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三十章 父女交谈释前疑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何碧香早晨醒来的突然变化,让肖尧很不自在。在和陈科长与刘华东,吃完饭后回到房间时,肖尧心里还有疙瘩,他当着陈科长和刘华东的面,不好多问,这下就剩他俩人了,肖尧决定还是问个清楚为好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要是我哪句话说错了,你就对我说明白,我给你赔不是,你这样,我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没什么的,你也没说错话。你要我怎样,我就怎样,你不要我怎样,我就做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姐,咱不闹了好吗?你就是对我有什么意见,你说出来,我改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何碧香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肖尧,好像实在斟酌肖尧话里的诚意,看了良久,她还是摇摇头,苦笑一声,走到床边准备睡觉。肖尧上前抱住了她,她一点也不挣扎,任由他抱着不动。

    肖尧又想进一步的去吻她,她扭头让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弟,别这样了,这样我不是享受,是难受。你又何尝不是呢?还是等我手好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停止,带些强迫的吻了上去。何碧香用仅有的一只手,搂住了肖尧的腰,眼里泪水随之而下。肖尧也不忌讳,移动嘴唇到她脸上,直接把她的泪水舔食了。何碧香伸手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恶心,你也不嫌脏。”

    “脏什么?就是和你嘴里的味道不一样,嘴里的有点甜,眼里的有点咸。”

    略微的缠绵后,肖尧见何碧香的情绪好了许多,又想上前去吃几口,过过奶瘾。可是何碧香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姐,我还是想要吃。你不是说我要你咋样,你就咋样吗?你就依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贪嘴,吃痛快了,我却难受的要命。这不上不下的,能活活被你吊死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何碧香这话,说的差点噎死。这上上下下,把他想吃中间的**,扫的干干净净。他松开手,拉着她一起出门,临行前,对服务员说声,自己一个小时后回来,有人来找,让他稍等。

    “爸,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个小屁孩,被我追了一路也不说。这么多的钱,说就送来,还不让说出去,说出去了,你和哥哥都有麻烦,还大麻烦。你和哥哥,究竟做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时间回到中午吃饭前,夏雪到家做好饭菜,等她父亲一回来,就连珠炮般的发问起来。在她的心目中,爸爸是个好丈夫,好父亲,更是一个做事严谨,清正廉洁的好官。发生了这件事,她怎能不着急呢?

    夏逸盛看着桌子上的一千元钱,内心对肖尧此举是大为赞赏,他不是为了这些钱,只是为了他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。他们是双职工家庭,几十年下来,这几千块钱,还是有结余的。

    他给肖尧在心里下的定义是,一不贪财,二不鲁莽,做事讲究,为人着想。心存善念,一身正气,更难得是嫉恶如仇。他在心里,把肖尧想得越完美,越觉得自己想得透彻。不经意间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爸,我这都快急死人了,你不说话,不告诉我原因,还在那笑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是咱们家的钱,没想到,他给送家里来了。雪儿,你先告诉我,他是对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夏雪就把上午肖尧来送钱,以及她追出去的情节,捡个大概,对爸爸说了一遍。当然,最后那栽赃逃婚的事,在父亲面前,是不好说出来的。夏逸盛听完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可知道,你追的人,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他可是连咱们这的蔡小头,都忌惮的人啊,你倒好,竟敢追着他,满大街喊打喊杀的,换一个人,这时,恐怕早就在医院躺着了,不死也会脱层皮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一点也不觉得他可怕啊,不过,他跑起来倒是挺快的,我骑车都逮不到他。他自己也就小屁孩一个,竟敢喊我小丫头,要不是最后来了几个坏蛋帮他,今天我就要了他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夏逸盛也是从昨晚对夏延的审问中,才详细得知了肖尧的一些事情。没想到,他那么霸道的一个厉害角色,今天会被自己的女儿给撵得如丧家之犬,狼狈而逃。这让他对肖尧的操守,又高看了一筹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也上高中了,这件事呢,我也不瞒你,但家丑不可外扬,你听完了,自己去分析就好了,不要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夏雪见父亲终于要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了,也就一口答应了。而且乖巧的去给夏逸盛泡了杯茶,等听爸爸说完了,母亲也该下班回来了,再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爸,哥哥真的做了这样事?太缺德了。那个姓肖的小屁孩,也是讹诈。”

    听完夏逸盛的叙述,夏雪还是不信的发出了疑问,也对肖尧翻倍要钱,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讹诈?雪儿,你知道吗?你夏延哥,几年前做的这件事,是会让一个人终身残废,毁其一生的。别说只是翻倍了,就是十倍,你能让一个好好的人,去接受致残吗?”

    说道这,夏逸盛顿了顿,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哥害的这个人,不是别人,就是他当年的对象,名字叫何碧香,我们都有见过的,她昨晚也来了,只是时隔多年,我没认出来。那是多好的一个女孩啊,夏延这混蛋,这简直就是畜生不如。”

    夏逸盛这个向来注重修养的人,忍不住在女儿面前,都爆粗口了,可见他的愤恨,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啊...爸,哥哥害的人,就是香儿姐姐?我曾经问过他,他说香儿姐姐家里给她定了亲事,回家结婚去了。还假情假意的说他舍不得。真是人面兽心,以后我再也不理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爸,我不吃饭了,你说香儿姐也来了,我要去见她,再去给那个小屁孩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夏雪想到何碧香,就再也坐不住了,她回想起自己还在小学时,何碧香经常跟着夏延,一起来带她玩,给她买这买那的,对她可好了。在她的眼里,香儿姐姐是多么的温顺,那样的美好。她站起来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找?你知道他们在哪吗?你也没必要去道歉的,他当时都不和你计较,现在更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当时不但诬陷他是小偷,还说他是逃...逃婚来着。”

    夏雪到此时,也不得不把事情和盘托出了。在那个时候,逃婚可是比偷盗还要严重的多。名誉上的损失不说,传出去了,谁家的女孩子,还敢嫁给你和你搞对象啊,要是再逃了咋办?

    “你...雪儿你...你怎么这么糊涂,你自己的名誉不顾,也要顾及他人的名誉啊。真是气死我了。”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