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惺惺相惜独自上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赵平在和肖尧吃饭前,说了他同学妹妹的经历,彻底的激怒了肖尧。黄莉也显得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他来此的目的得到了。但赵平不是那个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的人,他不想让肖尧,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,做出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请暂停你的雷霆之怒,等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没完?你别说了,再说下去,能把我气死。我就纳闷了,他父母是教师,能忍胯下之辱尚且不论,你这同学,好歹也是男儿之身。自己的亲妹妹遭此屈辱,他情何以堪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说什么女孩投怀送抱,完全是信口雌黄,要送早送了,还要等到定下婚礼日子再送啊?肯定是那混蛋,拿定下婚礼为理由,哄骗女孩上床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哥哥的,一点也不想着保护自己的妹妹,为妹妹伸冤,像个男人吗?...”

    “呃(⊙o⊙)…黄莉,我们男人的事,你听听就好了。别说那些词,脏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男人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。我不听了。这事你得管。要不,你就是和他们一样,是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黄莉说完,真的听都不听了,站起来就走出了饭馆的大门,一张俏脸涨得通红,傲人的丰胸,剧烈起伏,她真的气坏了。

    赵平和肖尧两人面面相觑,肖尧到无所谓,赵平却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你不要被她的话左右,我还是希望你冷静下来,听我讲完,做出正确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说,接下来还有什么更气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同学听到风声,当然气急不过,就去到他外婆家,找那个男孩家人理论。那男孩在外打工多年,手头又比较敞,在那一带村子里气势很强劲。他们不但当面羞辱我那同学,还把他一顿狠揍,扔进河里。”

    赵平刚说到这里,走出去的黄莉又返回了,她还是想知道结果如何。赵平等她坐下了,才又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那同学,父母是儒雅的教师,他也是个本分的农民。受此屈辱,无处可伸,只好找到我,想让我来为他出头解气。我当时也和你现在一样,听他说过之后,气得不行,一口就应承下来,随后就通知了一些兄弟,准备去为我同学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光气得不行,还没有去成。你光答应不去,跟人家玩嘴把式,现在还跑来找我,别说我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他说准备去,就十分鄙视赵平了。嘴里也毫不留情。赵平没有反驳。反而承认道:

    “别说你瞧不起我,就连我自己,都瞧不起我自己。因为我在找到古月石时,他一句话,就把我信心打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表叔说了什么?有这么大的份量?”

    “古月石说,他对那一带非常熟悉,有六七个村庄连在一起,一二百户人家。道路只有河埂,两头一堵,你有天大本事,也难逃升天。那里还有个地头蛇,在一帮小杆子当中,威信十足。只要他带头,连庄稼汉都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干嘛?我想知道,我表叔到底说什么,把你的信心打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那我就先告诉你,你表叔说:好汉不打村,那只是指一般的村庄,你要去那里打人、出气要东西,就是去二百人,都难以全乎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夸张?那个地头蛇武功很高吗?去几百人,那性质就变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原先也不信,但古月石说,那个地头蛇武功,到不是很高,半路出家,只是一般,会几路拳脚。但那里人心齐,地形对外来者,更为不利,很容易被庄子连在一起的村民,堵住两头打中间。再加上地头蛇的号召力。我信了。我们不可能大规模的带着几百人去,,那就不是民间纠纷了,是武装械斗,公安一出面,我们都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这太危险了。叫他们家报警解决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一时气愤的黄莉,这时清醒了,也听懂了,她为肖尧要插手这件事的安危,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同学父母是老师,怎么不会想到报警呢?可是像这样的纠纷,都是调节、调解。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到最后只能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“按你这么说。就是我去也不行啊,我又不是什么大侠客。我表叔让你来找我,这不是在害我吗?他怎么不来?”

    “古月石就是个老滑头,我是让他和我一起来的。可他说,不管你答不答应,他来了都不好交代,不管事后有什么结果,被他表哥知道了,他都吃不了兜着走。我看他很惧怕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样,在外面胡闹,我爸每次见到他,就把他训的狗血喷头。可能是被我爸训怕了。你来找我,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什么想法,就是古月石说,叫我来找你,把情况对你说清楚,让你拿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不要说肖尧本人了,就连黄莉也被赵平说的莫名其妙。你是来找肖尧帮忙的,怎么现在变成让他拿主意了?赵平见他俩都诧异的望着自己,考虑到自己说话唐突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这样,古月石说,你肖兄弟做事,一般不会不留后手,说你的主张就是先谋而后动。他让我来把情况,对你说的越详细越好,地形说得越具体越好。这样你就能做出正确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这个表叔还真是表叔啊,让我做出正确的安排?我习惯当甩手掌柜的,他到当起我的甩手掌柜的来了。实话告诉你,你说道现在,我是一点头绪都没听出来,你让我怎么安排?还要合理安排?”

    肖尧如此一说,无异于给了赵平当头一瓢凉水。把他的希望火苗,灭得灰烬全湿。他看着肖尧那一点也不像是作假的态度,无力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你就不要再去掺和这件事了。你也没有答应帮忙,不必去了把你也搭上。等时机一到,我就带着约好的几十个弟兄,去走一趟。不管什么结果,我答应了同学的事,都要尽力,哪怕搭上我这条命。”

    肖尧为赵平最后一句话所感动,觉得自己不应该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我其他事情没想好,但要去的话,我去助助拳,还是可以的吧?这件事,我不知道就算了,既然我知道了,就不该袖手旁观,该付出我自己应有的力量。否则,难消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这会赵平真心的对肖尧,产生了惺惺相惜的那种感觉,他立马阻止道:

    “肖兄弟,那地方既然去不了太多的人,我也就只准备去个二三十人,反正都是败,又何必带更多的人去伤呢?只为了那一口气,为了那一个义字。我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我也不想牵累太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肖尧明白了,他这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舍得一身剐,只把义字当胸挂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