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三十三章 出门别忘回家路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卫生局家属院里,夏逸盛和夏雪的母亲,此时正在焦急不安。夏逸盛晚饭前,就要去找夏雪,被她母亲一句话给当下了,只说他们姐妹俩,原来关系很好,这么久没见,在一起吃个饭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晚饭时间,都过去了好一会,天都黑了,还不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,他真的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在外面吃饭,,也不回来说一声,来回也就半个小时,让我和你妈担心。”

    见到夏雪回来了,夏逸盛终于放下心来,带着溺爱的嗔怨道。

    夏雪把单车,放在门口车位锁好,看到父亲在假装生气,就上来抱住夏逸盛的腰,撒娇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爸,我不就是怕你们担心,这才回来对你和妈说一声。我晚上还去陪香儿姐姐说话,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走。等把他们送走了,我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我早就对你说过了,不准夜不归宿,连住校我都不让,你现在...”

    “爸,我这不是特殊情况吗,本来我是叫香儿姐姐,来我家过夜的,现在那小屁孩和他朋友喝酒,被灌醉醉的了,香儿姐姐不放心,才不来我家的。我不过去陪她,就太不讲情分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别一口一个小屁孩的,人家不比你小,就是比你小一大截,你也不能这么叫,女孩子要懂点礼貌。我是怕你去了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得很呢,那里除了香儿姐姐,还有姓肖的一个妹妹,一个好可爱的小女孩。我保证不会有事的。还在招待所大院子里呢。”

    夏逸盛这次很开明的,答应了夏雪的请求。关键是他对肖尧人品的认可,还有就是对何碧香的歉疚。 也许是大车骑着不舒服,也许骑车太累了,夏雪这次改乘公交车走了。

    夏雪兴致勃勃的回到招待所,何碧香见她归来,也很开心,连忙添茶倒水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张床上,躺着微鼾沉睡的肖尧。另一张床上,大中小三个女孩,一起坐在床上聊天。她们一起先怂恿静儿,说是这么认识肖尧的。

    静儿没有磨叽,兴高采烈的讲述起,在上海收容所见到肖尧的整个过程。 何碧香也从静儿断断续续的描述中,基本清楚了他们认识的经历,心里不住的唏嘘。

    静儿说了一会,何碧香也对夏雪,说起了这一段时间,和肖尧相处的往事,其中夹带着不少的夸张话语。更让夏雪无语的是,何碧香在说的过程中,常常无意识的出现了,只有怀春少女才有的那种憧憬。

    夏雪在整个聊天过程中,更多的是提问,她像听一个传奇故事一样,听完了静儿的讲述,又像听情书一样,听完了何碧香对肖尧的赞美。

    夏雪感觉自己,只是听了一个故事,根本就不能相信。但事情的人物,就在眼前,就算香儿,带有个人情节因素,有些夸大,静儿可是实打实的,说了事情的真相,那一小脸的激动、和崇拜,是装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夏雪看看酣睡的肖尧,嘴角微翘。难怪这家伙到家里见到自己,一点也不吃惊,对自己不屑一顾,原来在他身边,除了香儿和静儿不算,还有好几个漂亮妹妹,对美女有了免疫力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间有了某种冲动,想去见识一下,肖尧身边的美女,到底都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何碧香和夏雪两人,直把静儿都聊睡着了,她俩就让静儿睡那床上。主动转移阵地,到座椅上,又接着聊。反正俩人,谈天说地,胡扯海侃,都刻意的避开了,关乎到夏延的话题。其余的,再把这些年的经过,各自讲述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这一夜,肖尧也就在静儿刚睡不久,喝了一次水,看到夏雪在这,也没多问,喝完水后,又紧接着倒头大睡了。

    快到天亮时,夏雪对何碧香说道:

    “香儿姐姐,我想和你们一起走,去你们那玩玩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啊,就怕你父母不让你出远门。反正过不了几天,静儿她们也要回来上学了。正好来回都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一夜的畅聊,何碧香和夏雪是越聊越投机,一口就答应了夏雪的请求。她哪里知道,夏雪心里打着什么小九九啊。

    这次夏雪也没客气了,直接推出那部新买的单车,飞快的往家里赶去。她要在肖尧起来之前,回家准备好行李,过来与他们同行。

    哪知道夏雪回到家,喊起了父母,告知自己的想法。父母坚决不同意。虽说有何碧香同行,对肖尧也放心,但他们的女儿,从来没单独远行过,就是三个字: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你对姓肖的,和香儿姐姐都放心,就是不放心路上安全,那你知道,我们昨晚是和在一起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孩子在一起吃饭,我没那兴趣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也太小看那姓肖的了,是蔡老大和青龙帮的帮主,还有一大群他们的兄弟,一共满满两桌人,你看,外面的车,就是他们买来,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这丫头,胆子越来越大了,我和你爸,都不敢和那些人打交道,你不但和他们吃饭,还收人家那么贵重的东西。你这是要气死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听我说完,爸,你知道蔡老大他们,为什么来请姓肖的吃饭吗?是青龙帮帮主李进,得罪了姓肖的,拉着蔡老大来赔礼的。他们以为我和姓肖的是那个关系,为了讨好姓肖的,就买了车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一般关系,怎么会为了讨好他,给你送这么贵重的礼?你到底在外面,瞒着我们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夏雪的妈妈快急疯了,这才一晚没归家,她都有点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。向来洁身自好,温顺乖巧孩子,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陌生啊?

    夏逸盛生怕急坏了夫人,连忙把夏雪上午对自己说的事情,对老婆解释了一通,安定下她的心。然后又对夫人说道:

    “雪儿她妈,孩子大了,我们该放手就放手吧,给她点自由。她把这件事告诉我们,不外呼就是说,肖尧有能力,保护他们路上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夏逸盛转身又对夏雪说道:

    “去吧孩子,你也不小了,以后的路,都要靠你自己去走,我们做父母的,只能把你扶到路上,该怎么走,该往哪走,还是要靠你自己。爸只能对你说一句:出门再远,别忘了回家的路!”

    夏逸盛的最后一句话,把夏雪的眼睛说红了。她使劲的点着头,眼里噙着泪,回房收拾好自己的行礼。再郑重的和父母道个别,再次骑上单车,再次踏上回招待所的路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