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冥冥之中有天意

时间:2017-12-0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带着两个妹妹,在去往五洋镇游玩的路上,途径同学吴靓媛的家,就顺道进去探望。吴靓媛正好在家无事,也想和肖尧多呆一会,便与肖尧他们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四人来到渡口,肖尧想起上次晚间,在此过河,被船老大免费送往对岸,为黄莉看病。他心里的感激之情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他让三个女孩在渡口边稍等,自己转身来到河边上的供销社,买了一条不要票的低档烟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没钱了?怎么抽这烟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没票买不到好烟啊,我是给船老大买的。上次下雨天,我们一个同学生病了,天很黑才赶到这里。他都下班了还等我们好久,免费送我们过河。我来了,自然要感谢他,想必他也舍不得抽好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过?你来过怎么都不来学校找我?就是周日,下雨天我也在学校,你怎么这么狠心?”

    有口无心的肖尧,经常就是被自己无意间的话,把自己逼到绝路。

    吴靓媛此时的心,都被肖尧伤透了。自己无时无刻牵挂的人,竟然来到自己身边,都不去看望自己。这叫她情何以堪?伤心的泪水在眼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带同学看病吗?被雨淋了发高烧,到医院打吊针,一晚上护士都不让我离开,天一亮,我们就回学校了。王佳佳来都没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肖尧极力的狡辩,他那天是想着,吃完早饭去学校看看吴靓媛的,但顾忌身边的黄莉。就没敢提出来。吃完早饭直接坐船就走了,现在无意间透露出来,心里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俗话说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道理无非就在这里,不要别人去戳穿,自己到时候,就会自然而然的暴露出来。哪里还需要别人出卖?冥冥之中,天意使然。

    “即使你同学生病,你回学校之前,到我这来一次,又能浪费你多少时间?你就是没心没肺的猪脑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狡辩,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。女孩子的心,都是善良的,柔软的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自己,不能怪肖尧,总不能让他丢下生病的同学不管,来学校看自己吧?她心下已经原谅肖尧了。

    吴靓媛情绪的变化,小爱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她心道,这肖哥哥太坏了,凡是他身边的女孩子,都被他害的不轻。这一个接一个,到哪都有,这都没完没了啦。

    等到渡船靠岸,几人连车带人一起上去。船老大远远的,就看到了肖尧,看不到不行啊,这靓丽的三个女孩太显眼不说,那两辆单车也是独二无三的。他笑着来到肖尧身边道:

    “今天这人和车,我都要按规矩收船钱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连忙说是应该的,船老大打量了一下吴靓媛,又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这个小妹妹,就是几个月前,和一个男同学一起,打了一个高个子男学生。我那天在船尾,人多没看见,不会就是你吧?她就不要船钱了,他们村有包年,你们三人连车,给三毛钱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打着哈哈,支应过去,他知道渡河价格,正常是每人五分,每车一毛,她们三人两车,应该给三毛五才对,船老大少要了五分钱。肖尧也不多说,拿出一张五毛的递给老大: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别找了,我这还有一条烟,是送老大抽着玩的。烟不好,你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这烟我还嫌弃?你这是不要票中最好的烟啦,一包都超过我现在抽的两包价格。还嫌弃什么?不过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要,这烟不白瞎了吗?这也是我对你的一点心意,你要是不要,我现在就扔水里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还真想扔啊?这是你扔了的,我捡的,咱俩互不相欠。船钱就算了吧哈哈,我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性格豪放的船老大,见肖尧真的作势要扔,急忙把肖尧欲扔的香烟,抢回自己手里。他坚辞不收肖尧的五毛钱,肖尧无奈,只好收起。

    船老大在船上走了一圈,收了几个不熟悉的人船钱,就走到船尾摇撸。渡船缓缓的倒退着离岸,掉头往对岸驶去。

    五洋镇被几条河流围绕,乃是千年古镇,亦是周边方圆百里的重镇。那雄壮的圩埂,相比于其他对岸圩埂,更加的宽阔、高大、结实。

    渡船到了岸边,要爬到圩埂顶端,有几十级台阶要上。肖尧先把自己单车,夹到右臂,再伸出左臂,夹过小雅的单车,一人带着两部单车,轻松踏上台阶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那是小雅自己骑来的,让她自己扛上去。”

    小爱并不是真心的要让小雅自己动手,只是说说。小雅明知她的心思,但也佯装发怒:

    “我要扛也行,回去你骑车带我,要不你就自己骑,我坐肖哥哥前面,别让那细钢管,把你小屁股膈应坏了,也省得你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小雅的话,一下子正中小爱的软肋,她撇撇嘴,没再搭话。吴靓媛看着这一对可爱的小妹妹,心里格外的欢喜:

    “小爱,你们俩都会骑车?我胆小,肖尧早就教过我,可我到现在都不敢骑。”

    “媛姐姐,其实这骑车,很简单的,省城的静儿妹妹,才十岁,一晚上就可以放手了,比我们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她们三个体型、个头一般大小的女孩,不急不忙的,边上台阶边聊天,肖尧已经快步爬上圩埂,放下两部单车,回头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媛姐姐,你和佳佳姐也是同学吧?”

    还没到圩埂顶部,小雅就想到了王佳佳,昨天晚上对她俩的叮嘱,要是这个媛姐姐,也有王佳佳在肖尧面前说话的份量,她就想把这副重担移交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和王佳佳同窗八年,比和肖尧还多两年呢,肖尧是小学三年级,才转到我们小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媛姐姐,那肖尧哥哥,也听你的话吗?”

    吴靓媛从小雅的这一个“也”字里,听出了很多信息,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,这一声叹息,包含了太多的无奈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这么无常,就是这么难以掌握。若不是肖尧打架转学,她至少还可以和肖尧,一起在五洋中学相聚一年,一起回家,一起上学,同出同归,可如今...

    “那要看什么事了,他要倔起来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爱在听到吴靓媛的轻声叹息时,就产生了好奇心,这下更是急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媛姐姐,你和肖尧哥哥,好像有不一般的故事啊,他有多倔?你能和我们说说吗?”

    吴靓媛抬起头,看看站在圩埂上的肖尧,放慢了本来就很慢的脚步,眼前浮现出他们在初中时,学校组织去果湖游玩的那一幕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