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五十四章 马失前蹄太大意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得到夏雪父亲的指点,知道了自己的食品厂,在设计和布局上有瑕疵,生产过程有交叉感染,就连夜把设计图修改过来。小爱心疼哥哥,也顶着极度疲劳的身躯,为肖尧扇风倒茶,熬夜相伴。

    现在小爱见到肖尧终于完成了,她一下就抱住了肖尧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明天不想回家,我留在这里陪你,有什么事,我也可以帮帮你啊,最起码,给你倒茶扇扇是没问题的,静儿还小,她帮不了你什么,你就留下我,我和你一起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推开她,而是爱呢的抚摸着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出来这么久了,你爸妈也一定想你想坏了,还是早点回去吧,过不了几天就开学了,到时候,我也会去学校的。”

    小爱见说不动肖尧,她也不再说了,说多了怕引起肖尧不快,但她暗暗打定了新主意,把握还是大大的。

    小爱早已经抽空洗过澡了,但她不睡,一直等肖尧洗完出来,才磨磨唧唧的站到肖尧床边不走。肖尧明白了,这丫头到现在不睡,就为了要跟自己一起睡觉。

    肖尧把静儿往床外沿挪动了一些,自己躺倒中间,对着小爱拍拍床边,小爱心满意足的靠到肖尧怀里,还没来得及说晚安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倒在自己怀里就睡熟的小爱,肖尧却一下子没有了一点睡意。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,不时的翻过一个个娇美的面孔。王佳佳、黄莉、小玲、何姐、周敏、田倩。

    肖尧甚至都想到了吴靓媛,整个暑假都没在家呆,他思蒙着回家该去看看她了。

    肖尧又低头看看在怀里熟睡的小爱。想到她的良苦用心,不无爱怜的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身边的这些女孩,对于自己来说,是传说中的桃花运,还是桃花劫。他不知道,自己会怎样解决,在黄莉和周敏之间的感情纠结。他在想着,是不是要对黄莉摊开心结。

    他无力的闭上眼睛,深深的叹息一声,准备养一会神就起来,却在嫉妒的疲劳中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肖尧一觉醒来,已经是艳阳高照。他大吃一惊,只看到静儿和小爱还在自己身边。他问小爱:王佳佳等人怎么还没过来?静儿替小爱回答了。

    因为王佳佳和黄莉她们一早过来,,见肖尧睡得很熟,就没打搅他,早已去车站,坐车走了。这会可能已经都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没和她们一起回去?我不是说了,让你不要在这陪我的吗?不让小雅回去了,你没回去,你爸妈还不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小雅回去对我爸妈说一声,就说静儿不让我走,要我教她学车,过两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爱在说话时,一直低着头,真担心肖尧一气之下赶她走。肖尧听说她们都走了,心里略显失落,但他还是搞不明白,小爱干嘛不着急回去,毕竟要开学了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不是说这次回来,要教我学习骑车的吗?我怕你忙。没时间教我,我就让小爱姐姐留下来,教我骑车,肖哥哥,你不要生气好吗?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,这一定是小爱的鬼主意,但他也不揭破。瞪了小爱一眼,揉揉静儿的俏头。

    “静儿,哥哥不会生气的,还是静儿想的周全,哥哥这几天真的有事要忙,让小爱姐姐教你骑车,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在偷偷让静儿留下自己以后,就一直提心吊胆的,到这会算是彻底放心了,她攥紧拳头,挥压手臂,自己给自己加油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理她俩在一旁小声嘀咕些啥,只把桌子上为他准备的早点,胡乱吃了。退了房间就去找卫经理。

    卫经理见到肖尧突兀来访,心里一惊,连忙问他此来何事。肖尧也不矫情,直接把昨晚连夜写的两张纸,画的一张图,拿给卫经理。让他尽快安排送一趟设备过去,把自己的图和注解说明带给周敏。

    卫经理见肖尧把事情说的如此急切,知道不能过多耽误,就让肖尧放心,下午装车,连夜送去。

    肖尧很满意卫经理的安排,就和卫经理多叙了两句。后来卫经理要挽留吃饭,肖尧却直接告辞了,直奔省城食品厂,去找刘华东。

    等肖尧找到刘华东,已经到了午饭时分,刘华东又去把他们的老大找来,大家一起吃了饭。

    饭后肖尧要来买单。被刘华东一句话,呛得半死,说道:

    “论资排辈也轮不到你老三,候着把你,下次才到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周薇爱一见到肖尧推出来的粉色单车,立马喜欢的不得了,抢上手就要来骑。

    静儿非常爱惜这辆车子,真怕她把车摔坏了。

    “小爱姐姐,你会骑车吗?别把我车摔坏了,碰掉了油漆,也会很难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静儿,姐姐大车都敢骑,这小车还不跟骑着玩似的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边说就一边和骑大车一样,甩腿上座,虽是第一次骑无横梁的26女车,但她也要在静儿面前露一手,还要教她学车,动作当然要做得潇洒漂亮。

    “嘁喱咵啦,哐当。”

    “哎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小巧的单车,被小爱用力一甩腿,重心偏移,倒在地上滑出去老远,撞在路牙上操停止,小爱被摔得龇牙咧嘴,双手撑着路面,膝盖跪在柏油路上,裤子都磨破了,皮肤上渗出了一块血迹。俏目里泪水滚落。

    静儿心疼的大喊一声,就去追自己的单车,肖尧连忙上前抱起小爱,坐到路牙上,给她清理皮肤上的砂砾。疼得小爱紧紧抱住肖尧的脖子,浑身颤栗。

    静儿可不管小爱姐姐人摔坏没有,她扶起自己心爱的单车,看到车把手和车外侧,都被划伤,痕迹很明显,她也哭了。她心疼死了,拿出干净的手拍,就去擦车上的痕迹。还哭着对小爱抱怨起来:

    “不会骑车,你还吹牛,你甩了不要紧,长几天就好了,你把我的车甩疼了,就长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此刻在肖尧怀里,被肖尧清理砂砾,疼得直抖,哪有心思和静儿较真。话又说回来了,谁叫咱大意失荆州,来个马失前蹄呢。

    肖尧处理完小爱伤口上的污迹,看到伤口不深,就用小爱给自己的手帕,为她包扎一下,在他看来,也不用再去医院包扎了。他转头看到静儿,还在不停的擦着自己的车子,根本不看这边,只好喊她:

    “静儿,把车推过来,扶你小爱姐姐坐到后面衣包架上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就不让她坐,你看她把把套都磨毛了,下面还划了好多痕迹。”

    静儿心里气还没消,肖尧又让她扶小爱姐姐坐她的车,她可不乐意了。但她嘴里说不,还是推着车子,来到了肖尧的面前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