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手术前夜姐弟谈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看到静儿,心不甘‘情不愿的委曲求全,他又心软了,他无奈的叹口气,对着小雅和小爱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还是带着静儿一起去吧,你们俩晚上就在这睡觉,明天起来,就去医院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偏心眼,不过,我们才不愿去熬夜呢。晚上我俩还要做作业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静儿跟着你,一定很乖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听到肖尧愿意带和她一起去,很是乖巧的走到肖尧身边,抱着肖尧的腰,嘴里说着讨好肖尧的话,心里美美的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陪着爷爷。奶奶吃完晚饭,肖尧带着静儿,又回到了医院。何壁香见肖尧又来了,自从肖尧离开,她心里就产生的惶恐,立即安定了下来。毕竟她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孩子,单独住在医院。这还是她第一次,住在一个人都不认识的地方。她怎能不害怕呢?

    “姐,晚上静儿困了,就让她在你床上,陪你一起睡,我就坐边上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你这样坐一夜,会多难受啊?我值过夜班,知道那滋味,你还是带着静儿一起,去你爷爷家睡觉,或者就去住招待所。反正你有介绍信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倔强的留了下来,他没有答应何壁香的要求。这时,医院的护士来了,见到肖尧,带着一个小女孩一起来陪护,这是医院不允许的,可是,这个俏丽的病人,是老主任一手办理住院手续的,他们肯定和老主任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也就不再计较了,只是叮嘱肖尧,晚上不要大声说话,不能影响隔壁病人的休息,这也就等于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今天一天,何壁香没有做其他治疗,所以,她和往常一样,到了晚间,就带着静儿一起,上床睡觉,静儿看着坐在一边的肖尧,心里老大的不愿意,但又不敢不听肖尧的话,只好睡到靠近肖尧的床边,用自己的小手,拉着肖尧的手,看着肖尧,久久不睡。

    何壁香又何尝不是如此,她背对着肖尧,内心是百感交集,自己一个残疾女孩,别人除了贪图她的美色,就没人待见她。如今,肖尧不但要给她治疗,还这样亲力亲为的来陪伴自己,如此恩情,又被肖尧以认姐姐为由,轻易化解。让你没有办法拒绝。她只能默默的接受,肖尧对她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何壁香在暗自下定决心,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来为肖尧的食品厂,分忧解难。

    “静儿,闭上眼睛,一会就睡着了,你这样看着哥哥,啥时候才能睡着啊?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静儿就这样看着肖哥哥,看累了,就会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静儿的小心思,他直接把静儿从床上抱到怀里,横放着,就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,托在自己的腿上,让静儿睡觉。静儿的心愿达到了。她也不怕热,就那样在肖尧怀里,舒心的笑了,很快她就睡着了,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何壁香看到此景,她有些羡慕的轻轻说道:

    “小弟,难怪别人说,静儿就是你的逆鳞。你也太宠着静儿了,你这样对她,将来她长大了,怎么办?她会越来越依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,没事的,等她长大了,就懂事了,很多事,她也会自己就明白的。她现在这么小,我不想她受一点点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等到静儿睡熟了,何壁香提议,让肖尧把静儿放到床上睡觉,自己睡不着,想和他一起出去聊聊天,肖尧答应了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在走下楼梯踏步的时候,肖尧很自然的伸手去拉何壁香,在肖尧的意识里,何壁香已经是一个病人了。

    何壁香也没有故作矜持,她把手放进肖尧手里,任由他拉着,走向住院部的院落。

    惨淡的月光,透过医院参天大树的树叶,洒落在小院的地上,是那么的斑驳无序,微微的夜风,轻轻的摇晃着树梢,发出沙沙的声响,把整个小院,越发彰显的寂静萧肃。

    “小弟,我有点害. ”

    肖尧怕黑,但这样的环境对于他来说,他是无惧的。此时的他,就更不能有丝毫的畏惧之心了。他听懂了何壁香话里含义。再次抓紧她得手,用力的握着。

    “姐,你别想那么多,老先生不是说了吗,会用麻药的,就是麻药过后有点疼,然后再观察两天,我们就可以回去了。这几天,我都会在这里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你就不怕我的手治好了,我不去帮你办厂,再回到食品厂吗?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当初黄班头提到你,说你手臂残疾,不能工作,是被食品厂辞退的时候,我是真的不想让他叫你过来,但黄班头一再坚持,我又不好驳了他的面子,就只好答应他带你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见到你的时候,你那忧郁的眼神,颓废的表情,让我的心里很疼、很难受。我不想你就这样消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时起,我就想好了,这次来省城,我要找医生给你看看,我想治疗好你的手,让你后半辈子的生活,更加快乐、舒适。其它的,我都没想过,只要你可以过得好,那我就觉得值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话,何壁香没有一点的怀疑。虽说她很自信自己的美貌,但她相信肖尧,不会是因看中自己的美貌,才帮助自己的。

    肖尧身边的女孩,哪一个也不差,特别是黄莉、小爱和静儿,大大小小的美女,一个比一个可爱漂亮。何况自己比他大了那么多,她想象自己的瞎担忧,都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静儿她们对肖尧的依恋程度,何壁香可是看得一清二楚,但肖尧都是以一个真诚的赤子之心,去关心、爱护她们,没有一点旖旎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小弟,我在家是老小,上面有哥哥,也有姐姐,还不止一个。所以,我一生下来,又是个女孩,家里就很不受待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小的时候,就干农活,稍微大了一点,就被送到了省城,给人家带孩子,做了小保姆。等到那孩子大了,那家人就把我介绍到食品厂,做了临时工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自己运气那么差,没干几年,就被机器打断了手臂,追我的那个对象,也抛弃了我。我一个临时工,又没有任何关系,没人在乎你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受伤被辞退后,又回到家里吃白饭,受尽了众人的白眼,他们都巴不得,我赶紧找个人嫁了,好减轻家里的负担。可我的心已经死了,这辈子,都不想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黄班头,他是我表哥,他上次去我家,对我说,你要找个会做食品的技工,要带我来见你,我还不愿来,我以为,他们又是在想着法子,逼我相亲。还是表哥好说歹说的劝我,说你如何如何的好,我才来了。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何壁香在说话的时候,已经不经意的把头,靠在了肖尧的肩膀上,享受着肖尧,为她不知疲倦的扇扇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