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九十六章 欢天喜地逛公园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和何壁香的一番长谈,使得肖尧对何壁香的了解,更加的透彻了。肖尧担心她明天还要做手术,不能熬夜久了,身心太疲惫,就催着何壁香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肖尧坐在病床的床边,看着静儿她俩都睡熟了。也趴在床边,把头枕在床上,就这样,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院的清晨是很忙碌的,穿着白大褂的医生、护士,来回穿动,不停的为每一个住院的病人,量体温,测血压,问状况,查药品。

    戴着老花镜的老医生过来了。他问了问看护何壁香的护士,了解了一下何壁香的情况,就让肖尧带着何壁香,跟他一起,来到了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静儿有些紧张的跟在肖尧身边,一声不吭。老先生带着他们,来到手术室门口,老先生进去呆了一会后,出来就叫上何壁香,走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有人问:世界上,什么样的时间最难熬。肖尧一定会说,那就是等待手术的时间。好在肖尧还没等多久,小雅和小爱也来了。这让肖尧焦急的心,有了些许的安慰。

    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,十点多,何壁香躺在一张推车上,被几个护士推了出来,她脸色惨白,白色的床单布,盖住脖子以下的全身,包括右臂。她左胳膊上打着吊针。清亮透明的液体,正随着软管,一滴一滴的,流进何壁香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,你姐姐的手臂,完全复合归位,只要过上几个月,长结实了,就不会有太大的后遗症的。再住院观察两天,消消炎,止止疼,没其它事,就安心回家养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姐姐可真幸运,我们老主任,可是有几年,都没亲自给人做手术了。你姐姐这次手术,从头到尾,都是老主任一手做完的。想不完美都难啊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先生,我代表我姐和全家都谢谢你。“

    肖尧太感动了,他胡乱的说着感谢话,把个躺在推车上的何壁香,都逗乐了,苍白的俏脸,也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肖尧千恩万谢的送走了老先生,接过护士推着的小车,把何壁香推进病房。何壁香由于打了麻药,神志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昏睡,他让小雅和小爱,照顾好何姐,自己带着静儿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来到外面,暗自恼恨自己,昨晚没有想到,要给何壁香炖个鸡汤,他现在急急忙忙的出来,就是要去找家饭店,给何姐炖鸡汤,等她醒来给她吃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时分,肖尧提溜着一个瓦罐,进到病房。何壁香已经醒了,麻药失效后的痛楚,让她秀媚紧蹙,但她咬着牙,坚忍着,不发出一点*。

    “姐,饿坏了吧,都怪我做事不周全,昨晚没想到要给你炖个鸡汤,现在去也赶不及了,老鸡还没炖烂,店家在老鸡汤里,加了排骨,现在排骨好了,中午就将就着吃点排骨汤吧,晚上,老鸡汤就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拿起小柜上的小碗,就给何壁香盛了碗排骨汤,小雅自报奋勇的接过来,喂给何姐吃。

    “他姐啊,你可真幸福,你看你这几个弟弟妹妹,对你多好啊,看来你平常在家,对这几个弟妹,也是照顾的很周到啊。看他们一个个的都那么的在乎你。”

    何壁香本来就备受感动的心,被邻床的阿姨一说,眼泪就止不住的狂涌下来。这里的弟弟妹妹,没有一个是自己的家人,家人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受苦。她家人若是知道自己在治疗手臂,还不骂死自己,说自己又来糟蹋钱了。

    她越想眼泪越是留不住,到最后都哽咽得难以下咽了。小爱虽说不停的用手帕为她擦泪,但是怎么也擦不干。就急的看着肖尧,让肖尧赶快来安慰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姐,有什么事,等伤养好了再说,你这样哭,对手臂恢复,可没有好处,你要是再哭,准会把她们三个也带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姐姐,你别哭了,我真的都要被你带哭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可不是说着玩的,她的眼睛已经通红通红,水汪汪的了,就差眼泪没有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何壁香赶紧强行忍住自己的悲戚,她可不想真的因为自己,把肖尧的心头肉给若哭了。

    “静儿,是姐姐不好,姐姐不哭了,你也别哭啊,姐姐有你们几个,已经很满足了,以后,我再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温馨感人的画面,就此定格,一碗排骨汤吃完,何壁香感觉疼痛也减少了不少,她催着肖尧,赶紧带着妹妹去吃饭。

    肖尧想等着药瓶里的水,滴完再走,但何姐说自己现在清醒得很,可以自己看着,隔壁床阿姨也说,自己会帮忙照看,肖尧这才带着静儿她们,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午饭后,肖尧昨晚答应静儿,今天要带他们去公园玩,目前情况下,肖尧暂时做不到了,他让小雅和小爱,带着静儿一起去玩,但她们都不愿去,肖尧只好决定改日再去。

    三日后的一个上午,骄阳高照,在省城的公园门口,肖尧带着静儿她们,一起到来。何壁香的右手,打着夹板吊带,就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,但她的兴致很高。娇艳的脸上充满欢笑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从来没到公园玩过,这大门好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说,其他几个女孩也随声附和,包括何壁香,也没到公园玩过,她虽说在省城上了几年班,但也一次都没来过。

    由于现在是假期,每天来公园游玩的人很多,肖尧买来公园门票,大家一起手拉着手,进入大门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香儿吗?怎么也到这来潇洒了?看来你残废了,日子反而过得更好了啊?”

    当肖尧他们,来到荷花池塘边,一起观赏荷花时,一个不和谐的说话声,传到了肖尧的耳里。

    肖尧歪着头看了过去,只见一个男人,身后带着一个女孩,正站在何壁香的身旁,在那阴阳怪气的嘲笑她。肖尧没有立即上前,他想知道,这是谁?敢这样说何姐,于是,他就在那一语不发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何壁香听到这声音,心里就莫名的悸动,痛苦和悲伤瞬间袭来,她不想搭理此人,连话都不愿和他说,她转身欲走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