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七十三章 怒发冲冠拍桌子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赵平和肖尧三人,在等吃饭的闲暇时间里,由于黄莉的建议,赵平有了说出为何来请肖尧帮忙的机会。而肖尧的胡乱猜测,让他再次加深了,肖尧是个急性子的映象。他对肖尧做了个手势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女方是有把婚期提前的想法,也让媒婆去对方协商了,但媒婆回来的消息,对女方来说,却是一个晴天霹雳。她竟然说男方有意悔婚,要取消婚礼,还要求退婚。”

    黄莉听到这里,一下子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搞不好会出人命的。这男家也太不是东西了。儿子把人家女的肚子搞大了,就弃之不顾了?这男孩肯定也不是好东西,得到了就嫌弃了,得不到的,永远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黄莉说到后面,只把眼睛瞪向肖尧。肖尧一脸苦涩,我的姑奶奶,这人又不是我,你这样看我干嘛?再说了,你一个女孩子,在这说人家女孩子肚子大不大的,是不是有点少女不宜啊。

    赵平见到黄莉的反应,心里暗喜,说不定她能左右肖尧,改变想法呢?他口舌虽笨,但脑瓜子可不笨。他早就发现了肖尧和黄莉那不一般的关系,他只要不反对,这事就有了几成把握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先消消气,别发火,这仅仅是开始啊。我那同学妹妹得知后,茶饭不思,不顾家人反对,再次到省城找到男孩。她不信,这十多年的交往,和她在床上那么恩爱的男孩,会抛弃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这些想法,也是我后来从她哥哥那得知的,唉...自古痴情女子负心汉,这话一点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也许是男孩父母,嫌贫爱富,想再攀高枝,而男孩本人却不知情呢。你也不能过早下定义。”

    黄莉此时,已经被完全带入了故事的情节之中。她站在了女人的立场,设身处地的思考了起来。哦,对了,黄莉忘了他说的不是故事,是真人真事。

    赵平笑笑,他没有责怪黄莉打断他的话,他希望黄莉越急愤越好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那同学妹妹,就是抱着和你一样的想法去的。但她去了,见到了对她曾经恩爱有加的男孩,却更让她绝望了。因为那个男孩,在省城工地上,早又谈了一个对象,而且怀孕四个多月,快五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混蛋同时把两个女孩的肚子搞大了?看来他还有点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不淡定了,后面的话就完全是嘲讽了。他恨不得那个男孩就在自己眼前,抓着他胖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比他本事只大不小,你是不是也想学学?”

    “黄莉,你怎么瞎搅和?听不出我的语气吗?我现在巴不得剁了他。”

    赵平见肖尧发怒了,心头窃喜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瞒着那个女的,把自己定了娃娃亲的事,没有告知对方,在把那个女的搞怀孕后,不能同床,又把我同学妹妹的肚子搞大了。那个女孩家是省城郊区的,家境和长相都比妹妹强,也在逼他中秋节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我出面,逼他和你同学妹妹结婚?但那个女孩怎么办?我做不到打田鸡喂老鸭,好一个,歹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事情还没完呢。那可怜的妹妹回来之后,心如死灰,整日里以泪洗面。她父母都是教师,想要和男方理论,又忌惮双方都是亲戚,亲友交叉繁多,又怕丢不起这个人。只能埋怨自己的女儿不检点。”

    赵平说道这里,有些顾虑的看看黄莉,怕她也已经和肖尧有了那层关系,那自己就犯了黄莉的忌讳了,见她没有在意,心下稍安,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那同学妹妹,多次寻死觅活,都在家人严密监视下得以挽救。她母亲最后狠心带着她,去外地做了人流。了却这番孽缘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到这里,也是很无奈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社会,对女人是太不公平了,明明受到伤害的是女人,被欺辱的是女人,甚至是被强奸的女人,都得不到社会的公正待遇以及言论的谅解。只要传出这方面的事,最终受伤害最重的都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辈子做女人,太倒霉了。那妹妹还遇到这样的负心汉,更是倒霉透顶。要是我...”

    黄莉说到这又看着肖尧,肖尧也好奇,接下来要是她会怎样,也看了过来。黄莉咬牙切齿的道:

    “要是我,要是我就整天跟着你,你到哪我就跟到哪,除非你把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找不出更恰当的语汇,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肖尧嘴一撇,觉得她讲跟没讲一样。难道现在不是我走到哪,你跟到哪吗?赵平微微一笑,继续道:

    “这没完呢,你俩就别讨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了却了吗?你同学父母自认倒霉,打落牙齿和血吞,难道还有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事情发生,我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也叹口气,带着期望看着肖尧,见他心情很平淡,他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他们两家,在确定婚期后,女方把所有嫁妆,选在天气好的时候,陆续送到男方去了。因为两家之间,隔着一条大河,正月里,天寒地冻的,阴雨天又多,再加上拜年时,过河的人太多。这样一来,大家都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那里,这样的先例也有不少,主要怕在婚礼当天,下雨下雪的,把嫁妆淋湿了。为了讲究彩头,就是下雨天,也不许任何人打伞,伞被忌讳成散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肖兄弟,你说,这男方悔婚了,提前送过去的嫁妆,是不是该还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这当然要还回来?光棍还只能打九十九,不打加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让你说着了,这不但是打了九十九加一,说的话还非常难听。男方传回话说。这嫁妆,就算是他家这些年来,男方到女方拜年带的礼物以及彩礼了。不但全部扣下不还,还放出风声,说她家女儿,对男孩主动的投怀送抱,勾引男孩。男孩一时把持不住,造成现在的局面,给男孩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,只是因为看在亲戚份上,不予追究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特么的还叫人说的话吗?这一家人,简直就是猪狗不如!你说,他家在哪?我去抄了他的家,砸断那混蛋小子的狗腿!”

    肖尧暴怒了,他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一点没有顾虑到黄莉在场,直接爆出粗口。用怒发冲冠,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,一点也不为过。他完全忘记了,自己早已声明不帮忙的前提。这件事,他管定了!

    一向对肖尧好打抱不平、多管闲事,抱有强烈不满态度的黄莉,这次也破天荒的不加阻拦,任由肖尧爆发。她都恨不得自己也是男儿身,对这件事亲自参与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