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二百二十三章 食髓知味生贪恋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何碧香在医院逗留,是为了让肖尧多睡一会。肖尧在招待所等待,他早已躺不住了,起来坐下,坐下又起来,可谓是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贪睡的静儿一醒来,看到肖尧坐在对面床上,就跑过去爬到肖尧身上撒娇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何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出去办事了,一会就回来。静儿饿了吧,你快去洗洗,等何姐姐一回来,我们就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静儿答应一声,转身去卫生间了。肖尧看看时间,早已过了上班的时候了,何姐为什么还不回来呢?

    肖尧再也坐不住了。他有点后悔让何碧香去面对夏延了,作为一个男人,出来办事,竟然让一个带伤的女人,去打前哨。肖尧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他把眼光看向卫生间关闭的门,急等静儿出来,就去找何碧香。什么遇到熟人啥的,也不去考虑了。

    静儿在卫生间,慢慢悠悠的洗漱了好久,才漫不经心的走了出来。,肖尧虽是万分焦急,可他还是耐心的等到静儿洗完出来,一次也没有催促。直到静儿出来,他一把抓过静儿的手,急匆匆的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抓的静儿手好疼啊。”

    静儿被肖尧的动作吓了一跳,正要开口问何姐姐怎么还没回来呢,就被肖尧抓着往外拽,手上的力度还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们要去哪?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还不是要去找你,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?你想急死人吗?”

    拉着静儿刚到门外的肖尧,看到何碧香正好回来,他心里是踏实了,可一股无名火,噌的一下就上来了。何碧香被肖尧突如其来的怒火弄蒙了。

    昨晚还那么柔情蜜意的,怎么这一觉醒来,第一句话就发火了?难道男人,都是那么的善变吗?她委屈的眼圈发红,强忍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,倔强的看着肖尧,不作解释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肖尧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他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姐,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我越等越着急,万一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我这辈子心里都过不安生。我是等你等得急眼了。姐,你别在意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解释,何碧香心里释然了,一股暖流传遍全身。原来他这是在为自己的安慰,着急上火了啊。要不是在外面,要不是静儿在身边,她一定会扑进肖尧怀里,嚎啕大哭的。

    何碧香自己都不明白,为什么在肖尧面前,在这个比自己小了一大把年龄的小弟面前,自己会那么的软弱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医院坐了两个多小时,只不过是想让你和静儿多睡会,你干嘛一见面,就对我那么凶?”

    “姐,算我错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你错了,你怎么还狡辩,只能算你错了?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是狡辩,你想想,在你安危和我睡觉之间,哪一个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是看你昨晚睡得太晚,不想吵醒你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吵醒我?好,那我问你,你在外面坐了两个多小时,我在房间煎熬了两个多小时,是不是得不偿失?要不是实在等不急,放心不下你,我怎么会冒险去找你?你还说我狡辩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饿了,我要去吃小笼包,肉馅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及时化解了,肖尧和何碧香的针锋相对。他俩都不沉默下来,相互对视一眼,都笑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三人吃完早饭,再次回到房间时,肖尧对何碧香说道:

    “姐,你昨晚肯定也没睡好,这一大早就去办事了,你现在再这里睡觉,我带静儿去爷爷家,晚上我俩去办事,带着她肯定不行,但把她一个丢在这,我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我现在一点都不困啊,我也想去看看爷爷和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现在困不困,你都必须休息好,养足精神,晚上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下午回来再睡啊,反正是晚上的事,整个白天都可以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就随你吧,怕你累了,想让你多睡会,你还不领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领情还算好的,某些人不但不领情,还大为光火,不是更不知好歹?”

    肖尧被何碧香说的话,恨得牙痒痒,看着她那得意的嘚瑟劲儿,真想扑上去,把她就地正法了。

    这次肖尧学乖了,在去爷爷家的路上,就买了好几样熟食,也买了些蔬菜回去做。又给爷爷买了两瓶好酒,给奶奶买了些藕粉、酥糖。

    肖爷爷和奶奶,见到自己大孙子,带着一个姐姐,一个妹妹再次回来,当然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这是姐姐给您二老带来的东西,孝敬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香儿,都是自家人,花那冤枉钱干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乖孙女,你手都还没好全乎,有这些钱,自己买点补品吃吃多好,和你弟弟一样,就知道乱花钱,仅你这一次,下次可不依你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,脸上乐开了花。虽是嘴上抱怨着,但心里对何碧香有这样的孝心,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何碧香虽是有孝敬之心,但苦于两手空空,又不能向肖尧要钱买礼物。这下肖尧直接为她买了,还没提前告诉她,她也是满怀感激,看向肖尧的眼光,柔情的不能再柔情了,直想把肖尧柔化到自己的心扉里。

    毕竟何碧香和其他几个女孩不一样,她们都还在读书。自己可是成年人了,上次就是空手而来,这次要不是肖尧帮她做了,她表面不说,心里也是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等静儿长大了,也买好酒、好吃的的,孝敬爷爷和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静儿快快长大吧,爷爷和奶奶,可等着你孝敬我们哦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肖爷爷欢心的大笑起来,那缺牙少齿的嘴,当真如鲁迅先生比喻的:“笑人齿缺曰:狗窦大开。”了。肖尧想起这句话,结合当前所见,也是放声大笑。祖孙三代的欢笑声浪,就差没把屋顶冲开了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买的熟食很多,大家随便炒了两个蔬菜,就把午饭解决了。

    饭后,肖尧让静儿留在这里,陪爷爷和奶奶,他只是对爷爷奶奶说,晚上有点事要去办。如果太晚了,就不回来了。静儿又噘嘴了。

    肖尧只好又耐心的安顿好静儿,说服了她不满的情绪,自己就带着何碧香走了,他要去准备一些东西。临行前,奶奶千叮咛万嘱咐,让肖尧不要做违法的事。

    他二人在市场转了一圈,买了几样东西后,就一起回到了招待所。一进门,何碧香就缠着肖尧,要他陪着自己一块睡觉。这一趟来回奔波,加上昨晚一夜没睡,她很累,也非常困了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装腔作势,他抱起何碧香就放到床上,为她除去脚上的鞋子,一起并肩躺下。那一只咸猪手,主动就去解开她的上衣和内衣。

    还没开窍的肖尧,也贪恋上了何碧香那娇嫩的柔软,那种充满异样快乐的滋味,让他流连忘返,欲罢不能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