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新家落成才安居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小玲被晓晴赶走,回到肖尧和静儿睡觉的小间。肖尧已经抱着静儿躺在床上了,静儿睡在肖尧的左边,肖尧见小玲回来了,也没说话,往静儿这边靠靠,把右边多让一些位置出来,给小玲睡。

    这些天,小玲一直是睡在肖尧的左边,今晚换到右边,她还有点不习惯。但静儿已经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,肖尧也就没把静儿移过来了。

    小玲脱去外衣,穿个长袖薄衫,窸窸窣窣的爬上床,背对着肖尧,就睡下了。她没有别的想法,只要能睡在肖尧身边,就是一种安逸,就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这几晚,都在晓晴的单人床上度过。肖尧一直都是被逼仰躺着,身上压着静儿,左臂枕着小玲睡的,难得今晚有个大床,可以舒服的放松一下了,睡梦中的他,习惯性的向右侧身,他的左手手臂,自然而然的架在了,小玲那纤细的腰身上,而左手却恰好...

    梦寅中的小玲,还往肖尧的怀里,靠近了一些,也许她感觉得到了,从丰满的胸部传来异样的舒服,她曲起右臂,摸到了肖尧的大手,就抓住不放,好似怕他拿开,幸福满满的再次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再甜美的梦,终归是梦。黎明时分,小玲睁开双眼,看到自己竟然枕在肖尧的右臂上,整个人被肖尧的左臂,拥抱在怀,他那健壮的大手,按在自己挺拔的酥峰上,俏摆感受到硬物的触碰。她神志迷茫。不是在做梦吗?这做梦和现实重叠了?她一动也没动,保持着清醒时的梦境,享受着这真实的美满。

    大型东方红拖拉机的排气声,把小玲惊得,从床上翘起头来,肖尧也同时醒来,左手的异样感觉,让他很好奇,随手就活动了一下手指,这一动,把个刚翘起头来的小玲,按摩的浑身酥软,倒回肖尧的怀里。娇声低嗔起来:

    “臭流氓,还不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挨骂,受了惊吓,一缩手,把自己的手,从小玲的小手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传遍全身的酥软感觉,小玲还没体验到滋味,就突然抽离了自己的手心,让小玲的内心,感到一阵空虚。

    肖尧打开仓库的大门,门前高大的拖拉机后拖箱上,装满了家具和菜蔬。司机肖尧也见过,他站那笑嘻嘻的,等着肖尧对晓晴交代事情。晓晴很想让小玲留下陪她,但她动了动嘴唇,就没说了。看着拖拉机在眼前慢慢的消失。

    大型拖拉机,直接开到新房的坡下,张队长也带着村民,过来帮忙,搬运家具。在肖尧的指派下,大家有序的,把一应家具,安放到应有的位置。

    钱爷爷和叔叔、阿姨,把两口新锅拿进厨房,换下了那口,临时代用的旧锅,就开始忙着做午饭了。其他事情,都有肖尧在安派,他们也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整个新房,四周雪白亮堂,窗明几净。黄班头按照肖尧的设想,为静儿隔出的洗浴室。再次让肖尧感到满意,他把长条的洗浴室,又用一道隔墙,从中隔了开来,只留一个空门洞,方便进出。这样也使得整个隔墙更牢固。里面,把新买的木桶放进去,就可以洗澡了,外面,做个洗脸间,早先买的脸盆架,也安置好了。

    肖尧把客厅摆放了香案和一张待客用的大桌子,两把太师椅,三条长凳。餐厅买了一个自家吃饭的餐桌和六把座椅。碗柜厨具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他给静儿的房间,购买了一张梳妆台和一个写字桌,还有一张非常精致的小床,佩带一对床头柜。小床大于单人床,又不像双人床那样宽大占地方。静儿帮着小玲,欢快的在自己的房间里,铺床摆櫈。

    钱爷爷房间,添置了一组矮柜和一个衣柜,叔叔和阿姨房间,购买了宽大的条桌,还有一个穿衣柜,两个床头柜。

    一通忙乱后,肖尧清闲看下来,他看到小惠阿姨,从水塘担了满满一担水,吃力的往新房挑来,自己连忙过去帮忙。阿姨笑着拒绝他搭手。肖尧只好跟着阿姨来到厨房,把水提起,倒进水缸。肖尧又返身到洗脸间,拿来毛巾,给小惠阿姨擦汗。

    “阿姨,这地方能打井吗?以后你去了镇上,爷爷和叔叔吃水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看到肖尧,这么贴心的给自己递上毛巾,心里甜丝丝的。她一边用毛巾,擦着热的红扑扑的俏脸,一边满意的看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村里没人打过井。你就不要想太多了。我在家,就会把水缸挑满,真的没水了,他们也可以少少的挑,我这是急着要煮饭,才挑满的。”

    小惠阿姨还要忙着做饭,肖尧也不再多说,接过阿姨手里的毛巾送到原位,走到客厅来见张队长。

    “肖小子,你人不大,想事情还是挺周全的啊,这家伙事一件都没纳下,洗脸的镜子都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几个人一起想的呢,也有你家晓晴的功劳,队长,我想问问,这小岗头上可以打井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要打个井啊?不过也是啊,这钱老弟身子骨不行,钱叔岁数也大了,小惠又那么柔弱,打个井对他们来说,是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队长大人,我是问你能不能打井,不是要你讲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啥?这不就来告诉你吗?打井,哪里都可以的,只不过看打的深浅而已,我们大队,曾经有一家,打了一口机井,原先说好了十米深,五十元,但到最后,花了八十元才来水。你这要在小岗头打井,没个百十来块,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能打就好,队长,您认识打井队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找和尚借梳子,找错对象了吗?这事,你找黄班头或者曹老板都行。肖尧,你把我家晓晴一个人丢镇上,你们都跑回来了,她在那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你不关心晓晴了呢,到底还是忍不住问我啦?你放心,我和周三说过了,晚上,他妹妹会去陪晓晴的,白天黄班头的人还在那干活,不会有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知道你小子,不可能那么大条,丢下晓晴一个人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,下午我想要你去,把邻村的两个女孩找来,今晚就住你家,明天我要带她们一起去镇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哈哈,吃完饭,我就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出来已经好几天了,肖尧想把事情安排妥当,要尽早带着静儿回去上学,自己也要找学校,接着念书去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