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八十章 无望期盼成现实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在农村,对于传统的三大节日,那是比任何节日都更加注重的,春节首当第一,中秋节第二。古代帝王都有“春天祭日,秋天祭月”的礼制。

    在农村也好,城镇也罢,有关月亮,都有许多的传说。从吴刚伐桂到嫦娥奔月,从月中蟾蜍到玉兔捣药,丰富的想象力,为地球的近邻---月亮,描绘了一幅幅优雅古朴的美景。

    古人八月十五祭月,苛求其饼必圆,分瓜必牙错,瓣刻如莲花。如果有妇人归娘家的,当天必须返回丈夫家,谓之团圆。民间以月饼互赠,也是取团圆之意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中秋节的重要性,周敏在十天前,就督促员工加班加点,超额完成了中秋节前后三天的任务,大家没有一个有怨言。有奖金,有假期,咋能不拼命干呢?

    为了让全厂职工,都能回家过个团圆的中秋节,小惠阿姨和钱叔叔,把钱爷爷接到了厂里,他们一家三口,以厂为家,既可一家相聚,又能看护工厂,唯一的遗憾,就是静儿不再身边。

    还有何碧香,因受够了家里曾经的冷嘲热讽。在把一个月的工资,让黄班头带去给父母以后,也留下来和他们一起过节。吊着手的夹板,早已除去,不做过重的活计,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钱家三口,都在心里想着静儿,但谁也没有说出来,浓烈的节日气氛,带着一些淡淡的忧伤。何碧香的存在,不时的会打散这种忧伤的聚集。而她则带着一抹无望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们走了,爷爷和奶奶在家,会不会孤单啊?他们会想静儿的。他们会不会怪静儿啊?我都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肖玉姐姐和哥哥的爸妈,都会来陪爷爷奶奶过节的。他们不会孤单,知道爷爷奶奶,为什么一早就出去了,不和静儿说再见吗?那是爷爷奶奶舍不得静儿,怕你哭,也怕他们自己流眼泪。”

    在开往周转城的火车上,静儿有点后悔回家过节了。她为肖爷爷和奶奶担心起来,肖尧则非常耐心的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肖尧昨晚连夜到达爷爷家时,爷爷奶奶都刚躺下,问他为何没与父母一起来。前几日肖尧的爸爸就托人带信来了,说要全家一起过来过节。

    当肖尧说自己直接从学校来,没有回家时,爷爷奶奶就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爷爷和奶奶都看得出来静儿想家,但两位老人也有私心,他俩也舍不得静儿过节时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二子,既然你来了,明天一早就带静儿回去吧,我们是想留她,但她家里的爷爷和爸妈,肯定想她,还是让他们祖孙三代,在一起过节吧。我们这还有你父母和姐姐,说不定你三叔和大姑妈一家也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二子,我们不能那么自私,人家必定是血浓于水,我们拆散她一家人团聚,就太不厚道了,你们明天一早就走,我和你爷爷提前出去,省得看着静儿走心里难过,闹得静儿心里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爷爷奶奶说好了,见肖尧很累,衣服都湿透了,就让他快去洗洗,赶紧睡觉。肖尧在洗澡前,先去看看静儿,哪知静儿就那样睡着了,他心里难受,就把静儿脱了凉鞋,抱到床上,静儿却不让他走了。

    肖尧的想法,是先直接到周镇,如果静儿父母没回家,就一起找个拖拉机,买菜买酒带回去,如果他们先回家和钱爷爷过节了,那他和静儿就在周镇吃个午饭,再找个拖拉机回去,速度也比半道下车快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肖尧这样的想法,他俩才没在第一次来的地方下车,这才阴对阳合的来到了周镇过节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妈妈。静儿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班车到了周镇大仓库刚停稳,静儿就迫不及待的跑了下去,嘴里不断地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正在新建好的厂里食堂餐厅,准备上菜吃饭的四人,都惊喜的跑了出来。钱家三人思念的静儿回来了,何碧香那无望的期盼,也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她小哥,这大过节的,你怎么不在家,陪着家人过团圆节啊?都是为了静儿,让你受累不说,还害得你们一家节日不得团员。”

    “钱爷爷,快别这么说,我到这也是家啊,在这怎么就不是一家人团聚呢,静儿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“小弟,你快坐下歇歇,我去给你倒水,你先喝着,我们再去加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的手都好了?你怎么没回家过节啊?过去的...”

    “小弟,今天是中秋节,你们回来了,这么好的日子,你别提那些不愉快的事。小惠姐,我俩去加菜。把留着晚上吃的都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们俩...?”

    “肖尧,各亲各叫,香儿只比你阿姨小月份,叫我们叔叔阿姨我们也别扭,就让她叫我们大姐大哥了。让她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乱套了,他挠挠头,不知所措的看向钱爷爷。

    “算啦,你们就按照你们的叫法,他们就按照他们的叫法,我们都是没有血缘的一家人。怎么亲怎么叫,怎么顺口怎么叫,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钱爷爷,您老只要没意见,我就不管了。叔叔的身体最近好吗?还会咳嗽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好了,短时间做点重活也还行,时间久了会气喘,医生说还要养呢。”

    钱叔叔在说话时,脸色带上了一丝惭愧的羞涩,肖尧看不懂,但他也没过分在意。

    “爷爷,是静儿昨天晚上睡觉做梦,把肖哥哥给梦回来的。可肖哥哥直到今天早上才叫醒我。他还欠我一个梦妮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把一杯茶放到肖尧面前,听到了静儿的话,她笑着接口道:

    “还是我们静儿厉害,你梦到你肖哥哥,就能把他梦回来,说明他心里有你啊,其他人就做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有话,在场的人除了静儿,其他人都听出来了,钱爷爷和叔叔都意味深长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则不敢搭话,看着何碧香扭着杨柳般的细腰,晃着浑圆的臀部,走向食堂。他心里默默,这妖女,要勾人魂啊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