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一百三十章 牙齿还多请继续

时间:2017-1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的回归,让苦盼了肖尧两天多的静儿,非常快乐。她把这两天,小玲姐姐教自己写的字,全部拿出来给肖尧看,还把课本拿给肖尧,指着上面的字,读给肖尧听。还说小玲姐姐晚上睡觉,用腿压着她,让她起不来身,还说和爷爷奶奶玩游戏,猜谜语。

    小玲见静儿一直霸着肖尧说个不停,自己想上前问话都没机会。再听到静儿说自己睡觉的事,假作生气,对静儿笑骂道:

    “静儿,你不是和姐姐说好了,不告诉肖哥哥的吗?怎么说话不算话了?以后姐姐再也不教你认字,写字了。看你还对你肖哥哥说我坏话不?”

    “小玲姐姐,对不起,我说着说着就忘记了,下次保证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得出,小玲在肖尧离开的这两天,和静儿的关系拉近了不少,此时静儿还跑到小玲面前,做出了讨饶状,来回摇晃着小玲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小玲姐姐不会生气的,你就是不告诉哥哥,哥哥也知道她睡觉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你...爷爷奶奶还在这呢,你说话就不能注意点?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了,耳朵背,你们说啥,我一个字都没听见。老太婆,我们出去转一圈,回头就该吃饭了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肖爷爷...”

    “小玲啊,你别理这个糟老头子,他偏心着呢,啥时候都是帮着他大孙子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爷爷奶奶走后,肖尧又问了静儿一些事,都是吃饭怎么样啊?睡觉怎么样啊?有没有不乖啊一类的。小玲听他问的话,全是哄小孩子的,她立即打断了肖尧:

    “肖尧,你打住,你就不能把静儿,当个十岁的学生来看待啊?你越这样,她越是依赖你,还怎么让她独立?”

    “十岁就不是孩子啦?就是念书了,也是孩子啊,我走了这两天,她不是独立的很好吗?你就别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静儿这两天,是那么容易过来的?我看得出,她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,那是她自己懂事,不是你这样可以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玲姐姐,你不要和肖哥哥吵,我会听你们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静儿,今晚你还跟姐姐睡,不带给他和我们一起睡。就让他睡椅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得小玲这样说,心说,我还巴不得呢,你以为我睡床上舒服啊?最起码睡椅子,不会有那种不受控制的冲动感觉,克制也是很辛苦的好吧。可静儿接下来的话,把他俩打得是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“小玲姐姐,你都和肖哥哥睡过了。怎么能不让肖哥哥和你一起睡呢?妈ma说,做媳妇的,是不能拒绝自己男人同床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静儿,你妈怎么会对你说这些?我什么时候,成了你肖哥哥的媳妇了?静儿,你的小脑袋里,都装些啥呀?”

    小玲被静儿彻底打败了,她欲哭无泪,怎么也想不到小惠阿姨,会对小小的静儿,灌输这些思想。

    “我爸晚上睡觉,老是咳嗽,吵得我和妈ma都睡不着,我就求妈妈不让爸爸来睡觉,我妈对我说的啊。还说女孩子长大了,只能和自己男人一起睡觉,其他男人都不能相信。你和肖哥哥睡过了,怎么能不是肖哥哥的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“静儿,姐姐不是你肖哥哥的媳妇,出去可不能对外人乱讲。再说了,你不也陪你肖哥哥睡觉了吗?还比我早比我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啊,我将来长大了,就是肖哥哥的媳妇啊,我当然可以和肖哥哥一起睡觉了,我也不会不给肖哥哥陪我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这俩人越说越离谱,就连忙上前打断,都还小屁孩呢,在这讨论起这样话题,实在是让肖尧无语。

    饭后,肖尧又和她俩一起,去市里,买了一些集镇没的小百货,晚上和爷爷奶奶说好,天一亮,就坐上火车,直奔静儿家乡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肖尧是昏昏欲睡。静儿和小玲都兴致很高,不停的对着肖尧说这说那。一排的三个座位,静儿还是腻歪的肖尧怀里不下来,就像空着一个座位一样,小玲靠窗口坐着,肖尧又有意离着小玲一点距离,这样中间就空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一个小站的时候,上来一个年纪稍大的老妇人,想要坐到肖尧三人的椅子里,肖尧往里靠靠,让她坐在外手,没过两站,老妇人就下车了,肖尧觉得和小玲坐的太挤,又移动到外侧。此时过来两个年轻人,先是一个人对肖尧划划手,意思是让肖尧往外边来点,他要做中间去。小玲不乐意,就把肖尧衣角拽着,往身自己边拉,另一人就直接叫肖尧走,说这座位是他的。本来肖尧想,给他们坐一个人就算了,没想到他们这么过分,肖尧就一个都不给坐了,他坐着不动,冷冷对着说话的青年问道:

    “你说这座位时你的,有依据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票就是依据,怎么,不信?”

    “我信,我知道中途小站,没有对号入座的票。而我的票就是对号入座的,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老子...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一个响亮的耳光,传进众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绕过你一次了,你不知好歹,还在老子老子的。这个耳光,只是对你的教训,再敢骂一句,我就打落你的牙齿。”

    小玲没想到,肖尧伸手就给了那人一巴掌,毕竟她没有见过肖尧打架,非常替肖尧担心,就来拉着肖尧,不让他再打人。静儿离开肖尧,坐到小玲身边,抱着小玲的脖子,一脸无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动手打人?就是你有票,不也还有一个位子吗?我们坐坐不行吗?”

    没骂人的那个岁数稍大的青年,开口质问肖尧,他根本没想到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敢当着自己两人的面,伸手就打。肖尧没搭理他,而是看向被打的小青年。原来在对面坐着的三个人,已经吓得走到过道上去了,远远看着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哥,别跟他废话,我们俩一起,打这个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小青年满口鲜血喷出,两颗牙齿随着掉落下来,疼得他泪血齐流。大青年就要上前时,只听得有人喊道:

    “警察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回头看向车厢交接处,只见一个乘警和一个女服务员,一同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打架?都把票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青年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两张票。乘警看看递给服务员,又接过来肖尧的三张票。一样递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这排座椅,是他们三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看过双方的车票后,非常肯定的指着肖尧,对乘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座位就是他们的,他们也不该随便打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先动手打人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狗日的。把我的牙齿都打掉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警察问话,被打掉牙齿的小青年,以为自己占理了。捂着血淋淋的嘴,指着肖尧再次大骂起来。警察看了被打的家伙一眼,又转眼看向肖尧:

    “你还在等什么?他嘴里牙齿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警察拉着服务员扬长而去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