,在雨天,很容易让人崴脚滑倒。主街宽处。宽达三米,窄一点的也不低于两米。两侧店铺,鳞次栉比,多为明清时期建筑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