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公子佣人大小姐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上课的第一天,肖尧因为一个同学辍学,等放学后,他就在班级,提起了一场募捐倡议,得到了班长以及全班同学的支持。

    他一句话,把班长忙坏了,又是登记,又是收钱的,最后只好找两个同学,来帮忙收钱、收饭票。

    习惯当甩手掌柜的肖尧,他也不去捐钱,也不去帮忙,自顾跑到教室的走廊下,看着雨后的夕阳。坐在窗口的黄莉,看着门外走廊下的肖尧,置身在金色阳光的映射之中,一直把她看呆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她都去捐了十元钱,她俩商议了,都不敢再多捐,怕引起别人议论,就是捐了十元,也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王佳佳看到黄莉,只顾看着外面的肖尧发呆,心里一阵难过。但她很快恢复过来,用手在黄莉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看迷住了?”

    “别闹,你看他一个人站那,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显得那么孤单。那一身的光芒,却不是属于他的,我真想走过去陪着他。陪他生,陪他死,直到永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,这是在班上,别发花痴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佳佳被黄莉说话的声音,说急了,黄莉虽说声音不大,但坐在后面和肖尧同桌的庄珍,肯定是能听到的。王佳佳回头看了看,见到庄珍正在抿嘴笑。

    “你别笑话她,她只是一时的感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笑话她,我是在羡慕她,我和他同桌,也没有她和你那样亲近。只怪我父母,没有给我一副好皮囊。”

    庄珍说完,微不可察的轻轻叹息一声。王佳佳见她话里有怨,也不再去理会她了。拉起黄莉就从后门去了寝室。

    全班同学,一个不纳,一共募捐上来三十七元钱,八十七斤饭票。班长收拾齐钱物,来到门外。他把登记纸张、钱与饭票,都递给肖尧。

    “全部在这了,你核对一下,这可以挽回常方兴回来上学吗?”

    肖尧看了一眼登记纸,还给了班长,收下了饭票和钱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收着,我有把握把常方兴带回来。你明天帮我们三个请个假,我们一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肖尧和黄莉以及数学课代表三人,迎着朝霞,踏上了去往常方兴家的路。

    望着东边灿烂异常的霞光,肖尧非常担心的看着黄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穿件厚衣服?这连衣裙和一件单褂子,淋湿了一样遮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热天的,谁带厚衣服啊?要不是你说的,我这褂子都不穿呢。热都热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太古板了,今天会不会下雨,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斜了眼说话的课代表,艰难的拔出陷在烂泥的胶鞋,这泥土的沾粘性太强了,每走一步,拔出胶鞋,都会带出呲溜呲溜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谚语上说: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千里。你不会这都没学过吧?你还是去理科班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但古人话不可不听,亦不可全听。要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。哪能死记硬背,生搬硬套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到轻巧。糟粕是什么?糟粕是指那些封建迷信,不合时宜的词句和观点。这句谚语,有糟粕吗?我看你就不是读文科的料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搞清楚啊,你读文科,还没我时间长好不好?我就搞不明白你,为什么不等天晴了,你自己骑车去,那又快又省事,这泥烂路滑的,我都怀疑你俩走不到他家,就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朱贤青边走边聊,黄莉虽没说话,但很高兴的听着他俩闲侃。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。她也有些赞同朱贤青的话,要是晴天路干,自己也许又可以坐在肖尧的怀里,不用这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“你搞不懂就对了,班长懂。就是晴天,我也不会骑车去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,你现在不过是这样说罢了,真是晴天路好,我就不信你不骑车去。反正现在,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你们俩一个是大少爷,一个是大小姐,都穿着胶靴。一看就知道,你们没有走过很远的烂泥路。”

    黄莉心里不服,你说肖尧还可以,怎么把我也带上了?自己可是常走烂泥路的。我有那么娇气吗?她没表达出来,只是在心里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你用词也不找个恰当的地方。那意思能用我们这场合吗?我真想找点杂不拉的东西,让你提着。那样,你就更像个跟班和佣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是跟班,我是佣人,你们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累,我告诉你们,不下雨,我们走到他家,都要三个多小时,今天这路,一天够我们来回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远?你不是说,离你家不远吗?”

    “是离我家不远啊,晴天我家到他家,半个小时就到。但我家离学校远啊,他家更远一些罢了。我们现在走了有一个多小时了,三分之一还没走完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闻言,沉默不语了,他看着黄莉,想叫她回去,别跟着遭罪了。黄莉一下就看懂了肖尧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想都别想,我现在回去,还不被同学笑话死了?我就是爬也要爬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班长也是,自己不去就算了,干嘛还要安排她来,这不是累赘吗?”

    “朱贤青,你不要埋汰人,我就是走不动了,也不会让你背我。”

    黄莉话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讲错话了。她羞涩的不敢去看肖尧,而肖尧根本就没有在意。这不是很正常的反驳吗?可课代表接下来的话,就更让黄莉羞愧无比了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?我倒是想啊?可也要有人同意才行。真要那样,你那护花使者,还不扒了我的皮?”

    肖尧这才知道,黄莉话里有瑕疵,被朱贤青抓住了。他嘿嘿一笑道:

    “我们是同学,我怎么会那么残忍呢?扒你皮是不会的,不看僧面看佛面,我至多把你捆上石块,扔河里。”

    黄莉被当面保护,心里无比舒坦。俏脸红红的看着肖尧,满目含情。朱贤青被肖尧噎得半晌无语,见到黄莉含情脉脉的看着肖尧,羡慕嫉妒恨一起爆发。

    “真受不了你们,你们慢慢**吧,我在前面走了,要跟上啊。”

    朱贤青说完,光着脚,大步流星的走向前方,那烂泥路,在他的脚下,根本就不算回事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