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女人谁不爱少年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在上梁庆典的喜宴上,肖尧独战群雄,豪情万丈。但最终还是不敌,倒在自己的座位旁。肖尧挣扎着想站起来,静儿趴在他胸口不起来,肖尧虽酒喝多了,但酒醉心明,他不敢使劲推开静儿。小玲爬起来,就坐地上看着,也不帮忙。

    全桌只有周三站起来,要给肖尧帮忙,但再次被张书记拦下了:

    “没事,没摔坏他,他对象都不管,你急啥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他对象,只是他爸厂里的员工。是他爸派她来监视肖尧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信那些糊弄人的话,你也不瞧瞧,小玲看肖尧的眼神,难道我这一大把年纪,白活了?”

    最后,还是小惠阿姨赶了过来,抱起静儿,把肖尧扶了起来。她有些嗔怪的看了小玲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坐这看着,也不说伸手帮他一把,你没看见他喝多了吗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不是不帮他,我帮他起来了,他还要喝,还不如就给他在地上多躺会。”

    肖尧站起来,身子还不由自主的在那摇晃,他摆摆头,看到小惠阿姨和小玲都扶着自己,静儿抓着自己的一只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阿...阿姨,我...我没喝多,今天高兴,我...我要和大家来个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话很灵验,说完一醉方休,他就休了,脑袋一歪,撘在小惠阿姨的肩头,眼看又要倒地。小玲和晓晴赶紧过来帮忙,她们婉拒了其他人的帮助,三人一起,搀着路都不会走的肖尧,去晓晴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终于把他干倒了,来来来,下面我们再自相残杀,肖尧说了,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。没想到肖尧还真能喝,要不是我们人多,不喝倒几个,怕是拿不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家怎么喝,我们施工队的就不参与了,我们下午还要干活。大家也看到了,为了摆桌子,肖尧可是把大棚都拆了,我们要尽快把瓦铺了,给他们有住的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们自己觉得喝好了,就吃饭。我们不拽你们喝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小主人喝倒了,老主人不能喝,下面我们是不是该敬主角的酒了,大家说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“对,敬领导酒那是应该的,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的热情,十来位大队干部无法拒绝,虽是少斟一点,洒掉一点,少喝一点,三点一线做的极好,但到了到了,就连唯一女性的妇女主任,也是趴在桌上,不言不语了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她们,搀扶着肖尧,来到晓晴房间,小玲为肖尧脱去脚上的鞋子,就让他平躺在床上。晓晴去打来凉水,拧干一个湿毛巾,递给小玲,小惠阿姨又去倒来一杯凉白开,放在矮柜上。她见小玲只是不停的擦着肖尧的脸和脖子,就对小玲说道:

    “把他的上衣解开,把胸口擦擦,那样酒气散的快。”

    小玲还没好意思动手,静儿已经爬到床上,一个扣子,一个扣子的解,把肖尧的上衣解开了,见小玲还在那犹豫不动,静儿拿过小玲手里的毛巾,就替肖尧擦起胸口来。

    小玲和晓晴,包括小惠阿姨在内,她们看到肖尧那强健的胸肌,都有些脸红了。在农村,她们都常见到,光着晒黑膀子的男人,下田干活或者串门聊天,但那都是远远的看到就闪人了。

    像今天这样,近距离观看肖尧光膀子,她们都还是首次,那有着明显线条的白嫩肌肤,在酒精的作用下,蕴含着诱人的桃红,让人忍不住,想要上前触摸。那坚实有力的心跳声,仿佛是魔鬼在召唤,令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“妈ma,肖哥哥的心口好烫,扑通扑通的声音好快,好吓人啊。”

    静儿的声音,打破了一时陷于尴尬的中的宁静。但对于静儿的话,无人应答。小惠阿姨拿过静儿手里的毛巾,再次在凉水里搓洗一下,拧个半干,平铺到肖尧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的手,在把毛巾展平时,无意间触碰到了肖尧的肌肤,令这个长久未经人事的少妇,一阵的脸红心跳。她暗骂自己该死,这可是自己的晚辈啊,怎么能有如此令人不耻的感觉呢?她不敢再呆下去了,临行前,还不忘吩咐一下小玲。

    “一会毛巾热了,拿下来再打湿,换一下,他要是醒来,就把白开水给他喝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下床,把自己的小手绢,拿到水里沾湿拧干,又跑回去给肖尧擦脸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觉,睡的很踏实。等他睁开眼时,天色已经到了酉时,他看到静儿,侧卧在自己身边睡着了,小玲坐在矮柜上打盹。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,看到矮柜上的凉白开,就伸手想拿来喝,但够不着,肖尧又不想把静儿惊醒了,就只好忍耐着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醒了,还难受吗?”

    肖尧对着小玲,把手指竖在自己嘴上,又指指静儿。但静儿已经抬头看着肖尧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是口渴的厉害,你把水递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。”

    静儿看到肖尧醒来了,就像八爪鱼一样往肖尧身上缠去,肖哥哥喝醉了,她很担心,可担心、担心她就担心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,好多人都喝醉了,先前阿姨来说,大队干部都是用拖拉机送走的。周三哥也喝醉了,比你醉的还厉害。是被人抬到拖拉机上走的,孙哥临走前,给了阿姨一个清单,偌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肖尧接过一看,原来是今天买菜的一个清单,肖尧看了下最后合计,一共是四百多,不到五百。

    “孙哥还说了,酒是周三哥买的,他没让孙哥登记,说是他送给肖老弟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他已经出了很重的人情了,怎么能还要他花钱买酒呢?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说不管用啊,这你对周三哥说去。收上来的礼金,我怕你喝多弄丢了。我给钱爷爷和阿姨,他们都不收。还在我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一起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吗?能走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差劲吗?你也太小看我了,连路都不能走?”

    “你能走路,你咋不能走路呢?那我问你,你是怎么走到晓晴房间里的?”

    肖尧被问得哑口无言,他真不知到自己是怎么过来的,只好讪讪的拉着静儿走出去。来到屋外,他感觉,浑身像结了一层壳似的难受。他猛然一拍额头:

    “坏了,我忘记了一件大事了。”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