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三十三章 众人焦急等肖尧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孙哥大骂赵大,说他不该开口只说拿五十元,来解决此事。赵大不知道,自己可是很清楚的,一百五十元工钱,在肖尧那里,张嘴就加倍给了。还会在乎你这区区五十元?他在大骂赵大的同时,暗地里对赵大,伸出两个手指头,表明至少要报这个数。

    赵大很是肉疼啊,虽然他俩在省城做个小生意,但也是偷偷摸摸干的,这二百元也是来之不易啊。但眼下形式比人强,只好咬牙,把赔款提到二百元。

    “赵大,你别以为你赔了二百元心疼,如果不在这里,换一个场景,这二百元,不够你弟弟上医院看病治伤的。还有你们,今天来的兄弟,有一个算一个,明天一起去参加肖老弟的上梁庆典,每人二十元份子钱。”

    “周三哥,去参加上梁,我们大家肯定都很乐意,只是这份子钱太多了,我们一下子拿不出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现在一个个的,都在医院治伤,会不会跟医院说,我拿不出治伤的钱啊?我告诉你们,今天不是孙涛认识肖老弟,就你们这些人,伤胳膊断腿的,一个都跑不了,现在都在医院躺着呢。话我不说第二遍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周三见手下哭穷,搞得他很没面子,接过赵老大递过来的二百元钱,簇拥着肖尧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周三走了,众人把赵二放开,一起商量明天的份子钱。大家都是农村人,在家里混的,哪有像赵大兄弟,在省城做投机倒把来钱啊。也正是赵二平常回来,时不时的请兄弟们搓一顿,大家都奉承他,这才养成了他目中无人、开口就骂的品行。

    赵大是个本分的人,他和赵二完全相反。老实巴交的。见到大家为了帮自己弟弟的忙,现在都陷入了经济危机,就把自己口袋仅有的不到二百元全部拿了出来,缺少的部分,让他们自己去凑了。大家也不再为难赵家兄弟俩,都是一起玩大的,能做到这样也够处了。

    赵二从被围住到现在,一句话也没说。他知道,都是自己嘴贱,这次惹上了强势的人,还把人骂急了,赔光了准备回来倒腾鸡、鸭的本钱。如果不骂人,自己的牙齿不会被打掉,如果不骂人,不会赔偿人家二百块,如果不骂人,也不会牵连这么多兄弟被罚。但人生只有后果,没有如果。他在闷闷不乐中,随着哥哥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钱你先收下,给妹妹买点东西压惊,此事我们就此揭过。明天就是上梁的大喜日子,不要被这事搅了好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钱不钱的,我到是无所谓,不过也该给他点教训,要不,他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赵家兄弟俩,我也知道,赵二依仗自己脑子灵光,在外弄了一些钱,做人比较狂妄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让他长个教训也不错。咱不说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不愉快事不说也罢。我想知道静儿父母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前几天,就出院回家了,我也问了医生,说恢复的很好,但这属于慢性病,回去还要长时间的调养,不能干重体力活。”

    “周兄,我这次来,主要是为了上梁,但上梁过后,我可能还有事要和你商量。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晚上要是不走,我们一起吃个饭,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尽快去房子那看看。晚上就不打搅了,这次带的东西比较多,我想让曹老板,找个拖拉机送我们,费用我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用找他,我就能安排,还出啥费用啊,就是跑一趟也用不了多少柴油。你们那大队的张书记,来公社找我爸了,说明天要为你上梁,申请杀一头猪,好家伙,三百多斤的大家伙呢,够多少人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真让我为难了,上次我请村里人吃饭,十几瓶酒,都是他拿来的,我还没还掉人情呢,这次又这样,人情就更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别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,你把猪钱,按照收购站的价格给他,以后他来公社办事,我多多帮他就完了。你要急着走,我也不留你,明天咱们还要见面,你等下,我这就去叫人把拖拉机开过来。”

    距离静儿家的村庄还很远,肖尧在拖拉机上,就看到了小岗头上矗立的三间屋,外墙体已经全部完工,四道三角形的山墙,也都搭上了一根根木梁,只有正中间最高处的主梁位置空着,屋前堆放着许多沙石材料。

    肖尧路过房子,也没让停车,直接开到静儿家大棚边上,静儿爷爷和父母,已经迎了出来,还有一些村民,听到拖拉机声响,都往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肖尧让开拖拉机师傅稍等,他有话让他带给周三,师傅爽快的答应了。静儿已经直接跑到父母面前撒娇了。肖尧打过招呼后,就和钱爷爷、钱叔叔商量明天上梁的事。

    “钱爷爷,你现在大体知道明天有多少人来吗?家里酒水和菜都没有,我要知道人数好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们正着急呢,你要不来,我们就抓瞎了。人数也就只有村里人,我们家没什么亲戚,最多来人三四人。这些年,我们太穷,亲戚都没有走动了,还是听说我们盖基建房了,才来捧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了,你们先等我下,我去打发拖拉机回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让师傅给周三带个信,就说明天这里有八十人左右,他那边兄弟有多少人加上算,把所需的酒菜置办齐了,一起带来。并且拿出五元钱给师傅,师傅怎么也不收,开着拖拉机就赶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的病情,我也了解过了,这几天家里忙,你就不要管了。一切有我和爷爷商量着办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肖哥哥啊,你这样说是让我难堪啊,这家里现在的一切,哪一样不是你在烦神,我现在也能下地走路了,这还不是托你的福?你关心我身体,我领情了,但这一大堆事情,你也要让我帮你做点,不然我心里不安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你想怎么做,我们也插不上手,只要我们和她爸能做的,你只管吩咐就是了,都是一家人了,见外的话我们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啊,你可回来了,哈哈哈,这下心定了,今晚就要杀猪,你要不来我都不敢杀了。”

    人未见,声先到。张队长的大嗓门和那抑制不住的笑声,老远就传进肖尧的耳朵里。看来肖尧没来之前,还真把这个队长给急坏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