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吊人胃口半句话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一顿丰盛的中秋节午餐,早在何碧香和小惠阿姨的操办下,没多久就摆了上来。这个节日,除了肖尧以外,绝对是在座的所有人,过的最开心,最快乐得中秋节了。

    钱爷爷也是老怀大慰,若是静儿没回,他们肯定会有心结,现在,不但静儿回来了,还多了肖尧与何碧香两人。六人齐聚一桌,在老人的叮嘱下,才没有坐成乌龟席。

    在乡村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六人坐桌,不能对称而坐,不然就会形成一头一尾,中间四肢的乌龟席了。那样坐着虽雅观,说出来就很不好听。

    钱爷爷今天心情特好,对儿子、儿媳、何碧香和肖尧的敬酒,都是来者不拒,酒到杯干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敬您酒,您少喝点,早端午,晚中秋,晚上才是正席呢。肖尧坐了一上午的车,也不要喝多,下午去睡睡,晚上赏月再喝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的话,多少让钱爷爷有些不悦。可儿媳这是关心他,又说的合情合理,他只好不语。看着儿子只给他倒了半杯酒,才满脸不高兴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都快六十了,只有今天这个节,过的才叫节。往年的团聚,那只有伤心的份。别说吃肉了,家里养的鸡,也舍不得杀一只。连静儿想吃一块月饼都没有。像这满桌子的菜,就更不要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...”

    钱爷爷说的激动,把静儿都说哭了,她离开肖尧身边,扑倒在爷爷的怀里。爷爷爱怜的抚摸着静儿的后脑勺,老泪纵横。肖尧赶紧站起来劝慰:

    “钱爷爷,那都已经过去了,咱们今后的日子,会越来越好的。来,我们共同喝了这杯团员酒就吃饭,晚上再接着喝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也不搭话,抓起面前的半杯酒,一仰脖子喝了,也不吃饭,自去老仓库赵家兄弟的房间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小惠,你也是,爸今天高兴,你就让他多喝点就是,现在惹得老爷子不高兴。饭都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爸会这样啊,我只是为他的身体着想,肖尧带着静儿坐了半天的车,我也怕他累着,想让他早点吃完去休息,反正晚上还要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、妈妈。你们都不说了。静儿送饭去给爷爷吃,爷爷肯定会吃的。”

    乖巧的静儿见父母发生争执,赶紧让她妈妈去装了饭来,又夹了一碗菜,阿姨想和静儿一起送去。静儿没同意,一手端着一个碗,指头夹着两双筷子,就独自给爷爷送饭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这相吃完,静儿也没有回来吃饭,他想过去看看,被阿姨拦下,只让他尽快去睡觉,其他事情让他别挂心。何碧香则拉着肖尧,就向他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肖尧昨晚不仅很累,也没有睡好,今天大清早又乘车来此,本想看看新车间的他,都没有看了,随着何碧香一起来到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何碧香来到门前,掏出钥匙开门。肖尧不在的时候,这里已经被何碧香,当做自己的住处了,一来她不怎么合群,与其他女孩有着年龄的差距,二来也可时常打扫,保持办公室的卫生。

    家要有人住,船要有人撑。这样才有人气,才不会显得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走了后,这里是我住着了。你就在这睡吧,我去帮着小惠姐收拾收拾。晚上还要再准备点菜。到时候我来喊你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咸不淡的说完就要走,肖尧感觉很不自在,就伸手想拉她,被她让掉了。何碧香再次用请示的口吻问道:

    “要不要通知周敏过来?让她把最近发生的好多事,对你讲讲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习惯你这样对我说话,你的声音就像一个外人一样,太生分了。我是你弟弟啊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被肖尧一说,眼就红了,泪水无声的滑落脸庞。她哽咽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,姐没有回家过节,我有家和没家是一样的,小惠姐和钱大哥,都对我挺好的,我留在这过节,就是想着,你也许会回来,在我心里,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最是见不得女人哭的肖尧,着急了。他一把将何碧香拥入怀里,低头去亲吻她脸上的泪水。何碧香挣扎的两下,但被肖尧抱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肖尧吻干了她脸上的泪水,顺嘴就吻在了何碧香的娇唇上,舌头也不安分的乱钻。何碧香浑身被肖尧吻得酥软无力,她摇头脱离肖尧嘴巴的纠缠,俏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“快睡吧,我要去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见肖尧仍然不放手,只好说道:

    “我去帮小惠姐把锅碗刷了,再给你带瓶水来。时间久了,他们会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周敏那你吃过晚饭,再去通知她,不要影响她一家过节。”

    肖尧无奈,只好放了何碧香,在她临行前,嘴里吩咐着,眼睛却死死盯着何碧香的背影,男人那种本能的占有欲,有了疯狂的增长。他跑去打了点井水洗头,清醒了一下头脑,暗骂自己不该有如此龌蹉想法。

    当何碧香做完手头的事,提着暖壶过来的时候,肖尧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。她没有惊动肖尧,只是泡了半杯茶,放在床边的桌子上,又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来到集上,花高价从一家住户那里,买了一只大白鹅。回到厂里食堂,和小惠阿姨一起宰杀了,就在那烧开水退毛。

    “我们早上都没看到有卖鹅的,你从哪买到的?”

    “我到住户家买的,他不卖,说要留着生蛋养冬鹅,过年冬鹅就能卖大价钱,我是好说歹说,用了三倍的价钱,他才依懒情愿的卖给我了。这鹅肚子里肯定有蛋花,大补的。”

    “香儿,你想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突不提防的问话,把何碧香问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惠姐,你冒不懂懂的问啥?什么我想怎样?不就是买来过节吃吗?”

    小惠姐看着何碧香摇摇头,推心置腹的说道:

    “香儿,你的心事我会不知道?肖尧为你做这些,他不会要你报答的。你看不出他对静儿所做的一切吗?你不要犯浑,你还年轻,又长得这么漂亮。以后肯定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。那是你一辈子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惠姐,我不是报答,我也从没想着今后要嫁人。你就别说我啦,你和大哥不准备再要一个孩子吗?按照计划生育规定,你们现在可以要第二胎了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想和小虎姐谈自己的事,她连忙岔开了话头,小惠也知她不愿多说,也不再追问,顺着她的话聊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是准备要一个,她爷爷背下和你大哥说过多次,可是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你们现在又不是养不起,趁着爷爷还壮实,还能帮你们带孩子、看孩子,你们也轻松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大姑娘家的别多问。也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好奇的何碧香这下不干了,哪有说话说个半截就不说了?这不是在故意吊人胃口吗?

    “什么大姑娘家的?我和你一样大,你孩子都十岁了,我是老姑娘了好不好。有什么难处,你就说吧,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。”

    小惠听到何碧香这样一说,不由得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