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七章 回味无穷锅巴粉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话说正对肖尧冥思苦想的黄莉,百无聊赖的来到水边洗衣服,竟然看到她思念的肖尧,就在眼前的水里,那份惊喜不用说,可那份委屈也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她等到肖尧上岸,还想发泄自己的不满时,转身却看到肖尧在窜出水面时,那被水拉扯,拽到肚脐眼下面的短裤。在肚脐眼和裤腰之间,露出了一些黑毛,还有那不规则的凸出,让黄莉心跳剧烈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流氓,裤子都快掉了,还不赶紧去换干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才反应过来,自己这样子,实在是太不雅观了。他拿起干的短裤,就去机房那边换。不过,他边走嘴里边嘀咕:

    “凭什么骂我臭流氓?我这么大面积的人不看,你偏偏看那么点大的短裤,又不是我叫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嘀咕什么?”

    肖尧怕黄莉听到了急眼,不搭话,快步藏到机房后面换上短裤。他转出墙角时,黄莉还背对着他在。他悄悄上前,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黄莉。

    “快松开,你个死人,被同学看到了。哎呀,你把我衣服弄湿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舒爽的凉意,从黄莉的后背传来。她大吃一惊,肖尧身上的水没有擦,自己后背一定湿透了。

    肖尧松开手,一眼就看到黄莉后背上,那薄薄的白衬衣,湿透了一大片,沾附在那白嫩的肌肤上,隐约,娇嫩,诱人。

    他真想扑上去啃一口,但顾忌外围已经有人路过,只好强压下那股欲-望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,我还怎么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趁现在没啥人,你赶快回去换了,我帮你看着衣服。”

    黄莉四处打量一下,别无他法,只好捂着脸跑走了。还没等她回来,王佳佳也回校,走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在干什么?你没去周镇?怎么这么早就到校了?”

    肖尧见到王佳佳,手里提着半袋米,累得俊脸通红,汗水不断流下来,他心里有愧。本来是说好,他回去用单车,为她带米过来换饭票的,这下全靠王佳佳自己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歇着,看着黄莉的衣服。我给你送食堂去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也不和肖尧客气,她把米袋子往地上一放,顺势就坐在石坝上。她是真的累坏了,有短工不使,除非她是傻子。

    肖尧还没到食堂,迎面又遇到黄莉回来,见他提着袋子要走,连忙喊道:

    “你去把你的长衣服拿来,我把你一起洗了。肯定都汗湿了几遍了,也不嫌脏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去洗你的,我交完米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晚饭时间还没到,肖尧直接把米送进了食堂仓库,工友小周往秤上一放,把米倒进大缸里,数了一叠饭票给肖尧,肖尧而已没看,抓在手里就回到寝室,拿了自己的一套脏长衣,再次来到水渠边上。

    他把手里的饭票交给王佳佳,衣服扔给了黄莉。黄莉顺手就把衣服泡湿,打起肥皂搓洗。王佳佳则数起来饭票。

    “肖尧,饭票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?小周给我,我抓在手里都没动,不可能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掉了,我这次要带够一个月的,就在家里称了,是三十斤,这多了十斤。”

    “多了就多了,不偷不抢的,管它呢。哪天晚上,我带你俩去吃白糖拌锅巴粉,又甜又香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锅巴粉是什么东西?我只吃过锅巴,没见过锅巴粉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新名词,把黄莉的好奇心也勾引起来。王佳佳也同样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啊,锅巴粉就是把锅巴磨成粉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的来劲,就坐到王佳佳和黄莉中间的石坝上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,学校的大锅饭,每次都结了很厚的锅巴。先把饭铲除干净,再把锅巴翻过来,用小火慢慢烘烤,将米饭这边的也烤焦,然后趁热掰碎了,丢尽大磨眼里磨成粉。再用白糖拌匀,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道这里,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,好像在回忆那美味。王佳佳却鄙夷的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没事干,不好好看书,想尽神方搞吃的,这么复杂,也不嫌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麻烦,这些又不要我去做,只要白天说一声,晚上去吃就行了。哪里还要我自己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地主老财家,也不会这么吃锅巴吧?”

    “地主老财家,没这么多人吃大锅饭,哪里有这么好的锅巴?今晚肯定是来不及了,我问问,哪天行,我叫你们一起来吃,最好喊上小雅和小爱。反正够吃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听着心里痒痒的黄莉,这下不乐意了。她心里醋海涛涛,手上使劲,在肖尧的衣服上出气。

    “哼,你心里,倒是非常惦记你这两个妹妹啊。吃个东西都不忘带上。可惜,她们晚上都要回家,不能陪你一起吃锅巴粉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斜眼看了下突然变脸的黄莉,拍拍屁股站起来,嘴里不阴不阳的道:

    “那是,一个人有好吃的,连自己的妹妹都想不到,那他做哥哥也太失败了。这天把两天,晚上月亮很圆,路又好,骑车回家也不费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骑车,黄莉就来气。她见到小雅和小爱都会骑车,自己羡慕的很,开学没多久,就嚷嚷着让肖尧教她学车,可肖尧一直拖延,这次还拿骑车来气她,她随手把衣服,惯进洗衣盆里,气呼呼的道:

    “你这人就是白眼狼,对你再好也不领情,你去,去叫你两个妹妹来帮你洗衣服。王佳佳,你也被帮他洗,咱们不是他妹妹,再出力也讨不了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黄莉真的生气了,不顾溅出的水花,湿了短裤,对王佳佳是个眼色,一溜烟的跑了。黄莉见肖尧吓跑了,心里的怨气也消了一大半,她一边使劲搓衣服,一边发狠道:

    “我叫你跑,叫你跑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我看你衣服还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被黄莉的动作和押韵的顺口溜逗得大笑起来:

    “哈哈哈,黄莉啊,你真有才,这生气骂人,还带押韵的。我是真服了你了。你和他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置气,划得来吗?他现在跑了,不等到吃晚饭,他铁定和没事人一样,你却气个半死。根本就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黄莉想想也是,自己早早来到学校,心里心外想的都是他,他来了,都没到寝室问一下,直接就来游泳。这不是猪心是什么?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