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八章 悲催肖尧遇夏雪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面对何碧香的要求,肖尧无话可说,他也不想伤了何碧香的心。不过,她这下真的没有一点动作,只是乖巧的躺在肖尧的怀里,温顺的睡觉。

    这一夜,相拥而眠的两个人,一觉就睡到了大天四亮的。

    等到何碧香起来洗漱,肖尧已经处理完该做的一切,他好像做贼似的心虚,不敢正面去看何碧香。

    她跟昨天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一切都是中规中矩。不说一句**话,不做一件诱惑事。让肖尧明显感到二人生分了,他好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姐,不要这样好吗?我好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你怎么一大早的就换洗内...衣服?我昨晚就说了,在我伤手恢复之前,我会做回我原来的自己,不会让你难堪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...我是昨晚太热,汗水流多了。我...我是想看到你心情舒畅,生活快乐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想到了什么,她有些脸红。也许他是抱着自己睡觉,夜里有了反应吧?她羞羞的赶紧岔开话题。肖尧结结巴巴的敷衍一下,也随之绕开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乐啊,不过那样的快乐,就没必要了。你憋得难受,我也难已忍受。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。我在这里等你。记得回来吃饭,你和两个哥哥约好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不说了,昨晚回来,他还把夏延的单车骑来了,他现在要去夏科长家,还给他一千元钱,本想带着何碧香一起去的,可她已经发话了,肖尧就独自骑车,直奔夏逸盛的家属大院。

    和肖尧意想中的一样,给肖尧开门的,果然是夏逸盛的小女儿夏雪。

    “是你?昨晚你来找我爸什么事?他很晚才回来,今天一大早,没到上班时间,就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在家就行,我昨晚找你爸借钱急用,我担心你爸也急需用钱,我现在是来还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借钱,现在就来还钱?还不到十二小时吧?这用得着你连夜来借钱吗?”

    夏雪觉得肖尧说的一点也不符合逻辑,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肖尧,仿佛想看穿他撒谎的缘由。不善说谎的肖尧,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他有些恼羞成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是怎么回事?我是来还钱的,又不是偷钱,你像审贼一样审问我。这是一千块钱,你回来交给你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小丫头?自己还是个小屁孩,敢管我叫小丫头?谁知道你这钱,是什么来路?我怀疑你是来贿赂我爸的,我不收。”

    肖尧把钱往她手里一塞就走,谁知道夏雪,一下子就把一捆十元的钞票,给扔到门外的地上,斗鸡似的仰着脖子,仿佛迫不及待的要挑战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行贿你爸?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这车是夏延的,也放你这了,钱和车,你爱要不要,反正我还回来了。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肖尧大摇大摆的走了,看也没看夏雪仍在地上的钱。好鸡不和犬斗,好男不和女斗。他才懒得和这小丫头计较呢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,不把说明白了,你就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夏雪紧追几步,一把拽住肖尧的衣服,就不让他走。肖尧见有人看过来,他不想纠缠下去,甩开夏雪的手,撒腿狂奔。

    夏雪也想追过去,但看到肖尧的速度太快,就连忙转身去推车,她顺手把地上的钱扔进家里,跑过去锁上门。骑着单车,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肖尧刚跑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下,见夏雪回身把钱拿起来了,没跑几步,就不跑了,直接走到不远处的公交车站,在那等车。哪知道还没等来公交车,却等到夏雪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跑啊,你不是跑得快吗?这回我看你还往哪跑?”

    夏雪老远就看到肖尧在等车,她连蹬几脚,来到肖尧面前,得意的数落着肖尧。肖尧一看势头不对,真的是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跑啊?你给我站住,我就不信了,我骑车还能追不上你跑步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宽阔的大马路上,上演了一幕闹剧。肖尧在前面撒丫拼命的跑,夏雪在后面骑车狠命的追,肖尧也跑不掉,甩不开夏雪,夏雪也追不上,逮不到肖尧。

    “抓小偷啊,抓流氓啊,前面逃跑的人,偷了我的钱,还对我耍流氓,你们帮我拦住他,别让坏蛋跑了。”

    夏雪急中生智,一路追,一路大喊起来。这下肖尧就惨了,纷纷有人加入了追捕的队伍。很快便形成了,肖尧一个人在前面跑,后面跟着一长串追兵,有骑车的、有跑步的,还有甩东西拦截阻碍的。

    饶你肖尧身手敏捷,速度过人,但后有追兵,前有拦截,磕磕碰碰的跑了一大截,最终还是被堵到了人群中间。肖尧虽然被堵住了,但他脸不红、气不喘,气定神闲的用两眼,瞪着夏雪: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你最好别把这事说出来,否则,你爸和你哥,会有很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小偷也太猖狂了,都被抓住了,还敢威吓小姑娘,我们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场景,和现如今社会可大不一样,那才叫一呼百应,同仇敌忾。当时流行的话叫做:贼、贼,逮到一顿捶。眼看一场围殴肖尧的惨剧就要发生,夏雪赶紧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打他,他不是小偷,她是我男朋友,要逃婚。我谢谢大家帮我追上他,谢谢啦!”

    “啊...你这小姑娘,怎么能这么做呢?万一打伤了他,那不是冤枉了好人吗?”

    “打伤就打伤了,这么漂亮的姑娘都不要,还逃婚,打死都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俩都还这么年轻,搞不好是定的娃娃亲,小伙子现在有自己喜欢的人了,这才会逃婚吧?”

    一时间七嘴八舌,不对,是千嘴百舌,说什么的都有。肖尧本已做好,挨打不还手的准备,这下又被卷入到逃婚的口舌之中,真真是让他欲哭无泪啊。

    等到人群逐渐散去,肖尧也不想再跑了,他若是再跑,真怕这小丫头,又会想出什么幺蛾子,来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看了,这是我们家事,谢谢大家,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夏雪把最后滞留的几个人都赶走了,然后才看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你刚说什么?这事会对我爸和我哥,有大麻烦?你不对我讲清楚,你今就别想跑,要不你再试试?”

    肖尧不想理她,不跑也不说话,只管在那四下看风景,连瞧都不瞧夏雪一眼。

    夏雪见到自己说的话,都被完全无视了,立马火冒三丈。但她没有发作,按耐住火气,心生一计,当场撒起泼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到底那儿不好?那个女的长得比我漂亮吗?你要是不说清楚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夏雪这一大嗓子,把走到远处的人都喊得停了下来,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,不能见死不救啊不是?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