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三千巨款做偿还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说话的严厉口吻,就连陈科长也是暗暗吃惊,这小小的少年,哪来的如此狠厉?和平常交往以及他见义勇为的行为相比,简直是判若云泥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人呢?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本来想找到你们,证实这个口供后,再回来和他说还钱的事,现在既然他叔叔也参与了此事,还得到了好处,那就别怪我狮子大开口了。我去问问他叔叔家的地址,我现在就去他叔叔家。叫他叔叔赔钱,随他们叔侄以后怎么咬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在肖尧说完后,也把肖尧怎么对付夏延的事情,简略的说了一下。刘华东和陈科长听后,惊得二人是瞠目结舌,这是温水煮青蛙,活着比死还难受啊。但愿夏延意志坚定一点,不要被逼疯了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他叔叔家的地址,你也不要去问他了,我知道,就在卫生局家属院。我在干供销科长时,有事求他帮忙,我去过他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知道他家都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时间,应该就他夫妻俩和一个女儿在家。听说他家就三个闺女,老大和老二都出嫁了,这老三还在读书,和你年龄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他家还有一个老婆和女儿在家,就有点头大了。他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女人来吵架。看来只能把他叔叔,约出来单独谈判了。可是用什么借口,才能约他出来呢?他把自己的想法,告诉了陈科长。

    “那要什么借口?你就直接说,夏延在你手里,有关贪墨的事,夏延都交代了。他就必然会和你谈判,夏延这个侄子,他看得比自己的三个女儿还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肖老板,这都要揭毯子了,还有什么必要遮着盖着的?直接跟他挑明了,我们有证据在手,不怕他耍赖,更何况,夏延人也在我们手里,不怕他不就犯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肖尧被他二人,一语点醒梦中人。四个人,三辆单车,直奔卫生局家属院。

    夏逸盛也就是夏延的叔叔,原来是在医院的一个主刀医生,医术很好,救治过不少病人。后来经过努力,一步步升到了,现在卫生局检验科科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工作上,他一直是兢兢业业,精益求精。对下属,那也是嘘寒问暖,颇为关照。在卫生局的口碑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夏逸盛只有老兄弟两人,他们的下一代,就只有夏延一个男孩,所以他一直以来,都非常关照夏家,这颗唯一的独苗。

    几年前,他委托熟人,也是自己的权利关系,把夏延安置到食品厂,并很快就让他担任最底层的小组长,期望要他好好工作,做出成绩,来一个步步高升。可这小子不争气,好几年都没挪窝。

    今晚,夏逸盛正和做完作业,在休息的小女儿说笑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夏雪连忙起身要去开门,夏逸盛示意她等等。

    “谁呀?这么晚了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夏科长,我是为了夏延的事,特意来找你的,我不想打搅你的家人,你出来,我和你说两句就走。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一个比较稚嫩的男孩声音,语气还很诚恳有礼,夏逸盛没有怀疑有它,就是他有怀疑,牵涉到夏延,他也顾不得许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和夏延是什么关系?这么晚你还来找我,他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夏逸盛一打开门,就连珠炮般的对着肖尧发问起来,只能说明,他太在乎夏延了。肖尧在门打开的一瞬间,就看到了一个少女站在门边,还有一个妇人,从里面房间走出来。他故作神秘的对着夏逸盛招招手;

    “夏科长,我们到别处谈,免得妨碍你家人休息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转身就往远处走。夏逸盛拦住了想要跟出来的夏雪和她母亲,独自跟着肖尧走了。

    肖尧来到家属院大门外的马路边,就着路灯光,打量了一下夏逸盛,只见他穿着单薄的睡衣,瑟着拖鞋,虽满脸焦急,但不失庄重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说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不言语,直接把夏延的招供书,递给了他,夏逸盛就在路灯下看了起来。还没看完,他的手就已经气得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畜牲,怎么干出这么伤天害理之事?天理难容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他这样骂夏延,心里就犯糊涂了。这是什么意思?他不是也参与了吗?怎么他会这样义正言辞的骂起来?难道他是想来个一推干净?

    “他在哪?这个小畜生现在在哪?你带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带你去找他的,你先把这状纸还给我,再多带些钱,要比这上面说的翻倍带,否则,我不保正你能完好无损的把他带回来。还有,我希望你越快越好,光着身子躺在草丛里,这大夏天的,可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说话时,就一把将纸夺回,然后他看着夏逸盛的反应。夏逸盛本还想再说点什么,但他摇摇头,唉了一声,就返身回家了。

    夏逸盛走了,肖尧飞快跑到大院的转角处,见到了等在这里的陈科长三人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他答应赔钱了吗?”

    肖尧把见到夏逸盛的前后经过,告诉了他们,然后带着疑问说道:

    “夏延在这信上说,他分给了他叔叔五百元,我看他叔叔的样子,好像还不知情的,要是装的话,那也装的太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不知情,我们不管,反正他侄子给他钱是真的,有这个,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让他翻倍,那可是小三千块钱的巨款啊,他家里拿的出吗?”

    “小弟,他只要还,就把该给我的还给我,其他的就算了吧,多要人家的钱,我心里过意不去”

    “姐,这不是多要的事,这是惩罚他,你别管了,一切有我呢。你们都先到招待所等我。我办完事,就回去找你们,你们都不要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头,房间钥匙给你们,我必须陪着肖尧,不然我不放心。小弟,我知道,我跟着也是累赘,但我就是要跟着你,看着你没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了想,只好让陈科长和刘华东先走了。肖尧带着何碧香,又回到大院门口。没过一会,夏逸盛已经换好衣服,骑着单车,形色冲冲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走,快带我去看看,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让你带的东西,你都带来了吗?带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把单位要买仪器的公款,都带来了。三千还不够?”

    夏逸盛有点气急败坏的,把三捆钞票扔到肖尧怀里。自己被侄子耍了,套进这荒唐的破事,现在又被肖尧要挟,不得不挪用公款救急。他哪里还能沉得住气,就差大喊大叫了。

    肖尧看着怀里的三捆面值十元的钞票,想必夏逸盛也不会作假,顺手装进何碧香手里的布包,交给她提着,自己蹬上单车,带领着夏逸盛,再次向靶场驶去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