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五十一章 深情吻别榕树下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痛苦的夜,是漫长的,只能苦苦盼望黎明的到来,恋人的夜,是短暂的,唯有默默祈祷夜色的延续。

    然而,阴晴圆缺,日起月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当东方微微亮起一道晕红,远处雄鸡高唱时,该来的一切会来,该走的人,也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舍不得你走,我只想每天都能看到你,哪怕只是一眼,我就很安心,很快乐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一夜未眠,但他俩都毫无倦意。周敏在肖尧怀里的一夜缠绵,让她更加难舍难分。美好的初恋,短暂的夜晚,让她痴醉沉迷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周敏,我保证会来看你的,不会再让你,等我一学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去吧,不要等她们都起来了,发现呢一夜未归,要不,你又要撒谎编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回去多少睡一会,白天那么忙,你都没时间休息。记住了,不要什么事,都自己去亲力亲为,要放手,给晓晴和何姐帮你分担,不要把自己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关切的话,又把周敏感动了,她把抱着肖尧的双臂,又使劲抱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现在不是在扩建吗,等都正常运转了,我就会闲下来。真能走得开的话,我就去看你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你最好选择周六上午到我那,那样,我就可以带你到省城玩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肖尧,你走,我就不去送你了,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,你要保重,不要看什么不顺眼就冲上去,别让我担心,好吗?”

    肖尧含糊的答应了。在这夏夜的凌晨,在凉爽的晨风里,在周镇的大榕树下,一对恋人,深情的吻别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肖哥哥,那边有个小偷,在掏老爷爷的口袋。”

    在去中转城的班车上,就睡了一路的肖尧,一上开往省城的火车,就又呼呼大睡了。此时,坐在他身边的静儿,连摇带喊的才把他弄醒。肖尧睁不开睡眼朦胧的眼,懒洋洋的问道:

    “小偷?在哪?”

    “看,在前面,老爷爷的小布袋子被拽出来了,他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顺着静儿的手指,肖尧眯缝着的眼,看到了小偷抓着布袋子,转身就往自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这小偷不是倒霉催的吗?你往前走,不一定有人看见,就是有人看见了,也不一定会管。可你偏偏往肖尧这里走,他就坐在过道边啊。

    小偷没走几步,就被肖尧伸腿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把钱袋子留下,放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别多管闲事。挡人财路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扛死猪,钻地道,得手往后绕,也是道上的行家了。但你坏了道上的规矩,送回去!”

    肖尧一席话,把小偷说的无言以对,他以为遇到同行了。可王佳佳她们几个女孩,都被说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被偷的老大爷,在别人的拉扯提醒下,也醒来了,转手没摸到钱袋,就大呼起来:

    “是谁偷了我的钱啊?那是我借来的,是到医院救我儿媳妇命的呀。你们不能做谋财害命的缺德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别急,小偷被一个小伙子给拦下了,还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得到提示的老大爷,回头看到被肖尧拦住的大汉,他连忙爬起来,跑过来抓住小偷,死也不松手了。

    那小偷见事情败露,不得不收手,丢下钱袋给老大爷,转身就走。离开的时候,狠狠瞪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我坏了规矩,你也破局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不是每一个场合,都会有人见义勇为的。大家见这小偷长得彪悍,又气势汹汹,没一个敢出来阻拦他离去。肖尧笑笑,也望着他自去。

    老大爷拿回了救命的钱,对肖尧当然是千恩万谢,肖尧客气几句,就让他回座位去了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什么叫扛死猪啊?我们坐火车,就叫钻地道吗?这火车还真有点像地道。”

    静儿问的话,也是王佳佳她们想知道答案的,不过肖尧却被静儿后面的话逗乐了。他来回看看车厢,不得不佩服静儿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“静儿,这扛死猪呢,是黑道上的话,意思就是偷盗睡着的人,这钻地道啊,是偷裤子口袋里的钱财。与坐火车无关。你把火车比喻成地道,还真是像极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解释,又激起了夏雪的好奇心。肖尧放走小偷,她就不舒服了。也奇怪今天这么多人,怎么不像那天,自己把肖尧当小偷抓时那么齐心协力,勇往直前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说裤子口袋叫地道,那上衣口袋叫什么?”

    肖尧本不想说,但见夏雪和王佳佳她们都是一脸的期待,他招招手。把大家拢聚到一起,这才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上衣口袋还分上下哦,胸前的口袋,叫天窗,腰边的口袋,叫平台。还有,裤子后面的口袋,叫白给,明白什么叫白给了吧?以后出门,千万不要把钱包啊什么的贵重东西,放在裤子后面的口袋,那就是白白送给小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小偷真可恶,把睡着的人叫死猪,被偷了,还叫扛死猪,太难听了。你说他坏了规矩,他坏了什么规矩啊?”

    “这规矩,是从远古传下来的,有三不偷,就是一句顺口溜:老不偷,少不盗,遇到清官把香烧,劫富济贫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(有行家看到此顺口溜,不必考证,这是小作自编,是对道上朋友的希翼。)

    “肖尧,他还在火车上,你说到站了,他会不会报复你啊?”

    王佳佳想到了小偷最后留给肖尧的话,她不无担心,黄莉也是投来关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你这就是杞人忧天了,你不知道吗?到了省城,火车站在北门,那就是蔡小头的天下,他都不敢动肖尧,谁敢动他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佳佳,他们这些小偷,是不会到市里作怪的,他们在线上混的,就吃线,不吃片。”

    肖尧嘴里安慰着她们,说的也没错,但是他知道,他是被小偷记恨上了,今天不来找茬,往后也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肖尧也清楚,线上的小偷,是不会玩单飞的,这趟列车上肯定有同伙,就看他们会不会,在到站之前,聚拢起来对付自己了。

    其实,肖尧自己一点也不担心自己,他担心是身边的,六个女孩子的安慰,他想让王佳佳带着静儿她们离开自己,但又担心小偷,是否已经认定了她们,是与自己同行的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