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九十章 肖尧与狗一起跪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中秋已过,晚风送爽。王佳佳在肖父厂里吃过晚饭后,对小雅和小爱面授机宜。肖尧却被蒙在鼓里,他一如既往地在告辞父亲后,带着三人离厂回家。两三公里的路,骑车不久就到。

    小玲依依不舍的,目送四人拐过厂房的墙角,直到看不见为止,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肖尧再也不敢隐瞒,直接说出了,他和张晓雅与周薇爱之间的关系。面对两个俏丽乖巧的女孩,肖母喜爱有加,没有一点责怪肖尧的意思,只是吩咐肖尧,要善待两个妹妹,不准欺负她俩。

    肖母还要为小雅和小爱撑腰,她明确指出,只要是肖尧敢欺负她俩,只管来告状,自己会为她俩做主,不问对错,都是肖尧责任,说的两个小美女心花怒放,从此有了靠山了。

    肖玉还没回来,她的闺房,肖母就让小爱二人晚上睡觉。她俩在惊叹房间奢华之后,却都跑到肖尧房间来听音乐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肖尧的房间,在村子的最西头,也不怕声音太大扰民。他们这一听就听到睡着为止,双卡录音机,两盘磁带,正反两面放完,他们都歪倒在肖尧的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们一觉醒来,肖母已经做好了早饭,在吃早饭时,肖母说村子东头昨晚出事了,肖尧的一个表叔吊死在家,村里一大早就传哄开了。全村人都去看了,唯独肖尧没伸头。

    原因是肖尧的一个光棍汉叔叔,和他表叔媳妇,明目张胆的作奸犯科,传的附近男女老少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昨晚再次爆发,他无脸见人,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肖尧最怕见的就是死人的场合,他也不想去理睬这些无厘头的丑事。听他母亲说完之后,只是冷笑一声,暗道表叔无用,死了也白死。用自己的死去抗争,肖尧是最看不起的,他都没有听妈话去拜别。

    这里的叔叔和表叔,就像王佳佳是他表姑一样,都是肖尧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同村排辈。肖尧来到此地,辈分特小,躺在萝窝的婴儿,都能是他的爷爷奶奶辈,同年的长辈,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他刚到此地上小学时,家里从省城带回一条军犬,这条军犬名叫狐狸,是他三叔托人从部队搞来的,从小就和肖尧玩的很投缘,对主人的口令,是唯命是从,站立起来,前腿撘人双肩,超过一个成人的高度。

    肖尧经常骑车出行,就用铁链拉着狐狸,用它牵引着前行,他有时也把狐狸当马使,骑着走上一段。

    如发现地上有老鼠洞,狐狸会用鼻子堵住洞口,使劲往洞里吹气,只要有老鼠从其它地方逃出,都会被它咬死,上演一幕真正的狗拿耗子。

    狐狸能预知耗子逃出的位置,至今乃是肖尧的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每年冬天,天冷下雪,肖尧就会带上狐狸,到野外寻找兔子脚印,见到脚印,这一顿兔子肉就少不了了。找不到兔子,肖尧就会让狐狸去咬野狗,大雪天,狗肉火锅再美味不过。

    同村的叔叔、婶婶们,也没少吃兔子肉和狗肉,肖尧家里酒,也被多喝了不少,还得时常多备些酒。长辈们冬季无事,想打牙祭了,就会来找肖尧。

    狐狸能从省城直追汽车,跑到肖尧家,能在激流中游泳渡河。夜晚天黑送客,家中无人时看家。来客拜年,礼物可以丢下,带走回礼,必须主人送出前庭后院,否则走不脱。

    来客到家,切勿乱走乱看,它在桌肚监视,发现有人到处走,就会上前,张口咬住你的衣角,把你扯回原位,不咬不叫,伸出长长的,带有蓝色印记的舌头,用黄黄的眼珠,凶狠的瞪着你,直到你认输坐下为止。

    狐狸:上,狐狸:咬,狐狸:咬死它,三种级别的口令,分辨得丝毫不差。其他简单的坐、卧、爬、跳姿势,自不必说。潜水寻物,也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它是肖尧姐弟最好的玩伴,也是肖尧的最忠实的走狗。狐狸在当地的名声,至今无双。

    介绍完狐狸,我们回头再说肖尧来到当地的辈分。

    某天肖尧从大队的小学放学,出门就见到狐狸守候在小学门口,看到肖尧出来,就摇头摆尾的走过来和肖尧亲热。

    谁知道不知从哪飞来一块石头,砸在狐狸身上,肖尧没发话,狐狸忍了,但很快有飞来一个石块,再次砸在肖尧脚下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了远处,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男孩,在和一帮同学嬉笑,言称自己不怕狼狗,砸中了也没事。

    肖尧这下就火大了,你砸一次就完了,砸了两次,这会又捡起了一个石块。

    “狐狸,上!”

    随着肖尧的口令,狐狸扑了出去,把手里还拿着石块,没有来得及扔出的家伙,扑倒在地,吓得他哇哇大哭。肖尧笑嘻嘻的喊回了狐狸。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别叫狼狗上,你敢跟我打吗?我一巴掌拍扁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又哪里是认怂的主?命令狐狸坐下,自己孤身上前,三下五除二,就把那家伙打倒在地哀嚎。

    肖尧带着胜利者的姿态,屁颠屁颠的回到家中。那天肖父正好回来,一家人在准备吃晚饭时,外面有人来访。

    肖尧一看,是一个大人,带着刚刚被自己捶的鼻青眼肿的家伙。他返身就想逃跑,被父亲喝止住了。

    肖父见到来人,非常恭敬的尊敬的称叫小爷爷。来人把自己孩子,被肖尧殴打,以及被狼狗扑倒的事,完全怪罪在肖尧身上。铁证如山,瘀伤犹在,肖尧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跪下!我看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连你小爷爷都敢打了?还不给小老太爷磕头赔罪!”

    肖父一声“跪下”,不但把肖尧罚跪了,就连狐狸在一旁,也弯曲前腿跪了下来。它也是常常被罚跪的。跪倒在地的肖尧,心里别提多郁闷了,这不就是小孩打架吗?怎么连太太都打出来了?

    这个小老太爷,被眼前人狗同跪给逗乐了,先前的气也消了,他也是一时看到孩子脸上的瘀伤,心里难过,才来兴师问罪的,此刻怒气全无,一番规劝后,带着孩子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来人虽走了,肖父没有发话,肖尧自然不敢起身,狐狸也是可怜巴巴的,看着送客回来的肖父讨饶。鼻子里发出“呜呜”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不知肖父是心疼儿子,还是心疼狐狸,反正肖父是在看了狐狸一眼后,才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滚起来!我仅你这一次,下次再敢打架闹事,惹来爷爷、太太、祖宗上门声讨,我揭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肖尧与狐狸同时起身,狐狸讨好的跑到肖父面前撒欢。肖尧默默念念,这地方,都是我大爷以上级别的,以后还是放乖点好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肖尧在本大队以至本公社,不敢再和一人打架斗殴。挨骂活该,灰溜溜溜走,谁叫这里的长辈都是张口就骂人呢?

    不对,只是张口就骂晚辈,小屁孩长辈,也是见样学样,骂晚辈,嘴都麻溜的很,张口就来,就连女的也有,但很少很少,虽有,不多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