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九十七章 恶毒男女嘴太贱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听到那刺耳的,嘲讽何壁香的话语,肖尧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制止,他想看着事态发展下去,搞个明白。何壁香听到此人的话,心里产生的悲愤与羞辱,让她根本不想理睬。但就在她转身欲走之时,那个人却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香儿,别急着走啊,听说你这次跟了个大老板,很了不起啊,这残废了的手也给你治疗了?不过,就这样上个夹板,就能治好了?”

    何壁香被夏延挡住了去路,眼里怒火愈盛,几欲喷发。带着吊带的右手臂,也剧烈的颤抖起来。但她还是强忍着,不发一言,只是眼泪,却不争气的滑落在脸颊。她把求救的眼光看向了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干嘛?这小家伙,就是你那个大老板的儿子吧?长得不耐嘛。香儿,你不会连这小的,也一起办了吧?想当初,你再我面前,可是装的很纯啊。害得我还以为,你有多洁身自爱呢,原来就是个浪蹄子,小**啊。”

    夏延见何壁香看着肖尧,而肖尧却站在一旁不说话,他以为年纪轻轻的肖尧,胆怯了,不敢帮助何壁香。就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,满口的脏话泼向何壁香。何壁香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“夏延,你嘴巴放干净点,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还这样针对我,你还有人性吗?”

    “夏延,这就是原来的对象啊?这小脸蛋,长得真不丑,只怕其它地方不好使,要不,怎么又把手臂给弄断了啊。看来这大老板和这小子都很生猛啊,你这破鞋受不了了,才又被弄得旧伤复发了吧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这夏延女人的嘴巴,也是十分的恶毒。她看到何壁香比自己美艳太多,自己在她面前,毫无优点可言,她的嫉妒心爆棚了。可是,她笑声没落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耳光,就落在她的脸上。虽然力气不大,但很清脆,身边围观的人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这是小雅实在忍不住,对这女人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正想对小雅还手,小爱赶了上去,就连静儿也占到了小雅身边,一起瞪着她。她没敢动手,对着夏延喊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眼的东西,你没看到她们三个打我啊,还不过来帮我,把这三个小妖精的皮扒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今天这事与你无关,我看在刘头的份上,就不与你计较了。但你要是敢上,就别怪我打断你的手脚,让你爬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夏延在去帮忙之前,还不忘吓唬一下肖尧,他也是真的不敢动肖尧,因为刘头说过,何壁香的现在老板很厉害,就连蔡小头都不敢得罪,他认定那大老板,就是眼前这小家伙的父亲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夏延刚起步,就突然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站那干嘛?难道你们还指望我来打女人吗?”

    小雅和小爱,听得肖尧放口,让她们动手,毫不犹豫的上前,扯住贱女人,厮打起来,静儿也上前,拽住她一只手,让她无法还击。夏延连忙爬起来,就要上前帮忙,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:

    “你们这三个贱货,等下我会把你们都扒光了,让大家看看你们的骚样。”

    夏延根本没意识到,自己刚才倒地,是肖尧对他出手了,他还以为是自己,急切之间不注意摔倒的。他更没想到这次的辱骂,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呜啊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一声闷哼,一口鲜血夹带着嘴里的碎肉和断牙,喷向半空。肖尧一记狠命的勾拳,重重的击打在夏延的下颚上,他还没明白是咋回事,腰部又受到剧烈打打击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惨叫声和肋骨断裂的声音,再次传来。夏延瘫倒在地,嘴里血流不止。恐惧的眼光看向肖尧,浑身瑟瑟发抖。这小子不是怕自己,感情一出手,就要人命啊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贱女人,也被小雅她们三个围殴,那一张令人厌恶的面孔,被抓的是满脸血痕。静儿抱着她的一只手,虽然被甩的踉踉跄跄,但就是死命抱着不放。小爱和小雅用手上的指甲,给她破了相,本来就丑陋的脸上,更加的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好,打得好,这样嘴贱,人贱的祸害,就该这样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头到尾都在现场,这男的,骂这位手上打吊带的女孩,人家不理他,他都拦着不让走,真是欺人太甚,这下遭报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贱女人也不是好东西,跟着男的骂这个女孩,也该把她的衣服扒光才解恨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,我们走,别被这两个苍蝇,坏了我们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发话,三个女孩,都乖巧的回到了他的身边,就像三只依人小鸟,哪里还有刚才的凶悍?肖尧带着她们,拉着何壁香,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,继续在公园里玩耍起来。

    夏延俩人被打的凄惨无比,这下又遭到围观众人的指责,两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夏延在他女人的搀扶下,忍着强烈的剧痛,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走向公园大门出口,他俩都要赶去医院,为自己的祸从口出买单。

    他俩满是悲伤的来到公园门口,正在执勤的民警看到了,赶忙上前查问,夏延的女人刚张口,想把肖尧他们供出来,但被夏延打断了。

    ”没什么,警察同志,是我自己不小心,摔倒了,她去拉我起来,被灌木把脸划伤了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包扎一下。“

    警察抱着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虚情假意的安慰了一番,就自行离去了。

    夏延可不想再去惹肖尧了,这样结果,他认为是最好的了。如果让警察出面,再次惹上他,会发生什么后果,他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公园里宽阔的水面上,肖尧等人,一起划着一艘小船,静儿依偎在肖尧的身边,小雅和小爱,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船桨,任由小船在水中央飘荡。

    何壁香靠在座位椅背上,很是惬意的看着眼前的风景。

    肖尧在打了夏延之后,没问何壁香,那人和她是什么关系,何壁香也没有做任何解释,三个小女孩也有默契,都把这事丢开不提。

    ”肖哥哥,静儿天天都想这样,和你在一起玩。“

    ”静儿,你想天天和肖哥哥一起玩,难道就不想不念书了?“

    ”你不念书,你肖哥哥还要上学呢。“

    ”静儿,天天玩不行,哥哥以后,会经常带你们一起来玩,你现在的主要任务,是好好学习,以后长大了,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玩了。“

    就在他们几人玩兴正浓,交谈甚欢的时候,肖尧他们都听到了,岸上有人呼喊着肖尧的名字。他们都很纳闷,怎么会有人找到这里来呢?难道被打的那家伙,又来找麻烦了?他们朝岸上看去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