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佳人初尝鸳鸯浴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一场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惩恶行动,在几人的微妙配合下,目前看来,是圆满结束了。何碧香心情特别兴奋,加上她下午睡了好久,现在是一点睡意也无,开心的逗着肖尧,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肖尧其实也没睡意,打了一场胜仗,不管后续如何,就眼前来说,他还是充满成就感的。他那还没有成熟的心性,做不到老谋深算,喜悦之情尽显与言表。

    此时,肖尧被何碧香戏弄着,他也不恼,若不是又所顾忌,他早就冲进浴室,把何碧香看个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是你说的,可不要怪我,你把裤衩穿好,我来给你擦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很快就喊让肖尧进卫生间,肖尧也不再犹豫,推开门就进去了。然而,一进门,他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映入肖尧眼帘的,是白花花的一片,吊着右手的何碧香,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见肖尧傻站着不动,就主动过来拉着他,进到浴室,关上了小门。转身又把淋浴头打开了,在肖尧还在愣神的的当儿,他就被淋成了落汤鸡一样。

    肖尧被惊醒了,这次他终于又点气恼了。不为别的,只为了被何碧香给耍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...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什么了?我骗你看遍了我的身子,你还不高兴?别人可是求之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

    “你啥?难道你还吃亏了?姐听人说过,男人和女人一起洗澡,叫鸳鸯浴。今天我们俩就洗个鸳鸯浴。”

    肖尧到这时候,也不再忸怩作态了,他三下两下,脱光湿漉漉的外衣,只留下短裤。从何碧香手里拿过澡巾,轻柔的帮着何碧香,擦洗起来,但他还是避开了,最为敏感的部位,一双手还带着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在害怕什么?姐只会对你负责,不会要你负责的。更不会赖上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想哪去了?我是怕把你皮肤弄坏了,太嫩了,我不敢使劲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傻吧,你还不乐意,你也不想想,你吃我的时候,那么用力,不也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见,你后背,我轻轻擦一下,就完全红了,都快出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夸张,你稍微用点力,姐舒服着呢,我还是第一次被擦背呢。一会我也帮你擦,真的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有说不完的呢喃话,释不尽的满腔情。对于面前这个小弟弟,她是毫无顾忌的,释放着自己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的恶意,没有任何的企图,唯一想要的,就是把自己,毫无保留的奉献给眼前的心爱男孩。她非常确定,他会珍惜她、爱惜她、保护她。在他的身边,她是那么的安逸,快乐,幸福。

    直到肖尧,小心翼翼的,有所保留的,把她的全身擦个遍。她才满意的接过肖尧手里的澡巾,为肖尧擦洗起来。肖尧不要她擦,说她一只手不方便,自己够得着后背,自己能洗。但她坚持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当她为肖尧擦完上身,要除去他的裤衩时,肖尧又不干了,那最后一点遮羞布,肖尧一再坚持保留。

    何碧香看着那遮挡着的凸起,胸口怦怦直跳,也显得口干舌燥。她觉得自己,现在完全变成一个坏女人了,竟然主动的对那事有了渴望。她想到这些,但也没有悔改的心念,继续嬉笑着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你看你,是不是假正经啊,那儿都出卖了你,还在那硬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不是我自己想要那样的,是它不受我控制,自作主张的。你快出去吧,我洗洗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笑着拿起一条干浴巾,到外间去擦干水珠。肖尧飞速洗完,由于没带换洗裤衩进去,只好裹着大浴巾,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早先出来的何碧香,此时却变得异常安静,没有上来再调笑肖尧,而是直接把肖尧的内裤递给他,自己转身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肖尧对何碧香的异常,没有在意,换上裤衩出来后,看到何碧香闭着眼,躺在那睡觉。他关了灯,也躺在另一张床上,独自休息。可是,还没等他培养出困意,他却听到了何碧香,窸窸窣窣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肖尧以为何碧香做噩梦了,也没太在意,因为这事,在静儿身上也发生过,没一会就好了。可是好大一会过去了,何碧香还是在那低哭,肖尧起来走过去,准备把她叫醒,噩梦时间长了,也伤人的。

    “姐,醒醒,姐,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,我又没睡着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蒙了,你没睡着在那哭啥?刚才还好好的,笑得比谁都开心,这转眼出来就变了,这会还哭起来了。肖尧心里纳闷,嘴上是一句没问。就站在何碧香的床边,不远不近。这女人还真是善变啊。

    何碧香也不管肖尧,自顾自的继续在那低声哭泣,还越哭还越来劲。肖尧架不住了,这大晚上的,万一引来人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姐,你有啥事,就说出来,这要是被人听到了,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见肖尧说的满腹忧愁,逐渐的止住了哭泣。她不想让肖尧有顾虑。但她还是没有说话,只在心里发苦。你要是真的把我怎么样了,我还会这样吗?

    我为你,丢下了女孩本该应有的矜持,我为你,拉下了保持二十多年的脸面。该说的,我说到了位,该做的,我颜面尽失。我还要怎么样,你才能知道我的心?我唯一的愿望,不就是想把自己,完完全全的交给你吗?

    肖尧还在那傻站着,他很为难,走又不好走,留又不好留。何碧香虽然不哭了,但是一句话也不说。看她香肩不停的耸动,说明她根本就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“姐,你这样子,我很着急,也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我没事,你要是困了,就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,你这样,我哪睡得着啊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愿意,就再上来陪陪姐,明天就没有这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朦胧中,还是可以看到,何碧香只穿一件内裤在,他有些犹豫。他从来就没把自己,当做正人君子,这两天的坚守,不去突破那最后一道屏障,只为了心中的那一道信念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愿意就算了,姐以后不会再那样对你了,我不想让你,把我看成是一个放荡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没有。我只是看到你的手,我心里就过不去那道坎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都如此说了,肖尧一边解释,一边坐到了她的床边。侧身躺倒床上,把她拥进怀里。

    抱着何碧香睡觉的肖尧,这一夜做了一个甜蜜的梦,不过,梦里的佳人,却是他一直不敢轻易冒犯的王佳佳。醒来时,内裤有异,他赶紧去到卫生间换下,立即洗净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