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五章 狡猾鱼儿上钩了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夏延为自己安排好后援,独自小心谨慎的前往。他手里一道强烈的光束,不停的来回扫描。这一切,躲在靶场拐角处的肖尧,并不知情。他只是看到了一道光柱,才明白,鱼儿上钩了。

    何碧香见到那光束近了,就要出去,被肖尧无声的拦住了,并且对她摇摇头,示意她现在不要急着出去。

    夏延走过肖尧他们藏身的拐角,也没看到何碧香,就不敢再往前走了。他把单车支好,回身把手电光,照向来时的路,一点也看不到那躲藏起来的几个兄弟了。

    夏延估计何碧香还没到,正在犹豫何去何从,突然间,一只大手,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,紧跟着,脖子后面挨了重重的一击,顿时,他两眼一翻,人事不知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肖尧本意还想,再等一会再动手,可是夏延突然回转,肖尧担心他的手电光,可能会发现到自己,故而迅速出手,他为了防止夏延大喊大叫,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出手之时,就捂住了他的嘴,然后,随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,将其关闭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瞎眼关了手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看到了,走吧,我们四个,正好回去玩牌。吃一顿晚饭,跑这么远,真特么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搞得跟做贼似的,神神秘秘的,让我们跟来,又不让我们过去,真没劲,走吧,回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隐蔽的角落,半路聚集到一起的,陈科长和刘华东二人,听到这些人往回走了,紧张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。等到那些人走远后,刘华东才敢小声的问道:

    “陈科长,我现在怎么办?要出面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肖尧既然不通知我们,单独行动,就是不想把我俩牵扯进去,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单位的,就像刚才那几个人,都是夏延班组的,就是真的发生冲突,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也不好出面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华东还要问话,陈科长拉了他一下。指了指刚才手电光消失的位置。那里又出现了微弱的亮光。

    肖尧一掌击晕夏延后,立即关了他的手电,把他的单车,也藏到了远离路边的草丛中。然后用毛巾,堵住了夏延的嘴,用麻绳,困住他的手脚,把他抱到拐角后方的一个低洼处。打开自带的手电,掐住夏延的人中,把他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呜呜呜...”

    夏延说不出话,惊恐的睁大一双小眼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眼前不就是那小子和香儿吗?自己小心谨慎,算无遗策,怎么还是上当了啊?自己带来的兄弟,没有听到自己的叫喊,一时恐怕是来不了,不能救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夏延,你不要做无畏的反抗,现在,我问,你点头或者摇头。但是,你要是敢骗我,这地方,就是你的埋骨之地,死后时常还能享受到枪子的照顾。你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遇到肖尧这样的狠角色,夏延唯有任命了,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鱼肉,肖尧就是刀俎。反抗只能是自讨苦吃。所以他拼命点头,嘴里也答应着。还把乞求的目光看向何碧香,巴望着这个善良的女孩,来为自己开脱,何碧香看都懒得看他一眼,只把目光,定格在肖尧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假借厂里的名义,辞退的何碧香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,接收了,厂里给她的治疗费和误工费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这次夏延先是摇头,看到肖尧瞪大了眼睛,就要发飙,又赶紧点头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该认怂时就认怂。自己已经做了,这回不承认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她的辞退补助,都是你拿去的。你现在,把这些经过,一共贪墨了多少钱?全部给我写下来。我会连夜去验证,但凡有一句假话,我回来,绝不会饶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最后一句不是问,而是肯定,这让夏延绝望了,看来他都知道了啊,这是要自己写招供,并签字画押的架势啊。

    何碧香随手就拿出纸笔,和一个写字的底板。肖尧解开夏延的双手,把他放趴着,让他写字。在肖尧和何碧香的监视下,夏延无可奈何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在一旁看着,只要发现字迹不清,或者写得不工整,就换纸重写。夏延心里直叫苦,这趴在地上的姿势写字,哪能写得那么工整?即使蚊虫叮咬不说,还有心里的恐惧,手发抖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个多小时后,夏延终于写完了他要交代的一切。肖尧拿到手,就着手电的光,仔细的看了一遍,又把有疑问的细节,让夏延做了补充,最后,肖尧让何碧香拿出印泥,让夏延在口供上面按上指印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办妥,肖尧把夏延的衬衣和长裤扒下,只让他穿个裤衩。不顾夏延的呜呜哀求,把他丢到凹荡里,又拿来许多,带有尖刺的枝条,覆盖在他的身上,扎得夏延呜呜直叫,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确保你写得都是真的。但凡有一句假话,你就不会离开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妨告诉你,这地方,一年也就几次打靶,才有人来,你不要妄想着乱动,就有人来救你,你动作越大,尖刺扎得越多越深,不让你吃点苦头,难解我心头之恨。你给我老实呆着,只要招供没有出入,天亮之前,我会来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把夏延的衣裤藏到草丛里,拉着何碧香,推起夏延的单车,就往市里赶。何碧香回头看看埋在刺条枝里的夏延,心里不禁一阵发颤。

    夏延的衣服被扒光了,夏夜郊外的蚊虫,是多么的可怕,更可怕的还有蛇呀,蜈蚣一类的毒物,这能保持不动吗?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把他怎么样啦?”

    “陈科长,刘哥,你们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肖尧和何碧香刚走出靶场区域,来到大路边,就看到刘华东迎了上来,肖尧吃惊不小,自己正准备回去,找他俩证实口供呢,没想到在这就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从夏延请假,才估摸这和你有关,这不一路跟踪到这里吗,他还带来四个人,不知何故。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,你是不想让我俩牵扯进来,所以就一直在这盯着,看到你俩打着电筒过来,我们就来到这里等你。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肖尧把夏延些的招供,递给陈科长,何碧香用手电照着,刘华东也伸过头去观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畜牲,这事都干的出来。上面的钱数是对的,提到的卫生局的人,就是他的叔叔,也是他最强硬的后台。其他的情节,我们也不清楚。你打算怎么把这钱要回来?”

    “要这钱?我要他们加倍偿还。”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