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七十一章 坐船游河归校园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前文说到,肖尧把黄莉安置到五洋镇医院,打吊针治疗高烧。由于护士的误解,把肖尧狠狠的臭骂一顿,肖尧迫于无奈解释自己不知情,这下可让天使护士大为光火,带着讥笑的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你上坟烧报纸,糊弄鬼呢?面对这么漂亮的小媳妇,巴不得没有白天都是夜。天天晚上睡在一张床上,你说你不知道?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。这么娇滴滴的媳妇,都不会疼。还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你说什么呢?我和她是同学好不好?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她误会了,赶忙表明和黄莉的关系,免得她越说越难听。黄莉也被她说的娇羞满面,用双手捂住自己双重发烧的脸。心说,这护士的性情也太直爽些。

    “同学?哎吆喂,你撒谎还没学会吧?好歹我也读过书,你有见过男女同学,这么晚,还泥烂路滑的一起来医院吗?好,就算你是同学,你是哪个中学?那个年级,哪个班的?这里的中学老师,我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是同学,不过,我们是思路中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编,继续编,高烧39度,这大下雨天的,舍近求远,跑到我们这里来看病?我看你有病,得治。”

    值班的白衣天使,被肖尧牛头不对马嘴的狡辩,气得转身就走,临了还没解气,不忘回头恨声道:

    “在这看着,不许乱跑,病人睡着了,盐水吊光了,就来喊我。出了事,你自己负责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个冤啊,怎么解释都说不清楚,又舍不得抱怨黄莉不帮自己解释。他拿个小凳,规规矩矩的坐到黄莉病床前。黄莉睁开眼看着他,一脸得意的笑容。看到黄莉没睡着,肖尧有点带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没睡,干嘛不帮我解释一下,看着我挨骂,你开心是吧?”

    “她说那些话,我怎么开口啊?想想都害臊。她说话又那么快,我哪有机会插嘴啊?你别气,骂了就骂了,以后你注意点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我有啥?我有的就是被冤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黄莉伸出那只没有扎针的手,轻抚肖尧的脸庞,柔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要是觉得冤,以后我加倍补偿你。你要什么补偿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?要你补偿我什么?你又没骂我。算了算了,算我倒霉,遇到个大侠。你手怎么还这么烫?这药管用不管用啊?”

    肖尧把脸上滚烫的玉手,用自己的双手夹住,不停地揉搓,对于这会黄莉还没有降温,他表示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急了,这才多久啊,一瓶水还没用到十分之一呢。你要是累了、困了,就先趴在床沿睡会吧,等我困了,我再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,坐这歇着就好,你不要说话了,闭上眼睛睡觉,等你睡醒了,烧就该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就想看着你,你让我看着你,不说话也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她说话时,用舌头滋润了一下嘴唇,他抬头看看吊水瓶才减下去一点,酒站起来要走。黄莉急了,以为她没听他的话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,我把眼睛闭上还不行吗?我要你还抓着我的手,那样睡觉我才安心。”

    这乖巧撒娇的话语,让肖尧心尖一麻。他返身在她滚烫的额头上亲吻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走,我去弄点水来,给你润润口。”

    黄莉的病情,来的突然,去的也快。经过一夜的治疗,天一亮,黄莉睁开眼,就觉得浑身轻松无比,昨天一天的疲劳,也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她看到肖尧,把头歪在她的病床上,还在睡觉。她不忍叫醒他,自己移动到床边,穿上胶鞋,准备如厕。但他的动作,还是惊到了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醒来了,感觉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肖尧说话是站了起来,伸手去摸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完全好了,但还是把你惊醒了,你再睡会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她要去哪,看她说话那劲头,比昨天去常方兴家时还气足,肖尧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在五洋中学读过书,知道每天上午,都有机动小班船,来往与五洋镇和思路镇之间。现在时间尚早,足够他俩吃完早饭去坐船了,他还没坐过这班船呢。

    待到黄莉回来,肖尧把坐船回去的想法一说,她是一万个乐意。若不是人多,难免又要扑上去,亲吻肖尧一番。她觉得自己很痴恋与他的拥吻了。

    得病初愈的黄莉,这天早饭,比肖尧吃的还多,吃的肖尧都瞠目结舌,他看着黄莉那娇小的身躯,都不敢想象,这小身板,怎么能装得下那么多食物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人家两顿没吃了,就是太饿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像是属骆驼的,吃一顿,可以保一周不吃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属大象的呢。快走吧,我们坐船去。”

    黄莉有些迫不及待的,拉着早已吃完等她的肖尧就走,除了渡船,她还没坐过机动客船呢。

    拥抱接吻不敢,挎着一臂,靠肩而行,还是可以有的。然而,就在他俩走了没多久,王佳佳和常方兴一起来到了医院,得知他俩已经离开,又马不停蹄的往学校赶回。

    “喂...王佳佳,常方兴。”

    走在大河埂上的王佳佳和常方兴,忽然听到从河面上,传来熟悉的喊叫声,他俩定睛一看,只见一艘小班船上,有人从窗口挥动手臂,在那嚎叫。不是肖尧和黄莉又是谁?

    王佳佳一看,只气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。

    “他俩真够奢侈的。一块钱一张的票,就这样白扔了。走几步,又累不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钱一张,就是五块钱一张票,肖尧为了她,也会买。我俩巴巴的来看他们,他俩却在坐船游河。我现在正式怀疑,黄莉发烧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常方兴被王佳佳后面的话说糊涂了,这发烧还能故意?但他也没有追问,打起精神回学校是正事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应该那么使劲喊,他俩关心我们,不顾泥烂路滑,,一大早跑来看我们,我俩却坐船走了,王佳佳一定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不知者不怪,我要是知道他们会来,就在医院等他们了。可惜的是,如果我们晚走一会,大家一起坐船回去,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白了肖尧一眼,心说,一起坐船?这也就是你,有几个年纪轻轻的不走路,舍得花钱坐船?这船上坐的人,都是吃公家饭的好吧。

    小班船的速度还是很快的,和手动的人力渡船,不可同日而语。不到一个小时,就到了思路镇的岸边。

    船一靠岸,肖尧拉着黄莉刚走出码头,就看到前面一帮混混,围着一个人准备开战。

    肖尧本就喜欢这类事,见到有人打架,就精虫上脑,哪有不上前观战的道理呢?

    他走到近前一看,心里咯噔一下,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,他见过。那是五洋镇中街的一霸,曾经拦路找肖尧要钱被打的黄毛,就是他的手下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