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三十六章 醉卧酒场众人笑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上梁吉时前夕,张书记带着全大队的领导干部,以及相邻大队的部分领导,齐齐来到新房现场,对着钱爷爷一家,及肖尧说恭喜。大家都对房子位置和建房质量,赞不绝口,尤其是看到那精巧的灶台,立即有几人让黄班头,以后照原样给自家改建一个。黄班头当然是欣然答应。这下,不但多拿到了工钱,工人做事更尽心了,班子也更团结了,还为自己开创了一个美好的前景。

    吉时一到,张书记致词,寥寥数语结束,热烈的掌声和鞭炮齐鸣,粗大标直的正梁,披红挂彩,在两端红绳的拉动下,缓缓上升,屋顶两端,各站一个手持竹篮之人,从竹篮里抓出一把一把的糖果,洒向屋前屋后的人群,现场许多大人和所有小孩,都一齐参与到争抢糖果的人群里。

    钱爷爷、钱叔叔、小惠阿姨、肖尧都在给抽烟的人挨个的敬烟。静儿乖巧的跟着肖尧,真的做到了一步不离。每当有人嬉笑着问她,是不是肖尧媳妇时,她都很认真的回答,现在还不是,长大了就是。逗得大家笑得肚子疼。现场气氛,热烈异常。

    仪式结束后,所有客人,全部来到大桌前坐下,喝茶、抽烟、嗑瓜子,等着酒席开始。黄班头带着工人,却是加紧了正屋的瓦椽铺设工作,部分人在为厨房铺瓦。工地干的热火朝天。很多小孩,还在屋前屋后,寻找犄角旮旯的糖果。他们每人的兜里,都装得满满的了。但糖果在那时,也是不可多得的物品,当然是多多益善了。

    十桌酒席,除了肖尧和大队领导,坐的两桌个为八人外,其他八桌,每桌都坐了十三四个人,干部们让过来几个人,坐他们这里,但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。他们情愿在那挤挤,也不愿来挤领导。毕竟是土皇帝嘛。谁愿做那招子不亮的人啊?

    酒席开始布菜,人情单已经出来。有人用毛笔,抄写在一张大红纸上,张贴在新房大门边,醒目的位置。小玲和晓晴一起过来,把小名单和现金,全部交给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随意看了一眼,大吃一惊。尾数合计,现金有近一千元,还不包括上面所写的,所有大队领导,合送320斤大肥猪一头。其中:周三礼金100,曹老板50,黄班头20 周三兄弟共420,其余林林总总,各有多寡。

    肖尧对于其他礼金,都没多注意,单独对大队领导送猪一项,内心非常不安,这是和队长说好自己给钱的。他站起身,对着两桌的领导深表感谢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,你们的心意,我肖尧收下,你们这么忙,能过来参加上梁庆典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,但这头大肥猪,我们能吃,但不能让各位领导,送给我们吃,这事肖尧真的担待不起,还望各位领导,收回成命,让我能安心敬你们几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张书记啊。我都活这么大岁数了,也没听说过谁家上梁,大队干部送礼的,能请来,就是天大的面子了,我们哪敢收你们送这样大的礼啊。”

    “钱老啊,您老就别说啦,人家小哥对你家,是雪中送炭,把你家庭,从最低拉倒最高。我们大家来凑凑热闹,也只是锦上添花。他能为我们大队,树立一个模范建筑,我们脸上也有光。肖尧,你也不要说什么心不安,这顿饭,我们反正是要在这吃的,要不你收下这头猪,要不我们就每人出二十元礼金,你自己看着办。总不能让人说,我们这么多领导,是过来吃白食的吧?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领导的说话水平,肖尧自叹不如。两个条件给肖尧选,谁都知道不能选后一个,只会比一只猪还多。

    “张书记,你这一说,我没得选择,我服了,我收,以后但凡有我肖尧能做的,各位领导尽管支派。我必全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四道菜一上齐,大家可以开动了。一时间,敬酒不断。小玲和静儿,还和上次一样,坐在肖尧左右。小玲在肖尧敬酒的过程中,从肖尧背后,悄悄的告诉静儿,一会不要让肖尧多喝。静儿却摇摇头,走到小玲身边,附耳说道:

    “我妈说,今天,不让我不要肖哥哥喝酒,说是家里大事。肖哥哥是代表主人的,不喝酒,就不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喝法,你肖哥哥一定会喝醉的。”

    小玲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。酒席一开始,肖尧就主动给每个大队干部敬酒,周三、曹老板和黄班头都没纳下。

    酒过半巡,钱爷爷把钱叔叔和小惠阿姨一起喊了来,带着肖尧,静儿和小玲,走到每一桌前,给大家敬酒。钱爷爷每次都是少喝一点,小惠阿姨也是酒,但浅尝即止,钱叔叔只能以茶代酒了,但肖尧,每次都必须喝干满满一杯才行,不然走不了,大家不同意啊。只把个小玲和静儿,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,肖尧整整喝了十杯白酒,还好没人在敬酒时,要求单独回敬,要不然肖尧都怕回不了自己的酒桌了。

    周三看到肖尧回来,走路都有些不稳。知道肖尧喝不了酒了。他有意不想让肖尧再喝了。就和坐在身边的张书记商议,没想到书记哈哈一笑,大声说到,今天必须把肖尧喝醉了,方才显得我们大家,对肖尧到来的热情,我们一百多本地人,不能把一个省城人喝倒,那以后传出去,我们这里,还有什么好客的传统可言啊。

    在张书记的豪言壮语下,也在张书记的以身作则下,从大队干部开始,到曹老板、黄班头以及周三手下兄弟,走马灯似的过来敬酒。每一个人都说的冠冕堂皇,合情合理,外加大队干部在一旁推波助澜,肖尧却之不恭、受之无愧,只能以喝代言。

    周三见肖尧,已经八老爷不在家,酒老爷当家了,他不好也不能阻止肖尧继续喝,只能把过酒瓶,给肖尧斟酒,少斟点,再少点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不但把小玲和静儿急坏了,远远看见的小惠阿姨,和钱叔叔也是非常焦急。钱爷爷却是满面春风,老当益壮,还随着大伙一起起哄叫好,激励肖尧再喝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不可以再喝了,肖哥哥喝醉了,静儿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尧又喝了几杯,静儿实在忍不住了,也不管妈ma的嘱咐了。她昂着头,看着肖尧,抱着他的腰,就开始撒娇了。

    肖尧正站着和人碰杯喝酒,看到静儿抱着自己,就习惯性的弯腰抱静儿,却不料一个头重脚轻,身子踉跄,向后退去,把长凳带倒,自己也轰然倒地。静儿抱着肖尧,根本没想过撒手,摔倒在肖尧身上,坐在长凳上,正看着肖尧喝酒的小玲,冷不防之下,也随之倒在肖尧身侧。

    三人倒地,乱成一团,引得众人哄堂大笑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