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死里逃生学游泳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小惠阿姨的安排,不得不说还是很有预见性的。肖尧一家的团圆饭,在八月十六的中午圆满完成。

    肖父和肖母,吃完午饭就直接回农村了,而肖尧在稍事休息后,也骑车回学校。这个个中秋节,肖尧过得繁忙而充实。

    节后在家无聊的黄莉,吃完午饭,就早早的来到学校。

    家近的没来,家远的没到。她一个人躺在寝室的床上看书,但她的心却早已飞到了周镇,她想象不出肖尧此时在做什么,是在离开周镇,回来的路上吗?

    按推算,他现在应该在回中转城的班车上,晚上连夜赶回省城,明天上午到校,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黄莉在寝室神飞天外,暗自揣摩,思念肖尧的时候,肖尧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艰苦骑行,已经在晚饭前夕,回到了学校,他一到寝室,就拿了短裤,跑到打水几房去洗澡游泳了。

    肖尧的游泳本领,还是他几次死里逃生,才自学会的。十多年前,在他七八岁的光景,那时,他还在省城读小学,放暑假到农村来玩。

    农村的孩子,夏天,大都喜欢在水塘里玩水嬉戏。

    肖尧才到农村,不敢下水,就在岸边看着和他一般大的孩子,在水里嬉闹,内心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肖尧不免跃跃欲试。在他看来,那些个子还没有他高的孩子,都能在水里露出头部,想必自己也能探到水底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肖尧按耐不住,顺着岸边摸下水塘,站在塘边水底冰凉的烂泥上,肖尧浑身舒坦极了,他一不做二不休,继续往水塘中间深入。

    可他哪知道,这水塘每年都要挑秧泥,每年挖深,中间至少有两米多深。

    秧泥,是那时为稻种育苗,所用的最好肥料。

    经过一年的流水浸泡,塘底的泥土,细腻肥沃,每到冬季,农活不忙时,生产队就会逐个的,把一个个水塘抽干,抓了鱼分给各个农户,把上面一层烂泥,挑到预备好育苗的田地里晒干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步,不知深浅,他马上就不叫肖尧了。直接改姓沉,名到底。他没来得及扑通几下,就沉到塘底了。

    正在岸边稻田里惯稻的三拐头,是肖尧的一个远房叔叔,因他头上长了三个棱角,大家送他外号三拐头。他是眼看着肖尧下水的,可他当时也没在意,他根本不知道肖尧不会游泳。

    但他一个错眼,岸上、水里,都不见肖尧的踪影,他慌了神了。他扔下手里的稻把,直接窜入水塘,潜入水底,摸到了已经喝饱水的肖尧,把他抱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农村,时常会发生孩子溺水事件,大家也都积累了一定的,抢救溺水人员的经验,说的残酷一点,这就是用生命积累的经验。

    肖尧在被救醒的第一感觉,就是自己的嘴巴,被三拐头来回在抽。他连续吐出几口水,大声恐吓到:

    “三拐头,你敢打我?你放我下来,看谁打得过谁?”

    肖尧虽说那时已经,练了好几年的形意拳,但毕竟人小力博。在农村小伙的怀里,根本挣脱不掉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东西,我就知道你轴,我不打你,你怎么得醒?救你一条小命,你还要跟我干架?”

    侄儿直呼他的外号,犯了他的忌讳,三拐头气得不行,一甩手,就把肖尧,扔到刚割完稻子的水田里,肖尧像个泥猴一样,打个滚就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怕你死在这里,你爸会扒了我们的皮,我才懒得管你。”

    “三拐头,你也真是,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?二霞子,你不会踩水,以后就不要下水塘了,这里水塘都很深,你都打不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自己理亏,肖尧忿忿不平的夺路而去。

    肖尧最烦的,就是这些农村的叔叔、婶婶,整天喊他二霞子。肖父眼神不好,肖母常常喊他大瞎子。自己眼神好的很,人家喊他二霞子,他也听成二瞎子。

    肖尧第二次溺水,也是在农村的一个中午。他趁着大家都在午休的时候,偷偷跑到一个菱角塘边,跨上塘边放置的腰盆,就要去采菱角。谁知腰盆重心难以掌握,没到塘中间,腰盆就翻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本来第一次坐腰盆,肖尧就胆颤心惊,这下准准的被扣在腰盆底下,探到水塘泥底的肖尧双脚一蹲,整个头冲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肖尧头顶,撞击在倒扣的腰盆底板上,他被再次反弹进水底,如此反复几下,他学会冲出水面吸气。换了几口新鲜空气,头脑逐渐清醒的肖尧,抓住腰盆的边沿,把头埋入水里,潜出到腰盆外围。

    倒扣在水里的腰盆,非常稳定,肖尧费劲力气,爬上腰盆底板。他想大声呼救,但又怕挨骂,想来想去,见到离岸边不远,在连续呼吸几口气后,就奋力向岸边跃去。

    脚下的腰盆,在肖尧跃起时,往后面一晃,力道被削弱大半,肖尧到底没有安全着陆。他拼命舞动四肢,最终抓住岸边的荒草,挣扎上岸,他也不管倒扣在水中的腰盆了,看看四下无人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这次的遇险,仅仅让肖尧知道,沉到水底,可以窜出水面呼吸的方法,最终让他学会游泳的,还是在省城的一个三角塘。

    这个三角塘,在靶场的东南角,处于客车制造厂的马路对面。放暑假的肖尧和同学,经常在靶场掏过子弹头后,就来这里戏水消暑。

    这个水塘不深,他们站在水里,都可露出头部。就在这里,肖尧学会了狗刨,蛙泳,仰游和潜水。也就在这之后,他只要遇到的江河湖泊,就会忍不住下水游泳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之后,他的水性越来越好,长江、巢湖、黄河、大海,都留下过他畅游的身影。也为他今后在包公湖救人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还不快上来,你回来了也不找我,真的就把我当空气啊?”

    正在水中仰面朝天,惬意的躺着休息的肖尧,被岸上的呼喊声惊起。他抬头就看到黄莉站在岸边,小嘴都撅得老高。她是来这洗衣服,才看到肖尧在水里的,那委屈就别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转过去,我来取裤衩。”

    感情肖尧到了水里,把自己脱个精光,黄莉一眼就看到了湿漉漉的裤衩,就在离她不远处的岸边上,旁边还有一条干爽的短裤。她走过去抓起裤衩就扔向水中的肖尧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,一件裤衩都不穿。”

    黄莉说完就羞红了脸,转身背对着水中的肖尧。肖尧在水里穿好短裤,自由泳姿势划到岸边,双手一撑岸边的石坝,窜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我哪不要脸啦?这里没人,脱光了游泳更舒服,谁叫你来了不走,还站边上看。”

    黄莉转身还想责骂肖尧,但一转身她就羞愧得无地自容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