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六十六章 艰难前行为使命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带着全班同学募捐的心愿,与黄莉和朱贤青,一同去往常方兴的家。泥泞的道路,遥远的距离,让他为黄莉的体力揪心起来。而黄莉却是非常坚决的否定了肖尧的想法。

    黄莉见到朱贤青走到前面去了,很自然的上前,挎起了肖尧的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把胶鞋脱了吧,你看他走得好轻松,我们这黄泥巴太黏了,都恨不得把胶鞋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光着脚走路,那烂泥钻到脚丫里,我特别难受。要不你就脱了吧,注意别踩着玻璃渣子和硬石子。”

    黄莉也是觉得再这样走下去,自己肯定不行。她也不矫情了,直接扶着肖尧,就把沾满泥土的胶鞋脱了下来,提在手中。肖尧当仁不让的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肖尧看到黄莉那光滑、细腻、白净的玉足,心里蓦然一动,好想抓在手里把玩。他非常心疼的,看着那双娇嫩无比的脚,慢慢的陷入泥泞之中。

    “唉,还是光脚走轻松多了,省一半的力量都不止。你也脱了吧,又轻松又凉快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干,想象那泥巴在脚丫里就难受。黄莉又悄悄在肖尧耳边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不说饿了,肖尧还没去想。他们走得早,学校食堂都没开,早饭没吃就出发了,走了这么久的烂泥路,肚子饿了也很正常。如今被黄莉提起,肖尧也觉得饿得不行了。可这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,到哪去弄吃的呢?

    “朱贤青,你饿了吗?你对这熟,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吃的吗?”

    前方朱贤青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他俩,摇头直笑: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公子哥,这一早上不吃,不是很正常的吗?想要买吃的,再往前几里地,翻过河埂,就到五洋镇了,那里有吃的。你不是在五洋中学念过书吗?这里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我念书是从东边过去的,又没走过这里,我们现在就往五洋镇走,吃饱了才有劲走路。”

    肖尧自己饿着不要紧,但饿着黄莉,他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到五洋镇,我们要多绕三四里路,吃东西还要过河等渡船,这一来一回,个把小时都不够。这样下去,我们中午都赶不到常方兴家,别说去吃午饭了。你确定要去吃早饭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迂腐吧,你确定我们三个去了,他家有饭的给我吃?你要是怕耽误时间啊,我有个建议,就是太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说,只要能解决,我不怕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走得快,我和黄莉走得慢,你一个人去五洋镇,多买些食品,备上我们三个人的早饭和午饭,再备上四个人的晚饭。我和黄莉,就慢慢向你指定的方向走,你随后追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指使傻小子呢?真把我当佣人啦?我不干。要吃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朱贤青被肖尧出的馊主意,气得翻白眼。让我跑腿去给你俩买吃的,你俩在这谈情说爱慢散步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样说话,就不好听了,我们一起去,那你不还是去了吗?反正你要去,我们一起去和你一个人去,不都一样?还有,你走得快,你一个人去,就能早点吃饭,你吃饱了再回来,更快不是?”

    肖尧的两个反问,朱贤青一想也对。自己不管怎样,还是要去,还能以最快速度,吃饱肚子。带着他俩一起走,还不知道要走到啥时候,才能吃到早饭。肖尧知道他已经心动了,直接把钱递给他:

    “这二十元,你拿着去买吃的,记着,晚上回来,是四个人的量,你现在去,是尽管你吃饱,回头晚上不够,你就只能看着我们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了吧唧的,要这么多钱?我们每人一顿,吃十个米饺足够了吧?五分钱一个,五块钱就够了。我带十块钱就够够的了。我再买点喝的带来。”

    朱贤青拿过十元钱,立即就转向五洋镇的方向去了,肖尧对着黄莉眉毛一挑:

    “你看,这就叫指使傻小子,他不干也不行。他能忍着不吃早饭,不带表他不饿。一说可以更早的吃饱,他就屁颠屁颠的跑了。他这样来回,比我俩单趟还快,我们一点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会指使人,在那厂里也是,自己啥事不干,逍遥浪荡第一。”

    黄莉似贬实夸,无限娇媚的依偎到肖尧的身侧。

    三人行变成二人遛。黄莉别提多高兴了,看看四下无人,直接抱住肖尧,热吻也随后跟进,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肖尧也把黄莉的胶鞋,放在泥泞的路上,紧紧的抱着黄莉,俩人就站在烂泥地上,拥吻起来。

    泥泞路上的艰辛,瞬间变成野外的浪漫,黄莉和肖尧,现在是一点也感觉不到累了,走走笑笑,打打闹闹,这哪里是去行善,完全就是一对情侣郊游来了。

    傻小子朱贤青,果然不负肖尧所望,不到一个小时,他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。见他俩根本就没有走两三里地,那心里的鄙视就别说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提着一个,很大的竹编的猪头篮子,里面放着一个铝锅,装满了油纸包着的米饺等物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,我买了一个新锅,装了一锅辣糊汤,卖辣糊汤的送了三个瓦碟,你们就站那吃喝,吃饱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朱贤青把剩余的钱款交给肖尧,肖尧随手装进口袋,拿起米饺就吃。黄莉却不急着吃,拿着瓦碟,倒辣糊汤。她先倒满一个递给肖尧,又给自己倒满一个,才背着朱贤青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,你来回都是跑的?怎么还有点热?”

    “你就吃吧,嫌热就吹吹,我今天跟你俩一起来,算是开眼了。你俩走得比蜗牛还慢,这一路都没有能坐的地方,还能站那不动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为了等你吗?我们走的越远,你不是追的越累?怎么不识好歹呢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不识好歹,一会这篮子,我俩一自一会提,你总不能好意思,让我一个人提着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,吃完就我先提,你把黄莉胶鞋拿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鞋子我自己拿,不用他提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拿?一会时间久了,你走路都成问题,你自己怎么拿?还是给他拿着省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给黄莉提鞋?你真能想得出,算了算了,还是我单独提篮子吧,你愿意给她提鞋,你去提鞋,我累死也不干。这都什么事,好说也不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再次以胜出告终。他和黄莉吃饱喝足,潇潇洒洒再次前行。苦逼的朱贤青提着篮子,大步超前,不屑与他俩同行。

    再长的路,也有尽头。再艰苦的环境,也有奔头。脚下的路,是一步一个脚印儿走出来的。这就是肖尧他们三人,这一路上的真实写照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