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八月十五月儿圆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这一下午,肖尧睡得很香、很踏实,直到何碧香再次进来,他还在呼呼大睡。何碧香看了,都不忍直接叫醒他了。她坐到桌子边的椅子上,一点也没有惊动肖尧。

    她看着仰躺在床上,沉睡的少年,他那均匀的呼吸,轻微的鼾声,对她充满了诱惑力。那棱角分明的脸,还显得那么稚嫩,上嘴唇上。有着微微发黑的绒毛。

    他睡在那,就像一个大个的婴儿,看得何碧香心悸颤动,激起了她母爱的柔情,一时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她再也没能忍住,轻步上前,亲吻住了肖尧的两瓣嘴唇,双臂带着无限的爱意,拥抱着他的双肩。

    肖尧在她吻上自己嘴唇的时候就醒了,他睡着没动,只把双手,环绕住何碧香的细腰,稍一用力,将她的一对柔--软,挤压变形在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一阵的旖-旎-缠-绵,肖尧又不安分了,他腾出手,想去捉那已经压扁的丰--满。更为甚者,还欲嘴馋吃几口。但被何碧香给挡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别,小弟,他们都在等着你,去吃饭赏月呢。今晚是八月十五团圆节,我会把自己,完完整整的全部交给你。但现在不行。快起来洗洗,别让他们等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沉醉在卿卿我我之中的肖尧,被何碧香的话惊懵了。他觉得,自己就这样对待何碧香,都已经很过分了,如何多走一步。可只要和她单独在一起,他又不能自控,事后又反悔,见面又是那样,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但真的再要让肖尧,对何碧香有进一步的举动,他还真的不敢。他认为那最后一步是雷池,只要自己不跨进去,就是将来何碧香要嫁人啥的,他也能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但若是和何碧香那样了,他自己都难以接受何碧香今后嫁人。

    哪个男人,愿意看到曾经是自己的女人,躺在别的男人怀里?在肖尧的脑子里,因受到他爷爷大男子思想的常年灌输,他的大男子主义,也是很根深蒂固的。

    肖尧心里有了何碧香给的难题,这个团圆饭,他吃的是神不守舍,酒也喝的无味。钱爷爷也看出了肖尧的不对劲,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还是觉没睡好。他顺口说觉没睡好,就敷衍过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没劲头,钱爷爷也失去了喝酒的对手和兴趣,大家草草象征性的喝了几杯,就吃饭,饭后上月饼,就在新建成的院子里赏月。

    这次赏月用的月饼,都是肖尧自己厂里做的,他们这月饼,还特意加料的,每个员工都有一份。

    何碧香还记着肖尧的吩咐,拿着一个月饼边吃边走,她要去叫周敏。早来早结束,她今晚还有好事,要和肖尧一起完成呢。

    当何碧香,踏着皎洁的月光,来到周敏家门口时,却见大门紧锁,问过邻居才知道,他们一家都回乡下老家,陪周敏的爷爷奶奶过节去了。何碧香心里一阵窃喜,真是天可怜见的,连老天都帮她忙啊。

    肖尧吃完月饼,与钱爷爷和钱叔叔,寒暄几句,就直接来到办公室等周敏。静儿想多陪陪父母,也知道肖哥哥他们要说正事,就没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肖尧来到办公室没多久,何碧香就独自一人回来了。他见肖尧独自坐在办公室喝茶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小弟,周敏一家都去乡下了,家里没人。我估计,明天厂里不上班,今晚她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我明天一早,就要带着静儿回去,也不等她了。姐,这大院里一个人都没,食堂大师傅都走了,我刚才进来,都感觉阴森森的,你晚上一个人睡这,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打泪下雨,我就不怕。还有就怕半夜里外面有响动。今晚我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道这里,主动趴到肖尧的后背上,两手交叉在肖尧的胸前,搂住他的脖子。肖尧很明显的感觉到,那两块弹性十足的柔-软,在自己的后背上,面积不断的扩大。

    他真想狠狠心推开她,可他内心却十分不愿,他迷恋于何碧香带给他的,这种奇妙的舒畅。他歪着头,看向何碧香,想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和担忧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不...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本想好好听听肖尧,会说些什么,悄悄话的何碧香。听到一个“不”字,立即就用自己的娇唇,封住了肖尧的嘴。什么否定的字,她都不要听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夜,良宵佳节,多好的日子,又是天赐良机。何碧香不想知道,任何有关“不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肖尧坐着,何碧香站趴着,就这姿势,他俩吻了良久,肖尧再次被带入到痴迷之中,他呼吸急促,上下其手,仿佛要把何碧香,融-化在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何碧香被肖尧的力气,弄得娇--喘-连连,浑身无力,她返身坐到肖尧的腿上,又无可避免的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不受肖尧自主控制的家伙,此时当然不会老实。这令何碧香更是浑身柔-若-无-骨,瘫-软在肖尧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放开我,我去弄水来给你洗澡。等我们洗干净了,就去里面床上睡觉,你想要啥,我都给你。听着,今晚这日子,姐不允许你说“不”字,什么“不”字都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...我信你。我早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再一次有若冰水灌顶,迷离的眼光逐渐清醒。他内心的斗争异常强烈,本能和理智交织在一起,互不相让。如果不是何碧香要提出洗澡,而是顺其自然的话,也许肖尧只会在沉迷中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而此时,何碧香理智的要为肖尧洗澡,却让肖尧清醒了过来。他在想找什么借口,可以度过这场自己不想度过的难处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别说你信不信的,我不仅仅是为了要你证明我的清白,我也早决定,要把自己奉献给你,这不是报答,是姐自己的心愿,我想做你的女人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肖尧彻底说不出一句话了,只在心里说她傻。他跨步上前,把何碧香按坐的自己刚才的位子上,走到屋角,拿起一只木桶去提水。

    放下这边一对暂且不表,只说在肖尧走后,钱爷爷一家四口三代,好好的聚在一起,说了一会家常。懂事的静儿,等到自己的母亲,把手头的事忙完了,这才磨磨唧唧的说道:

    “妈妈,静儿好久好久没和肖哥哥一起睡觉了。我想去跟肖哥哥睡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被静儿说的心里一惊。她想到何碧香下午说的那些话,抬头看向公社大院的方向,难道事情就要在今晚发生吗?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