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女子小人难养也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无视的态度,彻底激怒了夏雪,但这小丫头没有强势出击,反而选择了弱势的撒泼。在那如泣如诉的哭诉起来,博得了众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一老者上前: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怎么就没有一点的恻隐之心?这大街上,一个小姑娘被你逼的如此凄惨,你就先和她回去,有事好好协商,不要在这伤了她的自尊嘛。”

    一老妇骂道:

    “一看你这个小白脸,就不是好东西,多好的姑娘,倒追你都不要。肯定是喜新厌旧,当代的陈世美。我呸!”

    肖尧急了:

    “你们搞清楚状况再说好不好?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火了:

    “你个臭不要脸的,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啊?你要不是把她祸害了惨了,她能这样吗?还说不认识?”

    一个少妇怒了: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的陈世美,白眼狼,活该打光棍,把我们女人当衣服啊?穿旧了就扔?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,一同加入了指责肖尧的大军,更有人上来动手打肖尧。肖尧可不敢还手打女人,闪身躲过少妇的小手掌。不躲不行啊,打中了,肖尧没事,那少妇的手,是一定会疼的,因为她愤怒之下,用了很大的力气。还有人拿了臭鸡蛋烂菜叶扔他,一副要痛打负心汉的声浪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多人要对付你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终于有了一个认识肖尧的人出现了,那是蔡小头手下的一个兄弟,身边还跟着一帮人。肖尧如遇救星,赶紧让他帮忙解围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,还特么的没完没了。你,想找死啊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散了散了,有什么好看的?别人的家事,你们插什么嘴?”

    “都滚,再特么啰嗦,老子打的你们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几个人的强势介入,围观之人不敢再骂骂咧咧的了,一个个灰溜溜的离去。因为有不少人,都认出了这几个混混。那才叫,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清。一时间都走得干干净净,只有夏雪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也不再假装哭泣了,也不撒泼胡闹了。一个还在读书的女孩,见到这帮凶神恶煞的混混,没吓哭就算不错了。她见到这帮人的头,那么恭敬的对肖尧说话,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这女的咋回事?要不要...”

    “算了,让她走吧。小丫头,下次别耍这些下三滥的招数了,坏了自己的名声,是不是得不偿失啊?有什么疑问,你回去问你爸。”

    夏雪这下乖了,她知道再纠缠下去,吃亏的一定是自己。她胆怯的看了肖尧一眼,识趣的骑上单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肖尧一直等到看不见夏雪了,才回头谢过那帮人,眼看时间不早了,他要回招待所,等着大哥二哥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你别急着走,我们老大昨天发话,让兄弟们都到街上多转转,遇到你就去告诉他,他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说蔡小头在找自己,也就把自己住在铁路医院,边上招待所的地址,告诉了他,让他通知蔡小头,自己下午在那等他。

    狼狈不堪的肖尧回到招待所,着实把何碧香吓得不轻,早晨出去才换的衣服,到处都是污点。脸上也有脏东西附着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这是怎么了?伤着哪里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被人扔东西,溅了一身,我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就脱衣服,何碧香就去给肖尧拿干净的衣服换洗。然后又把肖尧脱下来的脏衣服,拿到院子里的水池去洗了。她除了进门时候,问了肖尧一声,就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肖尧很快洗完,换好衣服出来,见到何碧香还在洗衣服,就想着去接静儿回来,但他又怕时间不够,正在那犹豫,陈科长和刘华东有说有笑的进来了。何碧香在那只顾洗衣服,头都没抬,也没看到他二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三弟,这不是才起来吧?你还年轻,不要太过哦,有伤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就外行了,你别看三弟瘦,身体壮实着呢。这才刚尝到滋味,瘾大的很啊哈哈。”

    肖尧苦笑笑,也不作解释,让座后,就给他俩倒茶。何碧香进来拿衣架,看到二人在屋里,非常诧异,挨个打个招呼后,又出去晾晒衣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三弟,和弟妹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三弟,别和女人太计较,你就多让着点,别依着你自己的脾气。香儿可是个好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哪去了?谁闹别扭了?你们没来前,我正想着去接静儿,还没走,你们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,也解释不清,他赶紧的转移了话题。侧头看着在大院晾晒衣服,何碧香那寂寥的背影,心里微微发酸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去,我们不着急,就在这等你,等你回来了,我们再一起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我怕时间耽搁久了,你们下午上班又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科长他们也不知道肖尧来回要多久,下午上班,也是不好迟到,毕竟大小都是领导,不以身作则,怎么去管理别人呢?所以也就不了了之,等何碧香忙完回来,就喊她一起走,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,你们去吃吧,我不饿,身体还有点不舒服,想再睡会儿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这样一来,再说没闹矛盾,谁信啊?肖尧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孔子说过:

    “唯女子与小人,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。”

    肖尧原先对这句话,大不以为然。可今天才真正觉得,这女人也太难养了。什么也没发生,突然间从热情似火,变成冷若冰霜。这冰火两重天,搁谁受得了啊?谁都知道,何碧香说的身体不舒服,只是个托词。

    “姐,还是一起去吃点吧,你不去,我们吃饭也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想还要多劝几下,看看能否劝动她一起去吃饭,没想到肖尧只说了一句话,何碧香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三弟的话有力度,这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弟妹这叫夫唱妇随,没错吧?”

    何碧香还是不说话,但对二人的调侃,报以甜甜的微笑。就像是为了,迎合刘华东的话,出门时,她轻轻的挽起了肖尧的手臂,小鸟依人一样,款款跟随着肖尧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