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一堂语文课,时间过半,曹老师还是不准备讲课。他翻了翻手里的教材,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,这本教学大纲,是我委托肖尧同学,从省城高中搞来的,上面有很多教育的方式方法,使我有很大的触动,对我以后改进教案,起了决定性的指导作用。下面我把这本大纲的主题思想,给大家讲讲。你们可以参与讨论,但不得大声喧哗。我们文科班,要注重一个“文”字,文明的“文”字。”

    这天下课后以及放学后,肖尧不断向同学解释,曹老师轻描淡写说的稍加批评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绝对不是他说的那么轻松。至于同学们信与不信,那已经不是肖尧可以左右得了了。

    开学没多久,中秋节就到期而至,由于不在周日,学校决定放假两天,以后利用周日补课。全校师生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两天假,你会去周镇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我们一家,都要去省城,陪爷爷奶奶过节,但我想带静儿回家一趟,每逢佳节倍思亲,我想静儿的父母和她的爷爷,在中秋节,肯定会非常想念静儿的。”

    在放假前夕,黄莉和肖尧再次来到打水机站,黄莉依依不舍的紧贴在肖尧身上,那一抹柔情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黄莉,我要是节后早上没来,你就帮我请假,我上午赶不回来,下午一定到校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俩就请假两次了,你老是请假,会给老师带来不良印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这不是有备无患吗。”

    肖尧踌躇了一下下,立马做了决定:

    “不行,我现在就走,必须带静儿回家过节。我什么都不带了,你跟王佳佳去说一声,让她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黄莉不提还好,经她一提醒,肖尧想到静儿在节日里,想念自己的家人,心里就万分不舍。他丢下黄莉,回到寝室,跳上单车就走。

    他不是回家,而是直接骑车,连夜去往省城。五十多公里崎岖不平的路,他根本就没考虑,他顾不得许多了。只想着明天一早,他就要带上静儿,一起去她家过中秋节。

    黄莉眼睁睁的看着肖尧,风风火火的骑着单车,沿着班车的路线,急速向省城驶去。她急忙跑到女寝,找到王佳佳:

    “肖尧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刚说一起走的,怎么现在不打招呼就走了?”

    王佳佳想不通,肖尧就是有啥急事,也不能走的这么突然。她发现黄莉脸色不对,急忙问道: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俩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啊,我就是问他这两天假,会不会去周镇,哪知道我不问还好,这一问,他就急了,说要带静儿回家,陪她父母和爷爷过中秋节,让我通知你,叫你自己回家,看他走的方向,应该是去省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省城?你怎么不拦着?”

    “我想拦也拦不住啊,他丢下一句话就跑了。在他眼里,静儿就是一切,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上。他去了周镇,周敏肯定会找他,我就是不放心他去的原因,我才问的。哪知道不问不去,一问就立马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在吃静儿的飞醋啊。我还误以为你和他闹别扭了呢。你可真行,静儿那么心疼人字的,肖尧疼她爱她,一点也不奇怪。你难道不喜欢静儿吗?反正我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喜欢了?我就是看不惯他,一遇到静儿的事,就什么都不管了,还让我假后为他请假。”

    “请假?他在那还要呆几天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说上午赶不到学校,下午就一定会到校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担心这担心那的,周敏就是想找他,他也得有时间陪她才行。你的智商都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被王佳佳一提醒,也恍然大悟。是啊,就算肖尧明天一早就去周镇,也要午饭时间才能到。下午又要去静儿爷爷家,第二天回来,也要到晚才能到达省城,时间都在路上了。哪有空闲和周敏这样那样的?

    解开心结的黄莉,又乐呵呵的与王佳佳,一起收拾了下衣物,各自回家过中秋节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,做完作业的静儿,和爷爷奶奶玩闹了一会,就进到自己的房间之内,闷闷不乐。明天就放假了,她很想家,很想自己的爷爷和爸妈。可她不敢在爷爷和奶奶面前,表现出来自己想家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对自己那么好,自己还想家,静儿总觉得,自己有愧于爷爷奶奶。可是她在上学时,都不怎么想家,可是学校一说放假,她在心里就特别想她的肖哥哥,特别想她的家人了。
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闷上心来瞌睡多。静儿也毫不例外的趴在床上就睡着了。睡着睡着,她就梦见自己的肖哥哥来了,为她脱鞋,抱她上床睡觉,还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然后肖哥哥转身要走,她紧抓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别走,静儿都想死你了,静儿要肖哥哥抱我睡。”

    梦里的肖哥哥,果然就不走了,还把静儿往怀里搂了搂,静儿都感觉到肖哥哥的衣服湿湿的,凉凉的。但她根本就不在乎,像个冬天取暖的小苗咪一样,钻进肖哥哥的怀里,甜甜蜜蜜的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静儿,该起床了,我们赶早班车,回去看你爸妈和爷爷。”

    睡着正香的静儿,被摇晃醒了。她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肖尧站在她的眼前,叫她起床,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?我是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“静儿睁着眼睛说梦话啊,昨晚你不是和哥哥说话了吗?还拽着我不放手,不让哥哥洗澡。我是早上起来才洗澡的,现在静儿该起来啦,赶紧洗洗,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听就不高兴了,肖哥哥来了也不喊醒她,她以为就是做了个梦呢。肖尧见静儿突然就噘嘴了,笑嘻嘻的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静儿?难道带你回家过节,看爷爷和爸爸妈妈,你不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去过节,静儿当然高兴啦。可是,静儿把肖哥哥梦回来了,肖哥哥却不把静儿叫醒。那静儿不是把梦给浪费了吗?你下次要赔我一个梦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哥哥以后就赔静儿一个梦,先让哥哥欠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肖哥哥真好。”

    静儿爬起来,在肖尧脸上吧嗒一口,就急忙洗脸、刷牙去了。看着活蹦乱跳的静儿,进入洗脸间,肖尧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他昨晚进来,看到静儿,斜趴在床上,鞋子都没脱就睡着了,那一阵的心疼,令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