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二章 害了自己害别人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极度疲劳的肖尧,在饭后就去睡觉了。何碧香费劲心机,去买了条大白鹅回来杀了。她晚上要好好犒劳犒劳肖尧。

    在和小惠姐说起家事的时候,她问小惠姐,想再要一个孩子,有什么难处,并直接言明她会尽力帮忙。

    小惠见何碧香傻傻的使劲追问,明知道不说出个原委,她是不会干休的,只好悄悄在耳边说道: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自己知道就行了,是你大哥那方面不行,你能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个何碧香说的难堪不已。脸一下子就臊的通红。她气呼呼的拍了一下,刚退光大毛的大白鹅。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真是,你早说出来不就没事了,害得人家乱说话,真羞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随便说的?传出去,你大哥还怎么做人?不是你逼着问,不是你是我妹妹。我才不告诉你呢。”

    小惠为了打破这尴尬局面,再次提起何碧香的事,她摇头不语。小惠又只好耐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香儿,这里就我俩一般大,我有什么事,都会对你说,你有什么心事,怎么就不能对我说呢?毕竟我是过来人,多少可以帮你开解开解。”

    面对小惠姐的满腔真诚,何碧香絮絮叨叨的不忍再欺瞒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就是想做他的女人。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他,谁叫他怀疑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这怎么可能?你想嫁给他?他又怀疑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啥时候说要嫁给他了?我就是想跟他有牵连,他怀疑我和以前的对象不清不爽的。我要他自己证明,我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清白?你是说你到现在还是...还没...”

    小惠不好怎么问出口了,她也很吃惊,她绝对想不到,已经年近三十的香儿,至今仍是正儿八经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“嗯,小惠姐,你看,连你都不相信,难怪他起疑了。我必须要让他亲自证明才行。”

    看着何碧香说话带着发狠的语气,小惠内心惊诧万分,这丫头钻了牛角尖了。是与不是,清白不清白的,干嘛非要肖尧来证明呢?她对何碧香发出了自己的疑问: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这样做?难道他对你有什么企图?或者有啥要求?你们...”

    至此,何碧香不得不把上次与肖尧,一同去省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。小惠阿姨听完,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想清楚知道你的事,做好下一步应对。你干嘛非要这样死心眼?就为了一个证明,把自己的清白葬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可是我已经是他的人了,就差那一步,我就认为他是嫌弃我身子不干净,才不做那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香儿,你...你说什么?他对你动手动脚的了?这个肖尧,怎么能干出这种事?”

    在小惠阿姨眼里,肖尧绝不是那种色男人,否则,她也不会放心,让自己十来岁的女儿,经常跟着肖尧一起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小惠姐,这不怪他,是我主动的。只不过,后来他就有点贪嘴了。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道这,何碧香也不再隐瞒,直接把事情挑明了,责任自己主动承担起来。她可不想让小惠姐,把肖尧给看扁了。但她说道后面一句话时,连自己都难以听清,声若蚊吟。

    “这男人,就没一个好东西,尝不得一点腥,尝到味道了,就贪吃。搞不好还偷吃。”

    小惠说道这里,自己也脸红了,脑海里回忆起,自己刚和静儿她爸婚后的情景。心里泛起一阵甜蜜的涟漪。她此时也明白,自己是阻挡不住香儿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担心,也想不到,这会带来怎样的结局。她有些嗔怨的骂了起来:

    “都是你这小蹄子,带坏了他,好好的一个小伙子,被你拉下水。我劝你想好了,别害了自己,又害了别人。这不是你一次证明,就可以结束了的事。到时候即使他不想再证明你,你也会想他再证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干嘛说的那么吓人,说什么我害了自己?那是我自己心甘情愿。我又怎么会害了别人?说的跟绕口令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知道,你让他尝到甜头后,你又不能整天和他在一起,万一他尝到了甜头以后,把持不住自己,他身边那么多,花儿一般的女孩子,能不害了人家吗?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说道此处,心里不由得为静儿担忧起来。哪个做母亲的,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呢?她看着眼前,满面娇羞和自己狡辩的,狐狸精似的美人,心想,有几个男人,能够经受她的诱惑?

    剁鹅块的工作,自然由小惠来做,何碧香的右手,还使不上力,也不能使力。她把整条大白鹅,摊放到案板上,拿过菜刀,回头说道:

    “他不会用强的,即使他祸害了谁,那也一定是那个女孩和我一样,是自愿的。在省城,是他自己强忍着才没有动我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怎么有把握让他来证明你,还你清白?”

    “哼,他答应过,说等我手好了,他再...”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那痴呆回味的模样,小惠又为肖尧担心起来,她心里知道,肖尧所说的等香儿手好,一定是个借口。她想弄明白,如果这次肖尧再拒绝了,何碧香会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万一他还是把你当成姐姐,不愿和你走出那一步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他的亲姐姐,他都看遍我了。真要那样,我...我就离开他远远的,是死是活都不要他管。他答应的事情,怎么能反悔。那是欺骗!我说道做到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惠信,绝对的相信。这么长时间在一起的朝夕相处,她是十分了解香儿的。就她那倔脾气,绝对说到做到。这次不回家过节,就是一个实例。她在想,自己是不是要对肖尧,去通风报信了。

    一个少妇,一个未出阁的老姑娘,一样的年龄,一样的貌若天仙。她俩不紧不慢的聊着天,做着饭菜,没费多大事,都已基本搞定。新烧的大白鹅,还在锅里用小火收汁入味。

    “香儿,你看着锅,别把鹅烧糊了。我去叫静儿和肖尧起来,洗洗搞搞就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叫静儿吧,小弟那我去,我等你回来,让他多睡会。晚中秋、晚中秋,不是怕他们饿了,越吃晚越好,一边赏月一边吃饭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小惠没有拂她的意,只去自己的房间叫醒静儿。

    自从新厂房扩建完工后,他们夫妻俩,在周敏的安排下,安置到了新盖好的一个大房间里,后半间做卧室,前半间做客厅,很像思路中学老师的住所,不过那前半间,只是放着一个办公桌而已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